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慶生(棄天帝中心)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慶生(棄天帝中心)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8-08-30 00:11    文章主題: 慶生(棄天帝中心) 引言回覆

【慶生】



這日,異度魔界全界有別於平日的肅殺冷冽,四處瀰漫著歡欣鼓舞的氣氛。原來正是他們最偉大的創世魔皇——棄天帝壽辰。接下來一個月,整個異度魔界將舉辦為數眾多的慶典,而負責統籌這大大小小數百場次的活動策畫人,正是異度魔界最盡責同時也是棄天帝座下最忠心的首席軍師——伏嬰師。


此刻,棄天帝斜倚王座,神態慵懶地欣賞眼前的樂舞表演。王殿之上站滿各單位高階將帥,眾魔聚精會神觀賞這場難得一見的饗魔舞蹈。為了這場表演,伏嬰師提早半年開始設計流程、遴選魔才,凡被挑中者無論能力、長相,皆為全魔界最頂尖的一時之選。魔界尋常少有柔性娛樂,見慣沙場打殺的魔兵將領,在樂舞助興下,原本個個剛毅的臉部線條明顯柔和許多,也只有在這種時刻,眾魔才會在棄天帝的面前稍微放鬆。


棄天帝瞧著滿殿驍勇愛將專注的表情,嘴角揚起不明微笑。待一曲奏盡,祂揚手一揮,全殿剎時安靜,不再有任何樂音,無論將領或表演者皆肅然挺直背脊面向王座,等候魔皇指示。


「今日諸位齊聚同樂,吾心甚悅。吾之魔界進則斬刈殺伐莫與匹敵,退可嬈魅眩惑愚痴眾生,魔道唯此,不做他處。爾等務必堅守魔心,記吾訓誡,共成異度霸業。」


「魔皇天恩浩蕩,吾等謹遵諭示,弘我異度鷹揚,以彰神威!」

「很好。」棄天帝舉掌運使神力,頃刻間,異度王殿上全體魔人皆獲得三甲子的根基賞賜。

「朱武伏嬰留著,其餘退下,隨意行事。」

「是。」

棄天帝斜眼看向在旁不發一語的銀鍠朱武,嘴角依舊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美麗弧度,祂以富有磁性的嗓音問道:「吾兒,對於今日壽宴有何評價?」

「這是祢的宴場,不該問我。」

「哈哈哈,不獻上你的壽禮嗎?」

「伏嬰師為祢安排的奉承已經夠多,不差我一個。」

「注意你的言詞,朱武。」

另一旁伏嬰師恭謹作揖道:「啟稟魔皇,我不介意朱武的挖苦。我所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祢,吾界最偉大的主宰者,不像某些人連他自己的根在哪都記不得。」

「貼心的部屬,說話總是隔外中聽。吾兒,你怎麼就是不懂父皇的心情呢?」

「哈,你真的稀罕我的祝福嗎?所謂真誠,對擁有真心的人才有意義。」

「吾兒,你這話傷透父親的心。」

「魔本無情,即便有情,也該虛情假意,不受情感左右,這一切都是祢教導我的,難道祢忘了麼?」

棄天帝冷哼一聲。「朱武,逞口舌之快不能使你成為真正的王者,不懂得看場合行事,你離成功之路還差得遠。」

「朱武,魔皇對你多所縱容,你別忘記自己的身份!」

「伏嬰師,在你指責我之前,先注意你的地位!」

「夠了,違心之論太多,令吾生厭。下去反省言行,想清楚如何與父親對話再來見我。」

朱武離去前,背對著棄天帝躊躇了會兒,冷冷拋下一句不甚清晰的回應:「很遺憾,這個月我每日都會在這個地方出現,見不見面無法由祢決定。」

棄天帝慵懶優雅依舊,態度淡然,沒有任何表示。

「魔皇,朱武言不由衷的習慣,總是惹人訕笑。」

「這場壽宴你辦得很好,吾很滿意。」

「魔皇神誕無人得以窺知,伏嬰自作主張,以魔界創界之日作為吾皇壽辰慶賀之日,感謝魔皇不罪之恩。」

「你對於魔界以及吾如此用心,何罪之有?要是朱武有你一半順服,吾界霸業已成。」

「朱武如此率性妄為,也是魔皇一再忍讓護惜,可惜他身在福中不知福!」

「嗯∼你也退下吧,接下來我要閉關數日,之後的慶典讓眾魔各自歡度即可。」

「伏嬰明白。」

於是,棄天帝幻化魔影消失。

得到棄天帝嘉許犒賞的伏嬰師,心裡極為欣慰,原本的不安總算能放下了。只是為何熟悉不過的魔皇幻影,卻令他無來由地感到寂冷,彷彿剛才的歡慶不曾存在過。



***



回到魔之空間的棄天帝,像往常一般對著滿目寂闇,不發一言。祂美麗的金藍異瞳,遙望不知名的彼方,遠比這片無邊無際的虛空還要更加深邃、遼遠。

世上無人知曉,魔之空間,境如其名,是由世間無計量魔相集結而成的意識空間;如同六天之界,乃是諸神意識幻化而成的空界。自從棄天帝轉聖成魔、自入魔道以來,非但收服諸界眾魔、成為眾魔之神;祂更是魔之空間的主宰者,其心與整個空間幾為一體,彼此不分。諸界魔相無時無刻不在祂的胸壑之中變化流轉,而祂的起心動念,也同時影響著諸界魔相的生成。若說異度魔界是有形的魔體,魔之空間便是無形的次元境域,邊界大小無時不在變形扭曲、重疊撕裂,它接納了無計量的魔之意識,這股無邊際的能源流亦即棄天帝的魔力生成來源。

只要諸界魔念不除,魔流便會無止無盡源源不絕。棄天帝以己身神力融合魔流而成龐然無邊的魔力,諸界無任何魔功堪能比擬抗衡;而祂亦能藉由自身魔力的盛衰,明白循流於各界的魔念強弱、清濁消長。因此,魔之空間不僅是棄天帝修鍊功體之所,更是祂感應四方各界魔念變化的主要根據地。這個空間連接著六天之界的故居與異度魔界,祂平常便藉由此來往穿梭各個次元。

棄天帝舉起雙掌,吸納周遭魔流。祂的天頂上方瞬間出現一個直徑數里之遠的巨大漩渦,產生的超級氣旋全數被匯入祂的體內。強大純粹的魔之真氣,使得祂的魔身周遭發散著數層厚實的功罩,這是無任何神魔有辦法加以摧毀的銅牆鐵壁。

棄天帝感受到體內沛然無邊的魔力,促使自身魔功更上一層,嘴角揚起一絲嘲諷。四方諸界特別是人間苦境,魔念非僅熾盛,增長幅度與速度還是各境之最。

看來在祂的異度魔界佔領人間之前,人界便會被己身層出不窮的魔念給搶先一步同化了。

「哈哈哈哈哈……」棄天帝大笑,朝著無盡虛空高聲道:「祢說,我們還有打賭的必要麼?這場賭局無論結局如何,祢注定是輸家。」

浩瀚寂寥的魔之界域,沒有任何回應。棄天帝閉起雙目,傾聽來自各界、只有祂感應得到的魔音傳導。

曾經,在魔化初始,祂極為排斥這些龐雜恢宏的音流干擾。無論是魔音流甚至整個魔之空間,強盛無比的魔磁場對於祂這位來自六天之界的清聖靈魄,有著劇烈的互斥作用,帶給祂極端的折磨。幸而與生俱存的毀滅再生雙極體,其毀滅之能得以疏導這股魔氣與祂的神力融合,讓祂逃脫形神俱滅的命運。這是一個毫無轉圜的自毀性抉擇。

毀滅之神、棄天之帝,既棄了天地一切,亦摧毀了祂自身所有悠長的過往。

如今,祂已是整個魔之空間最崇高的主宰體。若說祂的身上與這個空間還有那麼一絲扞格的地方,便只有祂體內那一縷太陽神為祂留下、永遠沉眠的純淨武神靈識了。

猶憶及,當時祂決意卸下武神職務,背離天道,自創魔道,與六天眾神展開一場曠古絕今的毀滅大戰。祂取得最終勝利,死於祂手下的天人神祇不計其數,拖著滿身傷痕,祂來到了這片諸神辟易的魔之空間。

除卻諸天魔神,其餘神祇一旦進入這個場域,過不了多久便會遭受鋪天蓋地的魔氣吞噬,形神俱銷,再無重登神籍的可能。

當祂神識進入彌留之際,深不見底的次元空間忽然昊光大放,在無盡的黑暗裡形成一道延伸數百里的光障蔽。

那是亙古以來這個地方唯一一次的光明大綻。

太陽神抱著祂,用盡一切力氣替祂穩住所剩無幾的靈識。祂全身聖氣已完全散逸,被無上魔氣所佔據。太陽神看著瀕死的祂,明白此刻祂正承受著極大的痛苦,僅餘眼中熾盛的恨意未曾稍減。

心底一陣至慟,面對挽回不了的局勢,太陽神閉上雙眸,將己身的清聖真氣以口渡到祂的體內,為祂留住最後的靈氣。

嘴裡摻雜陌生的鹹味,終於讓棄天帝逐漸恢復清醒。祂瞧著眼前神祇,那付喪家犬的慘澹面容,全然不見平日的尊貴清揚,胸中陡然產生一陣快意。

無視嘴角依然汩汩而流的黑血,劈頭便投出一句令人心寒的話語:「如何,祢現身此地,是想為祢那些死去的部屬報仇?」

太陽神苦笑:「別說報仇了,吾之神力在此撐持不了多久,只能勉強穩住祢的神脈。」

「留下我,後患無窮,何必惺惺作態呢?」

「已經這付死樣,仍不放棄把握最後機會譏刺我麼?」

「哈、咳咳、嘔……」棄天帝情緒波動,再度嘔出一大攤血,太陽神趕緊加催神力,為其止血。

「我在祢體內留下的那道真氣,可以助祢運勁自療,其餘便看祢自身造化了。為了保祢,吾已觸犯天界重戒,再會遙遙無期。」

棄天帝未發一語。

太陽神攸攸道:「終究還是走到這一地步。世尊說的是,即便身為神祇,依然無法跳脫命定的巨輪。為了一場印證,將自己逼到無路可退的處境,身為永恆之神的器量就只有這樣麼?」

「我高興。」

「祢究竟想逼死祢自己還是逼死我?」

「如果我說二者皆是,祢願意與我一起死嗎?」

太陽神正色。「祢該明白,我們二人的死亡對於這個世間代表的是何種意義。」

——世尊有云:壞劫者,從地獄有情不復生,至外器都盡。余方世界一切有情,感此三千世界業盡,於此漸有七日輪現。諸海干竭。眾山洞然。洲渚三輪。並從焚燎。風吹猛焰。燒上天宮。乃至梵宮。無遺灰燼——

棄天帝嘴角揚起冷笑。「祢可以走了。祢這條命先留著,待至打賭勝利那天,我會親手要祢履約。」

「臨別之前,我要祢答應我一件事。」

「說吧,這是祢的最後賞賜。」恩情已絕,此刻應允僅是剛才穩住祂性命的報酬。

「吾替祢留住的那絲聖氣靈識,無論如何皆不可摧毀。吾不和自甘墮落的魔神打賭,我只和我的武神打賭。」

「隨祢吧。不管祢有何目的,終究徒勞。」

之後,祂毀滅人間道境,創建異度魔界,又過了悠悠千載。

拋天滅道的異度魔神,即將在不久的未來,再度為人間四境帶來一場史無前例的災劫。





太古之初,濛鴻未開,遼瀚廣闊的寰宇深處,兩道金藍極光突現宇幕。被極光射穿的星體,全部在同一時間炸裂,形成大大小小的星石,飛往四面八方。正在遨遊寰宇的太陽神,撞見此一奇特景象,便朝往極光光源探視情形。

然後,祂發現了坐於光球中央、擁有一雙金藍異瞳的美麗小男娃,正睜著一雙懵懂大眼,頭不住晃動地審視這個剛剛誕生祂的遼闊星河。

「唉呀呀,瞧瞧吾找到了什麼。」

太陽神一把抱起小奶娃,小奶娃接觸到陌生氣息,瞬刻激烈反抗。太陽神沒料到祂有此反應,更沒料到剛出生的祂力氣會如此之大,揮舞的小拳頭揍得祂的神臂隱隱發疼,很是驚訝。祂不慌不忙地撕起衣袂一角,為祂包裹住光潔的小身軀,抱著祂輕輕拍背,小男娃在太陽神溫柔安撫下,終於消除不安。

太陽神握住小男嬰稚嫩的手指,以神力探測祂身上的靈力狀況,結果卻是令祂又喜又驚。喜的是此兒擁有的神力,乃是祂前所未見的強大,祂尋尋覓覓想找攬的撼宇神材,如今就在眼前。驚的是這股神力是由兩種截然不同的質性所構成,雖然祂尚未明白質性的內容,但祂卻很清楚,倘若日後無人能抗衡這股力量,將導致可怕的極端風險。

因此,祂決定帶回小男娃,用心栽培、教導。

「吾很欣喜,祢的誕生,祢是無上造物最神聖的賜予、最珍貴的稀寶。從今而後,祢我同行,共承天地尊榮。」

神懷中的小神嬰,展露祂在世間的第一個笑靨,至極純淨。



【慶生】(完)


--

來自四境的詭異賀詞一併附後:(排列先後依天罪片頭出現順序)


風之痕:祢便當吃太多了,約個時間比賽跑百米,我一定贏祢!

一頁書:宇宙誕生祢這位神祇,不知該說幸抑或不幸。(咳!)今日我就施放漫天煙火取代八部龍神火為祢祝壽。

蒼:這是祢唯一不會聽到我向祢彈奏哀曲的日子,仔細聽我道家祝壽曲。

曲懷殤:趁著今日休兵,能不能教教我省事的造世方法?我補神柱補得好累,都沒時間和靈犀約會了。

劍聖:下回我們再切磋劍道時,祢可以使出多點招式嗎?

龍宿:在這世上,讓吾認同華麗俊美可與吾比肩的人不多,祢是其中一位。恭賀祢。

劍子:如果祢態度放輕鬆一點,脾氣再好一點,欸∼再健談一點,我們可以是朋友!

佛劍:今日不斬祢之罪業,只願祢棄魔成聖!

素還真:祢猜猜我現在是用靈體還是肉身向祢祝壽?用本人還是分身跟祢講話?我知道祢猜不到、找不到、打不到!

葉小釵:啊!


特別加碼——

妖溺天:祢,不差!

曌雲裳:我想見祢一面。(迷妹眼神)

如月影:還是小草可愛。

玄貘:下回祢下界可以不要拿我第一個試刀嗎?我排後面一點就不會掛了!

赭杉軍:肉身都被祢搶回了,也不記得復活下,小氣!

孽角:期待與祢再續孽緣。(咳!)



(全文完)


--
Ps:雙極體只是作者的方便稱法,與原劇無涉。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