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授權轉載]【陰陽師×步懷真】櫻魂 菩提 (完) 作者:jinxian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授權轉載]【陰陽師×步懷真】櫻魂 菩提 (完) 作者:jinxian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1:49    文章主題: [授權轉載]【陰陽師×步懷真】櫻魂 菩提 (完) 作者:jinxian 引言回覆

作者:jinxian


出處:三十六雨
http://www.36rain.com/read.php?tid=129948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skygod 在 2016-02-29 21:53 作了第 2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1:50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櫻魂·菩提


陰陽師是死過一次的人,對生死向來看的很淡。

陰陽師是個懶得要死要活的人,所以把邪能鏡打包扔給鬼隱簡直是如釋重負。

陰陽師給自己退了休,每天躲在自己的春秋兩不沾裡彈琴。

浮生脈脈,沉浮皆以無關。

春秋兩不沾種滿了櫻花樹,在風吹過的時候把花瓣吹得滿庭滿院都是,鋪天蓋地的粉紅甚是符合了陰陽師的審美。

滅輪回每次來找陰陽師的時候都恨不得拍死他,這根本就是脫離了邪能鏡的平均審美觀,如果陰陽師不是邪能境之主的話會被群眾活活批鬥死的。

所以陰陽師的願望就是能找到一個能理解自己審美的人,可惜了上輩子到死整個邪能境都理解不了自家老大對櫻花的摯愛。

陰陽師後來一臉懵逼的被覆活後乾脆單獨開闢了個小院子種滿了他的摯愛。

陰陽師還是挺開心的,終於有人能理解他的審美了。

步懷真來春秋兩不沾的時候完全不是滅輪回那種詭異的眼神,陰陽師完全感覺的到那是讚歎。

陰陽師當場就想拉著步懷真大談一下自己的興趣愛好,剛興致勃勃的過去才想起眼前這個一邊笑咪咪看著他一邊數桌子上櫻花花瓣的這貨貌似剛幹掉了自己任命的繼承者,立刻就正襟危坐一副高人姿態。

步還真看見陰陽師後端端正正的行了個禮,陰陽師端正的坐在石凳上,瑤琴巧韻默默的捂了個臉,她自打陰陽師退居二線後就沒見過他這麼端正過。 當然,作為一個合格的下屬,奉上香茶後離開了。

步懷真是個很陽光的人,有多陽光呢,陰陽師才松了幾句話步懷真就開始拉著他結盟,燦爛的的陰陽師想把樹下那根棍給他,你咋不上天呢? 麥忘了你昨天才爆了本座的繼承人!

步懷真的口才也真是好,陰陽師愣是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 莫名其妙的就答應了和中原正道結盟,陰陽師自是不可能掐死自己不是,所以他讓步懷真找人行師那個變態。

步還真笑著應承了,站起來告了辭。

這一日,春秋兩不沾的風略大了些,步還真站起來時,衣角抖落一地的櫻花。

步懷真走後,陰陽師端起了自己心愛的紫光十三弦,四處亂飛的櫻花依舊絢爛。

水面櫻,月下影,陰陽師卻覺得好像不如步還真白衣兜的一攬芳華。





鑒於邪能境實在是不能一日無主,陰陽師在邪能境眾人的一哭二鬧三上吊下終於同意坐鎮廣邪清法殿。 滅輪回和瑤琴巧韻差點在邪能境門口放兩掛鞭炮歡迎被陰陽師一票否決了,開玩笑,在邪能境祛邪腦子瓦塔了啊,當然有一點陰陽師沒說,他一點也不覺得回去上班是個多愉快的事情。

即使爬回去上了班,陰陽師的根據地依然是春秋兩不沾。

步懷真經常跑春秋兩不沾蹭茶,但凡是步懷真來蹭茶時陰陽師一定是在的,倆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談著,一壺香茗,一碟瓜子,倆人能消磨一個下午。

步懷真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陰陽師笑著問他不會是個和尚吧,步懷真卻總是說自己等著娶媳婦呢怎麼可能。 陰陽師不可置否的笑笑,一心一意的彈他的琴。

步懷真有時候會說著自己小時候他爹和他爺爺是怎麼教他卻邪的,陰陽師是不信的。 自己就快成邪頭子了,看看自己那些個手下,那個不是一看就很想貼張符的,步懷真說的方法九成都沒辦法阻止他們用顏值禍害蒼生。

陰陽師有時也很納悶,步懷真現在也算正道棟樑了,怎麼就閑到天天找自己磨牙嘮嗑的。 對此,步懷真總是一臉高深莫測的說著不可說。

步懷真不在的時候,陰陽師盯著自家的櫻花樹,鬱鬱的罵一句去你的不可說。

櫻花將于天華兮,疏音渺渺,落紅落于水波兮,佳人巧笑兮。

陰陽師的生活較之步懷真是極其平淡的,步懷真的生活稱得上驚險。

步懷真表示聖人說過生活就是要麼在沉默中醉生夢死要麼就在險象環生中絢爛,前一種是活著的死人,後一種是偉人,陰陽師抄起手裡的茶杯就摔了過去,去你丫的死人,你這是嫉妒。 步懷真閃身躲過,忙口稱善哉,表示憤怒是不好的。 陰陽師當場就掀了桌,步懷真你要不是和尚,我吞桂花糕自盡。

步懷真是不是和尚陰陽師其實一點也不在意。 但陰陽師每次看見步懷真異常調皮的笑的時候都特想一把琴呼他臉上。

有一天,步懷真送了陰陽師一串佛珠,讓陰陽師修心養性。 邪能境眾人很想說境主再修就該趴春秋兩不沾徹底出不來了。

陰陽師把玩著佛珠,佛珠上有著淡淡的檀香味,像極了步懷真身上的味道。

步懷真的想法,自負能謀善斷的陰陽師實在有點不能確定。

步懷真依舊常來春秋兩不沾蹭茶,陰陽師從未問過他那串佛珠的用意,也許對於兩人來說,佛珠的意義其實倒也並不怎麼重要。

陰陽師到底還是煩躁,這是他活了這麼久第一次,陰陽師乾脆就把佛珠扔在了書房的抽屜裡不去管。

一日,細雨霏霏,冷雨夾雜著櫻花散落,步懷真撐著把傘站在櫻花樹下,看著散落的櫻花,沒像往常一樣進去。 陰陽師待在屋裡,直直的看著窗外,沒有招呼步懷真進來。

步懷真待了會就走了,陰陽師就這麼目送著他撐著紙傘的單薄身影離開,春秋兩不沾的櫻花雖說是從來沒有凋謝過,經過長期的飄零,卻終究是少了許多。

風雨中的菩提樹,又能搖曳到幾時。

步懷真的身份,陰陽師是知道的,只是他從來未說過。

佛不是說麼,不可說,不可說。

說了是憾,不說是憾。

步還真被妖後殺死的消息很快的傳遍了武林,淬不及防的速度,讓許多人一時間無法接受。

陰陽師聽說後淡淡的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回到春秋兩不沾後,陰陽師拿出了那串佛珠,擺在了石桌的對面,沏一壺清茶,坐了一下午。 月升,陰陽師倒掉冷透的茶,就著冰冷的月光和飄零的櫻花將佛珠埋在了櫻花樹下。

陰陽師彈起了他心愛的紫光十三弦,弦聲渺渺中,點點流光從指間溢出,緩緩飄向了遠方。

那一日,整個邪能鏡都被櫻花和流光籠繞,那一日,春秋兩不沾的櫻花再也沒有飄落過。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