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轉載]雙天會01-47+番外01-02 (棄書,全) 作者:azurite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轉載]雙天會01-47+番外01-02 (棄書,全) 作者:azurite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1-01 16:55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四十六章


三日後,異度魔界,令人懷念的天魔池。

伏嬰師帶領魔界種族,成體各個手持武器、後背家當,幼體被包夾在群體中間保護,大夥聚集在禁地天魔池,等待前往另外一個完全屬於他們的星球。他們的心情,有著興奮、期待,同時也徬徨、緊張,尤其,要開啟通道,讓他們離開無法重建的魔界、前往新世界開創未來的人,竟是曾經的必除對手———一頁書。

「等一下就可以看到一頁書那個可怕的大壞蛋了。」小魔仔議論紛紛。
「我好想知道六隻手、八隻腳的人長什麼樣子,一定很可怕。」
「可是他要幫我們到新世界去,那他還算是壞人嗎?」有個小魔仔提出異議。
「他就是壞人,就算這次一頁書幫了我們,但是他還是大壞蛋。」焚頁絕對不會承認一頁書變好,他討厭那個害了大家的一頁書。

不只是小魔仔有著疑問,成年體也竊竊私語,對於伏嬰師的決定充滿遲疑,但魔界是群體、服從的種族,就是明知眼前是一條絕路,他們也會聽命而行,何況,如今的前路代表的是更好的未來。

「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隨著清亮詩號,一頁書乍現在眾人面前,如勁松傲然屹立。

許多只聽過一頁書恐怖事蹟,沒見過一頁書真面目的妖、魔、邪,紛紛好奇打量眼前人,一見之下,不敢相信這位看來清瘦,彷彿一推就倒的瘦弱人類,就是傳言中那個殺魔不眨眼的一頁書。

「是大姐姐!」焚頁忍不住驚叫出聲。那個他好喜歡、念念不忘的大姐姐,竟然是大壞蛋一頁書!焚頁幼小的心靈遭受巨大打擊,瞪著眼發愣。

聽見焚頁聲音,一頁書順聲響望去,對他微微一笑後,才轉向在最前方的伏嬰師。「準備好了嗎,伏嬰師。」

「只等你開啟異世通道。」既然決定,伏嬰師不容許自己遲疑。

「好,吾將擊碎天魔像,眾人小心碎片。」話語落,經過前些日子神力沖刷全身、悟得運用神力之法、同時又即將成佛的一頁書,右掌運轉中帶著些許的神力,頓時聖氣瀰漫、光華大作,大梵聖掌的威力再升,擊向天魔像眉心之處!

親眼見到一頁書隨意一掌,威力如此強大,眾魔終於相信,此人,就是傳說中手頭魔命無數的一頁書。簡簡單單的一掌,威力萬鈞,對於真氣的掌握如此熟練,漫天的聖氣,卻可以輕易控制,不讓身後眾多魔族受到影響,這,真是人力可及嗎?

天魔像眉心處受掌,由此處出現無數裂痕蔓延。一頁書正對面目猙獰的天魔像,最後凝望其上那雙曾經也屬於悲憫佛者的眼睛。你能親眼看見魔界消失、人間和平了,佛友,一步蓮華!

掌力再催,魔像瞬間碎成石塊萬千墜落,在無數的裂縫中,奇異而強大的力量浮現,正是殘存在天魔像中的神力,一頁書立即加以引導運用,同時結合瞬移原理、劈開空間、開ㄚe往新星的道路。一個可容三人同時通過的開口,憑空出現在所有人眼前,開口對面,景色清晰可見,是一個完全屬於妖、魔、邪的美好世界。

伏嬰師側頭輕使眼色,排在最前頭的強力魔族們毫不遲疑,縱身而入,片刻過後,他們回報一一傳來,皆是魔界已經好久沒聽過的好消息,尚未進入的眾人,聽聞訊息,也漸漸放下對未知的徬徨之心,取代的,是躍躍欲試的興奮之情。

「伏嬰師,通道維持最多一刻鐘,動作要快。」待魔族探明情勢,一頁書出聲。

「眾人按照之前所言,依序進入等待,不可擅自行動。」伏嬰師明白時間緊迫,幸好之前已經演練過程序,只要不出意外,全員安然抵達應是無虞。

只見眾人把握時間、嚴守紀律一一前行,唯有一小魔仔,尚未到他前進之時,卻悄悄來到一頁書身邊。

「你真的是一頁書?」焚頁仰頭,正好對著一頁書精緻的下巴。

「是。」若非要運用真氣維持路徑開口,一頁書會蹲下身和焚頁對話。

「一頁書是大壞蛋,可是,大姐姐是好人。」小魔仔焚頁對於性別還有些混亂,而一頁書就是大姐姐的訊息,讓他無措的揪著手指。

「這個世間,因為立場不同,而不得不敵對,非是單純的善惡、對錯可分。」雖然知道焚頁該是聽不懂,但是一頁書想,他以後就會明白的。

「你為什麼要殺魔龍?」焚頁真得想不通,大姐姐明明這麼好、這麼親切,為什麼要殺魔龍、殺大家?

「因為魔界入侵中原,殺害吾的同胞。」

「我不知道,可是...我喜歡大姐姐,如果大姐姐是一頁書的話,我長大後不想殺大姐姐了。」放下手指,焚頁抬頭堅定的說。

「嗯,那多謝你放一頁書一條生路,焚頁大俠。」很可愛、天真的一個孩子。

「焚頁!」帶領幼崽前行、發現焚頁擅離隊伍接近危險人物的教官嚴厲低吼。「回來,前進。」

聽到教官斥責,焚頁顧不得和一頁書對話,轉身就要跑回隊伍,行至半途,又回身說到。「大姐姐一頁書,焚頁好喜歡你,以後再見。」說完,跟著大眾隊伍行走,消失在開口對面。

「再見。」如果有緣。一頁書低聲回應已經聽不見的焚頁。

「哼,你們這群禿驢。」負責斷後、守在最後的伏嬰師就是看不慣這群臭和尚,連個小魔仔都要迷惑。「救世靠得是慈悲功德,非是面容。」

「咦?伏嬰師如此明瞭救世慈悲,實讓一頁書欣喜啊。」

「伏嬰師之事,何時輪到"大姐姐"來替吾欣喜了?」伏嬰師語氣揶揄嘲笑。

「名號不過代稱,性別只是虛幻,男女並不重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彌陀佛。

「喔,對魔皇而言,性別,確實不重要。」棄天帝為魔界找到退路,伏嬰師重新承認祂魔皇地位,但對於祂愛上僧者此事,仍是不屑。

伏嬰師的暗喻, 一頁書心裡有數,他裝作若無其事,好似沒聽見。「你,該走了。」

「告辭,多謝。」伏嬰師羽扇輕搖,一腳踏入開口。「還有,以後不見。」他可不想在另一個世界還會見到一頁書。不等一頁書回應,伏嬰師頭也不回的,做為最後離開魔界的人,踏入一個全新的世界,自從,異度魔界,人間不存也。

等魔界完全撤離,一頁書收回真氣,不再嘗試引導非人間所有的神力,讓它漸漸消散後,才緩步離開,來到異動魔界入口處,停步回身,宏大掌氣一出,摧毀入口,防止有人誤闖險地。就在這一切行事完畢,一頁書忽然感受到來自天上無可抵擋的強烈召喚。

「嗯。」沈吟一聲,拂塵一揮,一頁書瞬移回轉雲渡山,並招來陽翼在旁,等待他在人間的最後時辰來臨。



棄天帝身在聖山,正為一頁書未來的住所忙碌,視線所及的空中,老是浮現只有祂能看見、來自至高神的訊息。

『棄天帝。』空中這三字不斷變大變小,要爭取棄天帝視線。

棄天帝背過身去,繼續打掃環境。

『速來至高神殿。』字,隨著棄天帝的轉身,浮現的位置跟著改變。

棄天帝再次換個角度,開始除草。

『酒神說祢失戀了。』如影隨形的可恨字跡又跟著過來。

「誰失戀啦!」這詛咒令棄天帝立刻丟下手中雜草,站起身大吼。酒神,活久嫌膩是吧!

『吾亦認為不可能。』這句話讓棄天帝覺得有時候至高神還是可取的。『祢怎麼可能去愛誰,哈哈。』

「...。」棄天帝深感不該對至高神抱持希望,還"哈哈"!蹲下身,繼續除草。

『難道!』至高神從棄天帝的反應察覺出不對。『祢真的墜入愛河?』Oh My God,不對,吾就是God。至高神都有點錯亂了。

嫌棄那不停擾亂的浮空字句,棄天帝使出神力,禁錮了這片領空,不讓至高神再傳訊息過來。

『棄天帝,速來至高神殿,這是不可違抗的至高神諭。』不能臨空浮字,至高神直接傳訊棄天帝腦海,不過這麼失禮的行為,大概又要被棄天帝記恨上一筆了。

『至高神諭,哼。』棄天帝也在神識內回應。『殺戮斬罪之劍。』很多事,不去算帳,不代表棄天帝忘記了,說好不插手,卻偷偷摸摸的借佛國的手,把劍送下人間是哪招?!連承諾都無法遵守,談何神諭。

『啊...這...那天老禿驢來,說想見識殺戮斬罪之劍,吾好意相借,誰知禿驢一時手滑,就掉落凡間。』老禿驢,保歉,反正你住在佛國,棄天帝衝去打你的機會不高。

『喔?』棄天帝若有所悟,似乎忽然想起什麼。『那個極天神光一定是祢不小心燈開太大囉。』

『沒錯,那日不知為何,神界十分昏暗。』至高神打蛇隨棍上,但是祂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

『如果本神沒記錯,至高神祢,自存在的那日起,就是只能待在至高神殿內的虛無意識體,天色再黑,祢需要開燈嗎?』把神當笨蛋啊!這一筆筆賬,棄天帝記得很清楚,越想越是不滿,棄天帝覺得,祂應當趁梵天尚未到達神界,和至高神把賬清算,否則,梵天一定會阻止祂扁神的行動。

想到此處,棄天帝丟下準備事宜,轉瞬就移到至高神殿。

『祢不用來了,吾忽然有事。』至高神察覺不對,聊八卦的心思全消,立馬想把方才因為要找棄天帝前來而消除的神殿禁制恢復,但是...已經太遲。

『棄天帝,祢...好啊。』至高神殿內,一團虛幻的白光閃爍不定,如果祂能作出表情的話,一定會是諂媚至極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1-02 21:25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四十七章


至高神殿內,宇宙最高主宰、比棄天帝早了零點零零零...一毫秒產生意識的至高神,其不可褻瀆的熾光,在棄天帝來到神殿後兩刻鐘,不知道為何失去光華、黯淡不少,可憐兮兮的縮在角落,連閃耀的速度都慢了半拍。

「變白還這麼兇。」在大家沒看到的時候,被海扁一頓的至高神不甘心的喃喃自語。

「嗯?」棄天帝負在背後的手似乎移動位置。

「吾什麼都沒說。」至高神為自己不能再削減的亮度著想,很可恥的否認方才所說。「所以,酒神所言的一頁書,真的是...祢的戀愛對象?」身為至高神,絕對要無所不知啊。

不敗戰神,連至高神都敢揍的棄天帝,忽然僵硬了下,全身體溫急速上升,潔白的身軀全身泛著害羞的粉紅色,終於,點了點頭。

「一個人類?」棄天帝最討厭的人類!在八卦加持下,至高神亮度大增,對於這個幾乎是一同誕生的創造神,至高神沒想過祂會有『愛』的一天。

「他,不是普通的人類。」想起一頁書,棄天帝整個人氣息柔和不少。

「吾想也是。」普通人類能讓祢這連神都看不上的傢伙看上?至高神悄悄飄到棄天帝身邊。「現在,他還在人間?」

「他答應,會來神界陪吾。」棄天帝手疾速按住至高神白光。「佛國的人,來神界一住,沒問題吧。」手勁隨著語句慢慢變大。

「沒問題,沒問題。」至高神除了答應還有別的選擇嗎?再說,如果棄天帝能因此脾氣好一點,那更沒問題。

「很好。」棄天帝像拍魔龍似的拍拍至高神,告辭。「吾要離開了。」

「等一下,吾還沒問,他是怎麼樣的人啊?」至高神表示祂很好奇、非常好奇,好想快點看到一頁書。

「到時便知。」棄天帝轉身。

「等等,等等。」至高神一坨白光飄來擋住棄天帝去路。「至少告訴吾他幾歲,大概長什麼樣子,跟那老禿驢是不是長得很像...?」至高神吧拉、吧拉的不停。

「開口、閉口老禿驢,明明就對人有意。」棄天帝瞧不起至高神萬年沒進展,只會躲在神殿。「吾的他,比老禿驢好上不知道多少,一邊去,吾尚有事。」棄天帝推開至高神。

「什麼,和尚很難搞好嗎?祢以後就知道。」至高神不滿的叨念,還要維護一下那老禿驢才行。「另外,吾才不相信誰能比老禿驢好,哼哼。」

「吾的梵天,無處不好,一點都不難搞。」

「這是熱戀期,等祢感受到吾曾受的苦難時,歡迎來至高神殿,吾能以過來神身分給祢忠告。」至高神遙望那個住著祂家老禿驢的佛國。老禿驢不肯輕離佛國,祂又離不開至高神殿,唉。

「是給吾忠告,還是要看吾笑話。」對於至高神的惡趣味,棄天帝很有所感。

「這個...嘿嘿嘿。」至高神尷尬的閃爍著。

「嗯?」忽然察覺到六天之界的氣息改變,漫長歲月中,棄天帝感受過很多次類似變化,這,代表有人成佛了。一定是梵天!帶著喜悅的急躁,棄天帝顧不得至高神擋在前方,像推球般的一把將至高神推開,急急往佛國而去。

「哎呀,都不尊重老神啊。」至高神沒多反抗,乖乖讓路,祂能體會到棄天帝的情急,就不鬧祂了。如果祂家老禿驢也能來神界住就好了,真嫉妒棄天帝!沈默片刻,至高神忽然想起來,祂讓棄天帝過來,是要質問祂隨意毆打酒神的事情,但是完全只記得八卦了,這下可怎麼跟酒神交代?



「陽翼,與吾一同前往神界,你可願意?」捧著陽翼的頭,一頁書詢問牠的想法。

「嘎。」書去哪,我就去哪。完全不猶豫,陽翼覺得這根本不用思考。

明瞭陽翼的選擇,一頁書難掩欣慰的順著牠頭上的羽毛。多謝你,一直陪著吾。

放開陽翼,一頁書舉步來到至今仍是空白一片、他慣常修練禪坐的大石旁,自收容難民、重新整理雲渡山後,他自覺有負天命、職責,因此遲遲沒有重新落款其上『佛』字,如今,毀滅神劫已解、人間重回平靜、他亦要成佛離開,也該是時候了。

咬破右手食指,一頁書縱身浮空,以鮮血為墨,寫下用盡此生去實踐完成的字。
第一劃,一頁書腦海中閃過他一生經歷,由小沙彌到大和尚,由戒殺到邪心魔佛,由滅境到苦境,由出世到入世,至今了結人間一切因果矣。
第二劃,他清楚看見素還真勤勤懇懇的履行天職;佛友與劍子、龍宿傷體恢復、品茶焚香、口舌機鋒;弦首蒼恢復神柱後,回到玄宗,重建道脈;業途靈手拿佛書、仔細苦讀;無妙寺一名小沙彌,苦練武學。
第三劃,一頁書人在雲渡山,意識卻彷彿離體而出,整個人間、一切盡入腦海。
第四劃,藍天白雲的晴空,出現金黃的聖光,佛氣瀰漫雲渡山。
第五劃,一頁書意識回歸,聖光投射至地。
第六劃,天上佛光聖氣聚攏,組成一條虛幻階梯,欲要迎接功德圓滿的佛者。
第七劃,佛字寫畢,梵音響起,無處不聞,階梯化實,盡頭隱隱可見眾多佛者手捻佛印,靜立迎接佛國再添一人。

素還真正在交代任務,話到半處,突然佛氣憑空而現,天上金光耀眼,梵唄四響,令他停下話語、抬頭望向雲渡山方向。「前輩。」他低語,難掩的失落感籠罩心頭。

劍子、龍宿正在例行鬥嘴,你腹黑、吾吃虧;你有錢、吾好窮等的,渡過尋常的一日,佛劍在噪音中鍛鍊心性、閉目修行、充耳不聞,漸漸變得濃厚的佛氣才剛開始,佛劍就已察覺,睜眼不語。
「佛劍?」劍子、龍宿發覺佛劍的不同。
「梵天,要離開了。」佛劍望向佛國天階即將出現處。
佛劍話才說完,劍子、龍宿也發覺天地變化,順著佛劍目光看去,親眼見到天階形成之時。
「哎呀呀,一頁書要出嫁了。」劍子端起一杯茶,當然是龍宿提供的高級茶。
「能得中原高嶺之花,棄天帝好手段。」龍宿半臉躲在華麗的紫扇後,和劍子同時看了天然呆的佛劍一眼。

業途靈正在專心研讀一頁書所給予的佛書,直到秦假仙傳來聲音,他才知道,一頁書要離開了。
「這...一頁書要走了。」秦假仙特有的鼻音,讓人很難忽略。
「啊?仙仔?!」業途靈放下書,跌跌撞撞的跑出門外,就看見天地異象。「仙仔,嗚嗚嗚...業小靈一個人在人間會努力的...嗚嗚嗚...你在佛國等業小靈啊。」
「你喔,嗯...。」看在一頁書要離開,秦假仙的壞嘴勉強消停些,目送一頁書。想當初,一頁書入紅塵,是他秦假仙牽線的功勞啊。

無妙寺,離垢停下練武,隨著異象,他覺得自己似乎與山上的菩薩四目相對,身上,恍惚多了些什麼,這時候,他還未知,他承接了一頁書在苦境的天命。
原來,是離垢。一頁書最後留給離垢一個需要深悟的微笑,意識回歸雲渡山上肉體。

望向天階盡頭,萬眾一聲,梵唱聲響。「佛友請歸。」

一頁書拂塵一揮、步上天階,陽翼緊跟在後,往佛國而去,盡頭,有無數佛友,為首者是一中年僧侶,似笑非笑相迎。

就在一頁書即將踏上最後一階,一道白影快速出現,撞開為首僧侶,口中無禮說到。「老禿驢,閃開。」

『禿驢』兩字令一頁書秀眉一挑,雖說聽慣了,但沒料到在佛國也會聽見。定眼一瞧,白影竟是該在神界的棄天帝。「好友。」腳步一時遲疑。

「梵天讓吾苦等啊。」對著思慕之人,棄天帝伸出了迎接的右手,等待。

『他那麼愛你。』一頁書耳邊彷彿響起林海所言,鳳目凝視棄天帝等待的右手,無聲一嘆,終是伸手搭上。「久等了。」隨著棄天帝輕輕一拉,一頁書踏上了佛國所在,陽翼跟著一躍而上,天階、異象和曾經的百世經綸一頁書,都隨著時間流逝,成為傳說的一部分。(全文完)



PS:2016年的第一天結束正文,以此紀念我心目中的書書和棄大神。打下『完結』兩字,鬆了口氣也若有所失,感謝這段時間內,眾多道友的陪伴支持,讓我沒坑了這篇文。之後,會消失兩至三個星期,番外稍待。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03 10:48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番外篇


棄天帝陪一頁書在佛國待的這三日,察覺好像有一點怪怪的。首先,不論祂如何緊迫盯人,下一刻,一頁書還是會消失;其次,一頁書的愛寵陽翼,實在是太礙事了!

這不,明明方才已經找到人,現在又消失了。棄天帝踏出一頁書在佛國暫時被分配的禪房,再次要展開尋人大業。毫不意外的,一踏出門,一隻金羽、比人還大的金雕,抬頭挺胸踩著正步在門前來回走動,不時轉動頭部,警戒四周。

好想完結這隻老擋在祂和梵天之間的臭鳥。棄天帝手癢到手指都在抽動,但考慮到牠是一頁書所養的事實,棄天帝只有強行克制這股難以抑制的衝動。轉個方向,祂準備從陽翼的身旁經過。

「嘎。」陽翼一踏步,擋住棄天帝去路,忠實的執行書交代的任務———盡量拖住棄天帝。

忍!想祂堂堂六天之界戰神,何時這般憋氣過,這都是為了梵天啊。棄天帝雙手背後互相交握,避免下一秒忍不住殺鳥,再移步,要閃過陽翼。

「嘎嘎。」陽翼又跟著擋在棄天帝去路。

這臭鳥一定是故意的!棄天帝無情無感的金藍雙瞳盯著陽翼,讓陽翼感受到巨大的恐懼和威脅,全身忍不住的顫抖,幾乎要服從生物本能的退開,可是...書讓牠攔著棄天帝,想到此,陽翼堅持不退。

這般硬氣?棄天帝對臭鳥倒是有那麼一點點欣賞了。不愧是梵天養出來的鳥,雖然討厭卻頗有氣節。當然,在祂眼中怎麼樣都是歸功於親親梵天。

懶得繼續跟隻鳥浪費時間,棄天帝放開神識,感知一頁書所在後,瞬移而去。隨著祂的離開,陽翼心裡一下放鬆,硬撐的架勢一軟,頓時歪了幾步,差點摔倒。

瞬移所耗的時間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但即便如此,棄天帝到達後,看到的只有一位佛國處處皆是的禿頭老和尚,和兩杯直冒白煙的清茶。「人呢?」明明方才還在此地。

「老衲不知棄天帝所問是誰?」老和尚皺巴巴的臉,都快看不到眼睛在哪了。

拿起一秒前還在一頁書手上的杯子,棄天帝幾乎可以感受到他殘留的體溫。「人呢?不要讓吾問第三次。」祂緩緩轉著手上的杯子,平淡的語氣卻讓人感到戰慄。

「阿彌陀佛。」老和尚唸聲佛號,面不改色的...屈服了。「佛友忽然匆匆離去,老衲也不知去向何方?想必是尋其他佛友談玄論禪了。」

就是這樣,這三天,一頁書不是在跟佛國和尚談論佛法,就是前往找佛國和尚談論佛法的路上,棄天帝就是找到人,也得不到半點一頁書的注意力,而且只要一不注意,人馬上消失不見。

「哼!」隨著一聲冷哼,棄天帝手上的杯子化為虛無,才不讓梵天喝過的杯子留給別人。衣袖一揮,消失無跡,找人去了。

「阿彌陀佛。」老和尚依然一號表情,口誦佛號,手捻佛印,慈眉善目。佛友,被神界的神纏上,多加保重啊。佛國的人都知道,遠離神界,常保平安。

棄天帝是在第六次的瞬移後才逮到一頁書的衣角,從而找到人。「梵天。」祂和一頁書面對面,緊抓住一頁書的雙手不放,防止等會人又不知跑哪裡去了。

「好友。」隨著一頁書看似親切的呼喚,棄天帝發現剛剛還握在手上的溫熱小手手,不知用什麼方法掙脫開了。

綜合以上總總,棄天帝覺得自己得到一個很不可能、但是唯一解釋的結論。「你在躲吾,為什麼?」棄天帝不明白,祂對一頁書如此之好。

「啊?!」被發現了!一頁書臉上閃過瞬間的慌亂,但很快的完美掩飾下來。在這個都是出家人,沒有半點可以感情諮詢地方的佛國,誰來告訴他這種時候該怎麼辦啊!!!「好友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在梵天的字典裡,從來沒有『躲』這個字眼。」有人疑似愛上、纏上時例外。

「是嗎?」望著一頁書無比真誠、懇切的鳳眼,棄天帝覺得自己這樣懷疑親親梵天實在太過分、疑心病太重。「那就好,吾不該懷疑你,抱歉。」

「好友言重。」一頁書稍稍退開兩步,拉開和棄天帝太近的距離。「佛國諸多佛友能談論佛法,梵天一時忘我,忽略遠到而來的好友,是吾之過。」

「無論如何,棄天帝絕對不會怪梵天任何事的。」覺得和一頁書的距離太遠,棄天帝走近三步,再次拉上一頁書的手。

「這...。」當明白棄天帝的感情後,以前聽來只覺得棄天帝對朋友很好的一頁書,現在卻感到受之有愧。他低頭垂目,不想讓棄天帝看見他的眼神,卻也沒再想著抽回手。

「梵天何時要跟吾回到神界?」你答應的。

「嗯?!」他親口答應的,棄天帝...祢...。「唉,罷了。」一切隨緣而行吧。一頁書下了決定。

「什麼罷了?」不是覺得佛國太好,不跟祂去神界了吧!棄天帝心驚膽跳。

「沒。」一頁書搖搖頭後,抬起頭直視棄天帝。「待吾向眾佛友辭行後,就可以前往神界。」

「太好了。」得到一頁書肯定答案的棄天帝,高興的一把摟著一頁書的腰,將人抱了起來,嘴邊的笑容都快滿溢出來。

「好友!」一頁書本想掙扎,在看見棄天帝高興的模樣後,也就由祂去了。

「阿彌陀佛。」佛首長年結著佛印的手鬆開,不敢相信的揉著眼睛。他看見什麼了?是幻覺嗎?

「佛首。」(不是劇中的那位,只是代稱)一頁書推開了棄天帝。
「老禿驢。」礙事,真會挑時間出現。棄天帝翻了下白眼。

不是幻覺!哎呀,非禮勿視。佛首立馬轉身,背對棄天帝、一頁書兩人。「是貧僧失禮。」

「佛首。」一頁書走到佛首面前,開口說到。「梵天該告辭了。」既然已經答應,不該再逃避。

「佛友才來,這便要離開,是欲向何方?」佛首面容安詳,關心的詢問。

「吾答應棄天帝與祂同往神界千年。」一頁書將事情始末告知。

「阿彌陀佛,佛友以身飼虎,救世善行,讓吾想起了地藏好友,吾深感敬佩。」佛首手捻佛印,唱了聲佛號,莊嚴非常。

以身飼虎?喂!祂神就站在這裡好嗎,老禿驢能不能別這麼無視祂一大個神。棄天帝還不知道,後面還有更無視祂的事情。

「以上的話,是吾以佛友身分所言。」還不等一頁書有所反應,佛首緩緩來到一頁書身邊,極其神秘的湊到他耳邊低語。「接下來的話,是用朋友的身分說的,小心神界的神,祂們...。」佛首比了個腦袋不好的動作。「其中,以至高神最為嚴重,棄天帝...。」佛首眼尾往身後棄天帝所在的方向飄下。「吾看也不遑多讓,梵天這千年苦行,千萬小心,你知道吾在說什麼的。」至高神最嚴重這件事,是佛首的親身經驗。佛首很憐憫的拍拍一頁書的背,可憐的小佛友,希望千年後你還能完整歸來佛國。

知道什麼?小心什麼?最嚴重什麼?一頁書頓時覺得自己悟性頗差,怎麼佛首的臨行叮嚀,一句話也聽不懂。「嗯...?」

「梵天。」就在一頁書想要問清楚的時候,深感老禿驢跟至高神一樣煩的棄天帝不想等了,對著一頁書深情呼喊。

棄天帝一出聲,佛首立刻直起身子,往後退開三步,端正肅立,垂目頷首,彷彿剛剛靠在一頁書耳旁私語的情景是一個假相。「佛友去意已定,吾也不多加慰留,千年之後再會。」

嗯?方才、現在...這是...?一頁書只覺得為何佛國和人間,都會忽然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發生。他現在需要弄清楚為什麼嗎?

棄天帝大步來到一頁書身邊,很自然的拉住他的手,對著老禿驢沒好氣的說到。「至高神很想你,有空去看看祂吧。」勉強算抱得美人歸的棄天帝大發善心,想起只能孤零零一個神窩在神殿內的至高神。

「至高神好友嗎?」他又不是修為全失、腦袋中毒,絕對不可能送上門去。「一切皆有法緣,順其自然吧。」內心吐槽無比,外表法相莊嚴的佛首高深莫測的回答。「佛友,請了。」提到至高神,佛首立馬快速消失。

「佛友,請。」一頁書回禮目送。

「梵天既已辭行,如今可以離開了吧。」棄天帝滿是迫不及待。「吾在神界早已為你備好住所,只等你前去一見,希望你會喜歡。」

「好友細心準備之所,梵天當然會喜歡。」罷、罷、罷,避不過的因、逃不離的緣,也唯有直面以對。不再徬徨猶疑的一頁書,很快的恢復到隨心所欲的舉止風姿,對著棄天帝淡淡微笑。

好像,有什麼不一樣。察覺到一頁書笑容中的不同,但棄天帝卻又說不出,這不同之處究竟為何?不過,只要梵天在祂身邊,同祂前往神界,其他的,也不是那麼重要了。隨著一頁書的笑意,棄天帝不自覺的跟著微笑。



PS:到底老禿驢/佛首指的是誰?這個...我也不知道。(不敢明寫是哪位啊!大家自由心證。)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16 13:58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番外 歡樂的神界生活


天居,一座離棄天帝神殿不遠的美麗聖山,曾經默默無名,如今是一頁書神界住所,被賜與一個特別的名稱,不再只是一座普通、毫無意義的山巒了。

望著這普通到極點的名字,棄天帝的記憶回到一頁書初來神界的那天。

「梵天,你喜歡嗎?」帶一頁書環顧四周後,棄天帝興致高昂的詢問。

「好友心意,自是喜歡。」一頁書那恰如其份、微微含笑的表情,棄天帝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那麼,為它取個名字吧。」取個名字,你在神界,也有了牽掛,不再只是寄住之人。

「嗯?」沒想到這點的一頁書遲疑須臾,眼簾連續開闔三次,說到。「就喚做『天居』吧。」

「...就這樣?」祂細心準備的住所,就得到這麼普通的名字?有點...難受啊。

「好友怎麼了?」臉色怪異的棄天帝引起一頁書的注意。

「不,沒有。」棄天帝很快恢復平穩的神色。「這名字,有什麼深意嗎?」

一頁書踏出一步,深吸一口天界的空氣。「梵天在六天之界的住所,來自好友棄天帝所贈,取做『天居』不是理所當然。」

「取名做『雙天居』不是更好。」棄天帝小聲的喃喃自語。棄天帝和梵天的愛巢,呵呵。

「什麼?」一頁書不知道是真沒聽到還是假沒聽到,一雙鳳目內含警告的盯著棄天帝,好一雙迷神勾魂的眼啊。

總之,這地方就在那天決定喚做『天居』,暫時不會改變,要改名做『雙天居』,大概、可能需要一點...不短的時間。

所幸,某神時間多得是。望向一頁書所在的山頂,棄天帝感到,這段往山上走的路,實在是甜蜜又滿足。熟門熟路的,到達山頂的棄天帝,自然知道哪裡找人,就是那塊好命被一頁書看上的大石頭,僧人有九成的機會禪坐其上。

預料之中見到閉目禪坐的一頁書,棄天帝嘴角上揚,不自覺的微笑,想再走近一點時,天空傳來尖銳的鳥鳴,金翼大鵬鳥從天而降,落地激起的灰塵,不知道為何全集中在棄天帝這側,一頁書那方卻乾乾淨淨。

自然,這點小花樣是不可能讓棄天帝變得狼狽,連護身氣罩都不需要,煙塵半點襲不上偉大的神祇,消失得無影無蹤。

搞清自己的地位,深知有一頁書做靠山的陽翼,這會可不怕棄天帝了,雄赳赳、氣昂昂的側頭看著祂,擋在一頁書的身前。

書,是我的。陽翼的眼神是這樣寫的。

嘖。沒興趣跟隻幼稚的鳥計較,當然更重要的是,如果計較,梵天可能會不高興,棄天帝連勾勾手指都不用,就將陽翼定在原處不得動彈,自己悠哉悠哉地走向一頁書。

「陽翼,又淘氣了。」從棄天帝踏入天居範圍就知悉的一頁書,在陽翼的大動作下緩緩睜開眼,無奈寵溺的看著陽翼,沒察覺到牠陷入窘境。「好友,還請見諒。」真是對好友太失禮了。

「梵天太過見外。」棄天帝表示自己心胸開闊,一點也不在意。「多可愛的小鳥,吾喜歡都來不及。」溫柔拍拍掙扎不得的陽翼,展現對禽鳥的喜愛。

嘎!!!想叫卻叫不出來,就是這種討厭的感覺啊!陽翼只覺得被祂摸過的地方之後需要書愛的呼呼。

「嗯,陽翼看來也很喜歡好友。」一頁書有那麼點訝異陽翼竟然沒閃開。

「那是當然,吾畢竟是創造萬物之神。」天生的,沒辦法。「好了,可愛的小鳥,去天上玩,地上不太適合你。」棄天帝笑的無比神棍、無比可親。

陽翼表示牠不想離開,可是身體好像不是牠的了,隨著棄天帝話落,竟然翅膀一振,飛天上去了。

「嗯?」望著陽翼遠去的英姿,一頁書疑惑。通常,陽翼會跟他撒嬌、道別下的,今天怎麼...?忽然覺得看來人畜無害的好友棄天帝有點可疑的一頁書,覺得自己的內心實在太邪惡,把好友想得太壞,罪過、罪過。

「梵天不是想瞭解神界的戰棋,吾今日特地帶來了。」棄天帝手一揮,不遠處的石桌上出現一頁書從未見過的東西。

對於未知事物一向抱持著好奇、學習心態的一頁書,立刻趨步向前,不再思索陽翼怪異的行為,只是專心聽著棄天帝解說規則、玩法。

成功趕走礙眼電燈泡的棄天帝面無表情、內心暗自竊喜,但祂還來不及享受勝利的果實,後背又傳來熟悉的破空聲響———該死的小愛神!!!一回身,簡單俐落的抓住那刺眼的鉛箭,自從祂變白後,小愛神只用鉛箭偷襲祂了。

「一頁書哥哥。」小愛神搧動小小翅膀,可愛無比,不管白色的棄天帝伯伯,飛撲進如今榮登小愛神最喜歡位置———一頁書懷中。「吾好想你喔。」

「有什麼好想的,祢昨天才來過。」至高神啊,吾堂堂棄天帝竟淪落到跟小孩計較的地步嗎?不過,為了梵天,拼了!

「伯伯祢昨天、前天、大前天,也都來一頁書哥哥這裡,為什麼吾不能來?」小愛神對棄天帝做個鬼臉。討厭的白色棄伯伯!

「嗯,不可無禮。」一頁書雖然對幼童非常疼愛,但絕不容許缺乏教養的行為。

「喔。」被喜歡的大人警告,小愛神嘟嘴低下頭。「對不起。」

「什麼哥哥,為什麼吾是伯伯,梵天是哥哥?」差輩了啊。棄天帝對這個稱呼在意無比。

「哥哥看起來這麼年輕,當然是哥哥。伯伯只比至高神伯伯小一點點,當然是伯伯。」有錯嗎?小愛神賴在一頁書懷裡,緊緊抱住他,礙了某神的眼。

「放手喔。」棄天帝把鉛箭丟到地上,盡數沒入土裡。「別借機吃豆腐,祢都不曉得十幾萬歲了,有臉喊才一千多歲的梵天哥哥!」根本只是裝嫩。

「哥哥才一千多歲?!」小愛神瞪大的綠眼睛裡滿是驚訝疑問。好小喔,所以...神界終於有個年紀比祂小的嗎?

「沒錯。」在小愛神的疑問眼神中,一頁書給予肯定的答案。

「那哥哥要喊吾哥哥。」小愛神在一頁書懷裡,驕傲的挺肚抬胸。祂終於升格了!

「好吧。」對於小小孩,無關原則的事,一頁書向來寬容。「愛神哥哥,祢好。」

「等等,不對,梵天你喊祂哥哥,那吾...。」絕不能真的差輩啊!棄天帝接受無能。

「嗯?『好友』想讓梵天如何稱呼呢?」這語調內的警告意義十分雄厚,鳳目如電掃過棄天帝零點一毫秒,回到小愛神身上後,又是無比親切的一頁書。

「好友就很好、非常好。」目前棄天帝只能接受這兩個字,希望之後可以換成『愛人』什麼的。「好了,小愛神,別在天居礙事,祢該離開了。」

被嫌礙事的小愛神受傷的看著棄天帝,綠綠的大眼睛開始浮現水光,然後放聲哭泣。「棄天帝伯伯好壞喔,變白以後好討厭,哇哇哇...哥哥你讓伯伯變回黑色的啦...哇哇哇。」小愛神扯著一頁書大哭不停。

「不可如此,好友不論是黑是白,都是祂的意志選擇,他人不能干預。」一頁書可不容許用任性強迫別人的壞習慣。「再這般哭鬧,天居的雜草可是缺人整理。」

「......伯伯和哥哥都是壞蛋,吾要媽媽,嗚嗚嗚...。」小愛神瞪大眼控訴,搧動著小翅膀,又氣又哭的飛走。

看著小愛神遠去,一頁書覺得這小小神有點被寵壞了,雖然仍不失天真可愛就是。棄天帝則是樂得祂不在場,好好過一下兩人世界,不過,雜草明明被祂勒令不准在天居生長了,怎麼還有?

「梵天,真的不論吾是黑是白,都無所謂?」棄天帝想起自己黑化後,收到多少關於『墮落』、『沉淪』的評價。

對於棄天帝的問題,一頁書很坦然。「當然,不論顏色,棄天帝皆是一頁書之好友。」

「梵天。」感動的緊握一頁書雙手,棄天帝凝望僧者、無意識的低語。只有梵天,看見得是最純粹的祂,所以才不在乎顏色吧。

可是,這美好的時間持續不到一分鐘,遠遠就傳來酒神大剌剌的大嗓門。「一頁書啊∼∼∼,說好要陪吾喝酒的。」聽聞一頁書移居神界的消息,酒神那個高興啊。

!!!分分鐘都被打擾的棄天帝,似乎有要順小愛神之意,再次黑化的傾向。

「請進。」一頁書對棄天帝報以歉意的眼神,畢竟答應酒神在前,和好友的約定只好『再』改期。

棄天帝揮手收起戰棋,有如第二個主人般,坐到一頁書身旁,對酒神投以審視、警告的目光。

「一頁書,聽到你要留在神界,那個吾開心的喝了八大罈酒慶祝。」一上來,酒神就狂拍一頁書不及祂手掌厚度的肩膀,開口便讓天居充滿濃烈的酒味。

棄天帝的眼光定在酒神拍個不停的大掌。一共拍了七下,祂默默的記帳。

忽然覺得手好似要被瞪出洞來的酒神,終於注意到酒伴以外的存在,還是那不容忽視的大神———棄天帝,難怪祂手被瞪得疼。「棄天帝,祢在啊,呵呵,一起喝嗎?」趕忙收回在一頁書肩上的手,祂可不想改名叫『缺手酒神』,打酒嗝的同時,不少罈酒隨之出現。

「哼哼。」棄天帝興趣缺缺的轉過頭去。噁心!

「梵天首次飲酒,好友不一同嗎?」

偏過頭去的棄天帝,聽見一頁書的聲音轉回,一眼就沉溺在他此刻睜得大大的鳳眼裡,沒有神會拒絕這雙眼睛主人的邀請,如果有,那神也不會是棄天帝。「陪梵天飲酒,怎麼可以少了吾呢?」一邊說話,一邊把桌上唯二之一酒杯握在手中,另一杯則遞給了一頁書。

「那是...。」吾的。酒神抗議的話,很沒志氣的消失在棄天帝滿臉笑意的視線下。「算了。」祂認命抓起一罈酒,反正祂喝酒很少用杯子的啦。

然後期待酒伴已久的酒神表示,祂希望的酒伴,絕對不是一個白色的棄天帝,眼珠轉也不轉的盯著另一個酒伴,而那個被盯著的酒伴只是小口的喝著酒,一小杯子喝了半個時辰,不時疑惑的回望盯著他不放的神。所謂的喝酒,應該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然後大家一起發酒瘋才對啊∼∼∼!

「那個...。」感覺自己好像是電燈泡的酒神遲疑的開口,想要氣氛熱鬧點。「大家要不要喝大口一點啊?這酒好喝嗎?這可是吾精心調製的新口味酒,就是吾,喝上三罈也會醉的喔。」祂可是極少喝醉的,哈哈哈。

「嗯,好喝。」一頁書向來清澈的鳳眼,此刻迷濛的看著酒神回答,兩頰染上紅暈,清亮嗓音說話如黏絲般,讓神連骨頭都酥了。

好像醉了?!一頁書用遲鈍的腦袋思索。他以後沒資格嘲笑素還真是三杯倒,因為自己一杯就要倒了。總是直挺挺的身軀一軟,往酒神的方向倒去,一陣頭暈目眩後,卻發現自己倒在另個方向的棄天帝好友懷裡。連方向都弄不清楚了嗎?一頁書從下而上看著棄天帝的臉。「好友。」

「梵天?」搶過可能掉入酒神懷中的一頁書,棄天帝有點哭笑不得,這酒量,還敢答應酒神的邀約。「吾送你回房休息吧。」

「吾今日才發現。」一頁書說話斷斷續續的。「祢長得滿好看的耶。」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多端正。

棄天帝腦中彷彿誕生那日的轟然巨響,整個神呈現第三種顏色———粉紅色。梵天稱讚祂長得帥嗎?!「多謝,你長得也不錯。」祂乾巴巴的回應著。

「呵呵。」一頁書在棄天帝的懷中笑著扭動,不知道有神已經快把持不住了。

佳人在懷,狀態是從未有過的軟綿綿,如玉的臉頰泛紅,還注意到祂的長相,這...以後要讓梵天多喝點酒啊!!!「咳,酒神,祢請自便,吾送梵天回房去。」

「這麼快?」才喝了一杯!酒神滿臉失望。

「沒看見梵天都醉了嗎?」棄天帝帶著無比正氣,極為嚴肅的說到。「那個酒,留一罈下來。」有空再和梵天喝,當然,就他們兩個在月色下,沒有別人。

公主抱起一頁書,棄天帝熟門熟路的往內室走去,畢竟,這裡是祂親手建置的。

「什麼?」這麼掃興、趕人還要黑一罈酒!!!酒神不滿的看著棄天帝的背影,不過,抗議無效。

「好友?祢變高了。」一頁書比劃著兩人間的頭部差距,不明白自己怎麼又更矮了。「嗝。」他打個酒嗝,熱氣噴在棄天帝身上,讓祂渾身發麻。「不公平,祢這麼高了,還長高!」一頁書拍著棄天帝。

「別動。」棄天帝緊摟著亂動的一頁書,深怕把手上的珍寶摔了。「吾沒長高,乖。」

「......。」經過一分鐘混亂腦袋的思考,一頁書得到結論。「那就是吾變矮了!」這更糟!

「你也沒變矮,你只是醉了。」棄天帝使出神力將門打開、關上,進入室內。「睡一晚就會好,嗯。」在遇見一頁書前,棄天帝不敢相信祂會有如此輕柔語氣的一日。

「吾不睡。」他沒在睡覺很久了。一頁書掙扎要起身。

棄天帝試著將一頁書壓回床上,得到的只是一頁書更強烈的反抗,對於酒醉的僧者,棄天帝不敢用力過猛,一時顯得左支右絀,混亂中,兩人的嘴唇交叉而過,一頁書自是毫無所覺,徒留棄天帝因為強烈的情緒呆愣不動,一時不察被推落床下,發出一聲巨響。

此時,覺得無趣準備告辭的酒神正好推門而入,見到的就是衣衫不整、兩眼迷離的一頁書斜依在床,露出半邊渾圓的肩膀,然後棄天帝狼狽跌坐在地。整個畫面就是意圖不軌的邪惡大神要對純情小和尚伸出魔爪的低級場景。

「啊啊啊∼∼∼!」酒神好怕看到不該看的,被棄天帝殺神滅口,連忙捂住雙眼,卻又忍不住透過指縫偷看,一邊退後關門、一邊說。「吾沒看到祢要對一頁書這樣、那樣,然後失敗的被打翻在地,一點男神氣概都沒有的妻管嚴樣子啊!」

棄天帝拍拍根本不存在身上的灰塵,起身安頓好越發陷入酒精作用而傻愣愣的一頁書,才壓著酒神的後頸離開房內。

「吾就說吾什麼都沒看見。」酒神大聲喊冤。

「閉嘴,梵天在休息。」棄天帝壓低聲音威脅。「把祢腦中方才污穢的思想盡數去除,如果吾從任何神口中聽到剛剛那些話,只怕...祢以後沒機會喝酒了,明白嗎?」

「明白,明白。」酒神點頭如搗蒜。「祢就別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吾身上,趁一頁書現在毫無反抗能力,祢快點去把他吃乾抹淨吧。」小命要緊,只好出賣剛認識的朋友。

「...。」棄天帝絕對不承認對酒神的提議有瞬間的心動。「吾開始後悔放過祢了。」

「別,吾馬上走、立刻走。」酒神連滾帶爬的奔跑。

「等等。」棄天帝喊著跑到一半的酒神。

酒神回頭,滿臉諂媚笑容,棄天帝卻只覺得祂看見了來自酒神內心最深處的詛咒,不過,詛咒祂的神和人多的是,不在乎多一個。「留下一罈酒。」

酒神鬆口氣,丟下罈酒,飛也似的跑走。只留棄天帝待在原地,不知想起什麼,忽然露出如曙光般燦爛的笑容,慢慢撫上自己的嘴唇,眼光柔和的落在那緊閉的房門上,心終於不用再飄移、有了皈依之所。



PS:這真的是最後了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4頁(共4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