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Unfinished Songs(棄書/2013年棄天帝生日賀文)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Unfinished Songs(棄書/2013年棄天帝生日賀文)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hiko
風雪殺手


註冊時間: 2009-11-26
文章: 215

發表發表於: 2013-09-26 00:12    文章主題: Unfinished Songs(棄書/2013年棄天帝生日賀文) 引言回覆

前言:

咳咳,自打開坑起,填平之日遙遙無期(自毆),不過每年廢柴神的生日賀文都不會少,今年也不例外=3=

其實寫完才發現這篇是系列文相關,之前那篇還沒公開過(汗)
先聲明下,日後再貼前文吧OTZ
嗯,總之,有書書相伴的幸福廢柴神,Happy Birthday哈^ ^

_________________
一念不生心澄然,は去は来不生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hiko
風雪殺手


註冊時間: 2009-11-26
文章: 215

發表發表於: 2013-09-26 00:20    文章主題: Re: Unfinished Songs(棄書/2013年棄天帝生日賀文) 引言回覆

此篇乃Show Me Love (Not A Dream)(棄書邂逅篇)的關聯文

設定:

文中“永晴”這名字是廢柴神來日修行時的別稱(咳)
“星凜”是廢柴神母親,也就是英女王米蘭達的化名

總之該篇狗血甚多,誇張有,請不要太在意啊=.=






Unfinished Songs(棄書/2013年棄天帝生日賀文)




——天霧山——





少年自火照般的余暉沐浴下睜開眼,一雙交織雪崖高嶺的冰藍與深埋地殼的原石琥珀將群山芬芳盡收眸底。深邃描摹的五官仿若精雕細琢的藝術品,卻毫無造作的天成秀麗。
單腿抱膝的他正位於一棵高大的金絲楠之上,柔亮烏絲因黃昏微風蜷曲那白皙若玉的後頸,彷如即興潑墨的隨意自然。
鎮坐天霧山巔的慈潤寺是一間年代久遠的古寺,肅穆古雅之餘,無損靈秀。尤以寺中這株優美金絲楠,堪稱天賜神跡。儘管屈居寺廟非少年本意,但他卻很享受與金絲楠相伴的奇妙時光,一切不溢言表,盡在緘默的默契。
“永晴!永晴!!”
一聲清脆高亮的童音打破了少年陶然山野的愜意,他下意識地微微抿唇,不悅但也不至於惱怒地移轉目光。
“永晴∼∼∼啊!找到了!”
永晴是那個人寄予他的冠名——諧音又滿是光輝的寓意。或許該欣然接受這份美意,可少年生來的脾性令他無法率直高興,反而有種被當做寵物忽悠的不爽。(咳)
“永晴,永晴!!!”
那雙閃耀柔化春雪光輝的明淨鳳目,因跑動而泛起紅潤的白嫩臉蛋,兩條略顯調皮的彎彎柳眉正微微上挑——活力十足的孩童肩背醒目的橙黃大書包,穿著水色短袖衫與軍綠中褲的他蹦起小小身軀,幾乎跳躍的語調難抑興奮。
“……真吵。”
蹦跳著的孩童在少年眼裡就像隻嘰嘰喳喳的小雛鳥(喂),讓他不禁皺眉地哼了聲。
“永晴!永晴!!媽媽和無念師父總算答應讓我參加前夜祭了!yeah∼∼∼”
小男孩嚷嚷完又開心地來回轉起圈,小孩子獨有的天真爛漫一覽無遺。
“……哼,無聊。”
搞半天就爲了這種乏味的島民娛樂活動(狂毆)打攪他和金絲楠相處,少年永晴不屑一顧地撇頭。
“?每年都有好多人參加祭典,非常非常熱鬧,一點也不會無聊啦。”
小男孩不解地眨眼,在他的印象中,天霧山的九月秋祭盛大有趣,左思右想都很好玩啊。(咳)
“……無知的‘小樹苗’。”
身為王子的永晴自然對盛典這種嘈雜鬧騰的玩意兒十分熟悉,但他完全相反,很討厭參加,只因人山人海的印象除了吵鬧還是吵鬧。(咳咳)
“??小書迷?不對,我叫凌野書。”
永晴的口語常讓小男孩——凌野書感到困惑,他明明都講了好多次自我介紹,可對方就是不能準確地表達。不過想到對方是從大海彼方漂來(咳咳咳)的人,他就點點頭地在心裡原諒這種沒禮貌的“低級”錯誤。(噗,作者土下座)
“…‘小·樹·苗’足够了。”
就豆芽那麼點身高(滾),當然是一小樹苗啦,難道要叫大樹墩?再長個一百年都不夠格吧。(去西)
“永晴,永晴也參加吧,天霧山的秋祭可有意思了,大家聚在一起會更好玩!”
擺出歡呼動作的小書書誠懇邀請正在彆扭的年輕王子殿下。
“不去。”
永晴想也沒想就直接否決了,他本來就討厭人群,幹嘛還要特地往裡頭鉆。
“今晚會有慣例的尋物活動,據說第一個找到桔梗花的人會得到自然的祝福,還有特別大賞。永晴,你猜會是什麼樣的禮物啊?”
小書書口中的桔梗花可是天霧山獨有的特殊品種,色澤上與一般的桔梗相同,呈現藍紫,而其神秘之處乃是在夜間會散發猶如星光的冷芒。只不過至今誰也不知道是什麽觸發了這樣奇妙的光體。
“哼,膚淺。”
珍品稀餚,金銀財富——無非一些庸俗之物,這些對少年而言毫無意義,自然也就不會有一丁點兒興趣。
“?永晴從剛才就一直在彆扭,到底怎麼了?”
被欺負(咳)?還是吃壞了(咳咳)?小書書滿面問號地望著樹上的少年。
“……總之,吾對這種活動沒興致,你愛參加就去參加,別來煩吾。”
少年碎碎念著“胡言亂語”,剛要發飈就覺得跟一小屁孩(狂毆)計較也太沒風度(咳),于是繼續否決。
“呵呵,原來不孝子和小書書在一起玩耍,害余找半天。”
第三者的聲源來自一笑眯眯的貴婦人,那不是什麽NPC亂入?而是少年的母親,化名“星凜”的英女王米蘭達。
“嘖。”
強勢女王陛下的出現令少年隨即咋舌,眉頭揪緊的他就像看到“麻煩”活生生移動地頭疼。
“說起禮物,無念禪師帶有芬香的祝福之吻如何?”
星凜甩開香扇,半掩唇角地笑道。
“……|||||”
因為聽得很清楚而險些從樹上滑落的少年一臉黑線并瞪大異色雙眸地搖頭。
“啊啦,茉莉清純爽口的花香不是挺好么∼∼∼”
眯起眼睛的星凜似乎能看見正端起茶杯享用花茶的無念忽然背脊冷顫地灑了茶水的無措模樣。(喂)
“?師父,好厲害!”
其實完全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的小書書理解成師父虔誠修行,終至能口吐花芬的高超境界。(自毆)
“呵呵呵,其實余的香吻也有祝福神力,小書書要不要來一個∼∼∼chu”
平常就喜歡調笑的女王眨眼。
“永晴現在心情不好,他需要家人鼓勵!”
有時候媽媽會抱抱他并在他髪上落下輕輕一吻,無論沮喪還是高興,這樣的祝福總能激發心底源源而上的暖流。
“不孝子,聽到沒有?還不快下來,撲媽媽懷裡抱抱。”
捏住摺扇指向上空的星凜不愧女王氣勢地命令。
“……||||||全都給吾該幹什麽幹什麽去!”
受不了母親太過花癡不正經以及小樹苗天然到吐槽不能的永晴終於火冒三丈地咆哮了。
“哎呀哎呀,小晴晴炸毛了。要注意形象,修·養·哦∼∼∼”
兒子是自己親身生養,怎麼折騰自然做娘的說了算嘛(狂毆),何況這種青澀少年的敏感年齡,現在不玩,過時不候啊。(喂)
“永晴,我們找星凜姐姐一起參加活動吧,人多力量大!”
無視少年否決的小書書握緊拳頭,鬥志燃燃地喝道。
“吾都說了不要參加!!!”
青筋暴起的少年再度明確地拒絕。
“哪尼哪尼?聽起來好有趣,不孝子你給余去找那株神奇的桔梗,然後一定要摘下大賞,賭上辯論家的英明!”
也不知道這算什麽地方引用來的例句?星凜不服輸的個性讓她聽完小書書簡單的說明後一聲令下。
“oh yeah∼∼∼我要先去準備準備。永晴,說好啦,晚上寺門前再見!”
揮揮手的小書書也不等少年發言就對星凜禮別,然後興衝衝地一溜煙兒跑了。
“喂,小鬼!吾就說不去啊!!!!”
 簡直就是強行推銷(去西)的發展讓少年莫名其妙地覺得自己怎麼就被賣了?
“哦呵呵呵,不孝子,今晚的前夜祭乃非你不能的使命。决鬥敗下陣的人可沒拒否權吶……不過,想逃避的話又另當別論。”
清楚對方性格的星凜挑釁地揚起唇。
“……吾要獨自靜一靜。”
永晴絕非妥協,但也沒有否定地沉聲,逐漸銳利的冰藍之瞳散射冷峻。
“想太多會禿毛,到時可別怪余真的把你踢廟裡。哦,對了,前提是人家容不容你呢。”
女王一向喜歡挑戰對方的纖細神經,只不過繃太緊容易剛愎,真的斷了就沒得玩,所以需要適當調劑啊。(毆)
“嶀ㄢ珔O心!”
轉身背靠樹幹的少年不再理睬搭話,當四周再度只聞那微風帶起的枝葉碰觸聲時,他才恢復平靜地閉上眼。





× × ×





撕裂般極端的痛楚輪廓由橙紅火光徐徐描繪,灼眼光粒轉瞬飛濺漫天耀亮。
視野內的赤焰燃遍鮮澤,將高熱氣息襯得更為豔麗,將所有竭盡全力的哀嚎湮沒。宛如淨化整個界域的神之焱,吞噬憤怒悲傷,超越美好良善,只是將所及之處全數覆滅,還原虛無。
一雙祖母綠之眼盈溢冷絕,透過重重烈焰,漠然注視糾纏紊亂的毀滅情景——少年罕世的異色瞳眸正對那揮散沉鬱冰芒的碧綠,無從契合的感官充斥生硬赤裸的厭惡,撲朔張狂火海,困惑殘破靈魂的深處。
陡然眨眼,少年望見驚天駭浪迎面蓋落,負重壓力隨即纏繞全身,將他拖拽下墜。浸浴液體特有的緩慢厚重,仿佛滯待時間洪流的無盡寂寥,無數水泡于仰首中悄然上浮,抽走幸福的光亮——安寧而絕望。
佈滿肺葉的冰水讓呼吸急促,窒息帶來死亡前兆,恐懼油然而生,近乎本能地急劇擴散四肢。這是少年所期望的結末,由他一手導向,把所有關聯推入火流,既不哀求,亦不奢祈,最后自己縱身躍下。任憑激流衝擊,不再抵抗,不再思考,迎接這命運所賦予的終焉。
那嫣然綻放的火焰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他所不曾知曉,也不從感受到的巨大熾熱,跨越溫煦,灼刺皮膚的辛辣,毫無慈悲地包覆羸弱身軀。高熱與冰寒交疊的異樣逼迫昏昧意識,當跌宕起伏的水流猛烈向前推搡……少年感到手腕處襲來溫熱,她柔軟如羽,似臨終夢幻卻夾雜一絲堅韌的真實力道。







× × ×





天霧山的秋祭主要是以山為貴的祭典,人們心懷敬畏地供奉山林,山神便會以自然回饋眾人,而傳聞那株盛放異彩的桔梗凝結了山神的祝福,由此每年會有許多人追隨這不曉真偽的幸運而至。
桔色燈火搖曳夜晚林間,山腳熙熙攘攘的人群因這場尋找的奇妙旅途而逐漸散開——回身俯視足下一切的少年實在不能理解,也沒興趣去嘗試理解人們汲汲營營的生態現狀。
“永晴,以前你有在晚間外出探險過嗎?”
帶著鵝黃圓帽的小書書斜跨相同色系的水壺,該說除了運動鞋是白色的之外,他從上到下打扮得一身鵝黃,看在少年眼裡活脫脫一隻毛還沒長齊的小雛鳥樣。(喂)
“……你穿得像隻小黄蜂。”
少年脫口而出時換了個比喻,目光來回打量地游移。
“要是不穿小黃鴨套裝,媽媽就不讓我出來玩,師父也說這個顏色醒目,很好。”
對這身衣服談不上喜歡或者討厭的小書書如實道出,圓圓鳳目眨巴數下,動了動四肢的他覺得只要活動起來方便就好。
“事先聲明,吾對會發光的花沒什麼好奇。”
永晴迫於無奈地被硬推出去凑热闹,而那個花癡母親還要求他加入這種蠢透的乏味遊戲……果真覆水難收,太小覷對手的結果是被步步牽制威逼么。。。
“那是受到非凡祝福的花,會帶來勇氣與幸運!永晴不想親眼看一看傳說的真實嗎?”
與少年相反,非常期待的小書書則朝氣滿滿,蓄勢待發。
“哼,只要想,別說放光的群花,吾能擁有一整片光之海岸,那些相互聚攏的光猶如天上星河墜落人界。”
以前,爲了給他慶生,喜愛園藝的父親就辦過光之庭院的慶典,當時數以萬計的螢光此起彼伏,隨處漫舞的金暈令庭院瞬時化為美輪美奐的精靈棲息地。
“!唔,可是,不是誰都像永晴那樣,想要什麽就能唾手可得。”
小書書忽然垂下鳳目,有點消沉地嘟囔。
“這世上還沒有吾要追求的事物,即使出現了,不自己去爭取掌握,一點意義都沒有。”
少年的口吻傲慢至極,配上那張秀逸臉孔,震懾一股軒昂霸氣。
“……如果那傢伙也能聽到該多好。”
總是活力充沛的小書書難得耷拉眉毛地歎了口氣。
“回歸話題,小樹苗又爲什麽執著于這朵花?你不會真相信童話里的神奇魔法,能給人們帶來和平歡樂?”
就數月的相處,少年很清楚眼前小鬼是個十足的樂天派,抗打擊性極強抑或免疫?但還不至於真的和路邊一抓一大把的NPC小屁孩們一樣腦瓜被卡通片給塞得秀逗。(毆)
“不行!不行!不行!!現在還不能跟永晴講……不行。”
表情張強的小書書像是要把煩惱擯除地用力甩甩腦袋,隨後下定決心地拍了拍胸脯。
“切,果真是個奇怪的小鬼。”
話癆小鬼竟然憋住不說原因,這讓少年極為不悅地加快腳步,雖然他也不清楚自己幹嘛要不爽。
“永晴,等等!出發前星凜殿下要我把這個給你。”
小書書從口袋裡摸出一個豪華信封,小跑著上前,遞給對方。
“……嶁滿A那個惡趣味的傢伙!!!”
光看信封上的複雜花紋就有不好預感的永晴陰鬱地沉下臉,裡頭數張邊框被修飾得花裡胡哨的明信片讓他徹底怒了。(咳)
“?星凜殿下說這是送給永晴的珍貴賀禮。”
望著少年炸毛的側臉,小書書費解地歪了歪頭。
“誰要……誰要這種噁心吧唧的娘炮明信片啊!!!!”
那些明信片上印的都是永晴各種場合的單人照——有的是他獨自坐在屋頂上望天發呆;有的是他面對異國食物一副難以下嚥的僵硬畫面;還有的甚至是他換衣服時回眸一瞬的訝異神情……
“殿下又說如果永晴沒遵守約定的話,這份大禮就不得不拱手于……大家?”
傳完言的小書書瞪大雙眼,似乎對信封也有一絲好奇。
“朅朅朅朅廔眴n你們這群混球雞婆,慶不慶生是本王子的私事,爲什麽非得,非得!!!!”
其實,爲了替難伺候的小王子慶祝十五歲生日,女王殿下早就暗中策劃給自己這個刁鑽古怪的兒子搞個十五周年紀念寫真集,首批限定還有贈品明信片,既然是surprise,自然內容也要相襯啊。(神之雷)
“!生日,永晴的生日在什麼時候啊?”
依稀聽到這個單語的小書書發問。
“跟小鬼沒關係!”
快被妖孽老娘(咳咳)氣炸的少年沒好氣地吼了句。
“當然有!這可是永晴的生日!”
小書書滿臉義憤填膺地肯定道。
“……意義不明。”
他過不過生日幹這小鬼何事??
“永晴是我的朋友!成為朋友後的第一個生日非常重要!”
男童理所當然地解釋。
“……誰///誰,跟小鬼。不就是生日嘛,大驚小怪。”
那雙亮晶晶的鳳目填滿真誠,這倒讓本來回頭怒叱的永晴突然支支吾吾了。
“當然要慎重感謝,因為有這一天,我才會和永晴相遇啊!”
小書書正氣十足的認真神情極富渲染力,毒辣的冷美少年王子被驚得不輕地僵住了身子。
“//////////明明,就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說什麼…說得這麼,這麼天經地義。”
如果這話擺在那些個王公貴族嘴裡,簡直就是厚顏無恥,噁心至極,可永晴心底明白,視界中主張朋友論的小鬼是發自真心……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更令少年挫敗不甘。
“我就是想知道永晴的生日!”
小男孩不讓少年逃避地拽住對方衣角,堅持提問。
“吵死了!!!知道了又怎麼樣?你能給吾什麽?你知道吾想要什麽嗎?!”
不管是誰都要阻礙他,不讓他安靜,不讓他獨處……他已經受够了!
“只要是我力所能及,一定會盡力!”
信誓旦旦的誠摯卻在此刻無法傳遞。
“……消失,從吾面前消失!馬上!!”
他厭惡人群,有人的地方就會滋生麻煩,不斷糾纏而來。
“永晴,真的這麼想?”
一瞬顫抖的清亮嗓音,細細迴響林間。
“沒錯!你不是說要給吾慶祝?最好的生日禮物就是你立刻消失!”
他不需要旁人關懷,更不允許隨意靠近。
“我…永晴,晚安。”
臉色有些刷白的小書書咬了咬牙,最後道了別的他轉身往石階下方跑去。
“……吾,與吾無關。”
人類這種生物狡詐而不可信任,無論眼中所見抑或心中感受,終究改變不了人性多變的事實。少年不願與他人牽扯,更不想進一步深入,只因人性潰敗,不值得探究,更不值得他關注。
寄宿神秘的夜月,淡淡銀光無慈無悲地注視整片大地,記憶總是在這臨近誕生的日子如此鮮明,呼嘯灼痛,屈辱而憤怒……

_________________
一念不生心澄然,は去は来不生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hiko
風雪殺手


註冊時間: 2009-11-26
文章: 215

發表發表於: 2013-09-26 00:22    文章主題: Re: Unfinished Songs(棄書/2013年棄天帝生日賀文) 引言回覆

* * *




“真的不要緊嗎?”
圓圓鳳目不安地望著坐起身的青年,小書書再度問道。
“除了背有點疼,其他還好啦。”
反手摸上後背的青年直了直身板,幸好落在茂盛的草叢裡,不至於造成大傷。
“對不起。”
跟永晴分開后,小書書一個人開始尋找桔梗花,看到林間微弱的光點飄浮而準備一探究竟的他不小心從坡上滾落,歪打正著?地撞倒了眼前青年。
“沒事沒事,剛好我也在想心事,沒怎麼看路。”
見對方還是個小孩子,又這麼乖地道歉,青年想要撇除尷尬地笑了笑。
“不過,這麼晚在外遊蕩,你家裡人呢?”
似乎不清楚當地正在舉辦祭典的青年探身張望,大概是以為對方跟家裡人走散了。
“媽媽有同意我外出參加祭典,不用擔心!”
小書書中氣十足地保證。
“這樣哦。你說祭典……難不成是天霧山的秋祭?”
心想哪家大人這麼沒常識(自毆)的青年也不好就脫口而出地指摘,於是只能轉移話題。
“對啊,現在正在舉行秋祭的特別活動,尋找幸福的桔梗花!只要有活動現場給的書籤就能參加。”
小書書晃了晃從口袋裡找出的書籤。
“這個我也有,原來是這樣的用處。”
青年自海外歸來,也許是離開多年,本土語言生疏許多,當時聽解說也是一知半解。
“大哥哥要一起參加么!”
小書書兩眼閃閃亮地邀約。
“呃,那個……好吧。”
反正也沒急事的青年撓撓頭,頗具責任感地認為自己有義務保護獨自在外遊玩的兒童安全。(咳)
“那邊我都找過,沒看見桔梗花的光。剛剛下面有亮光,不過現在也看不見了。”
小書書毫不吝惜地開始和眼前陌生的青年分享自己的努力結果。
“我小時候也聽過,但這可能只是當地留下的謠傳。”
小孩果真沒防備心,居然就這麼和陌生人同行——青年一副沒轍地搖頭。
“幸福是不會這麼簡單就被找到。但是,即使如此,大家相信幸福的存在,爲了尋找幸福而不斷努力,這不是很棒的事嘛。”
握緊水壺背帶的小書書娓娓道來。
“哇,看你小小年紀,說話倒很有哲理。的確,爲了夢想而堅持信念這點很關鍵。”
青年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因為對方這番話而漣漪奇妙心境。
“哈哈,大哥哥不會覺得這樣很臭屁天真?”
小書書勉強笑了笑,皺起柳眉的複雜模樣有些無精打采。
“咳,要怎麼說呢。打個比方,過得渾渾噩噩的大人如果不經意間被一個小孩提點人生真髓,這感覺很羞恥挫敗哦。”
青年也沒拐彎抹角地裝成熟,頓了頓的他直率感想。
“?爲什麽。”
小書書很自然地反問。
“活了一把年紀的成年人到頭來一事無成,不止糗大,還很悲慘啦。”
光是想想目前各種經歷,青年都不禁歎氣。
“從頭再來不就好了。”
自己的人生就要自己負責,自己選擇。
“說是這樣說,可做起來很困難,而且不是任何事都能重新來過……嘛,等你長大自然會明白。”
青年聳聳肩,畢竟世上有許多事沒法解釋清楚。
“唔,可是如果自己都不願意改變,就算能做到的事也不會改變了。”
小書書困惑地抿唇。
“哎,小朋友,難不成你就是爲了這種循環無解的煩惱從開始起就一直沒精打采?”
喂喂,他可不想繼續跟初對面,而且是小孩子認真討論這種人生沉重問題。(毆)
“……我剛剛和朋友分離。”
說到這個,小書書的表情顯得有些消沉。
“吵架了?”
小孩子間吵架的話,不是今天吵完明天就給忘了然後就合好么?
“媽媽說能夠誕生到這世上就是一種奇跡,可是他卻很討厭自己出生的日子。被問起生日的時候,他還大吼大叫地發怒。”
他不明白,永晴被滿滿的愛包圍呵護,受到大家關心,爲什麽沉浸幸福卻看上去如此孤寂冷漠,仿佛世間一切都與他對立地隔離自己……
“嗯,也許,我是說如果,某次生日給他帶來不怎麼愉快的回憶,本人肯定不想多提。”
說白了,這就是小孩子得不到想要的玩具時遷怒別人嘛。(狂毆)
“……啊!”
想起以前星凜殿下曾說過的話,小書書突然覺得自己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傷害到了永晴。
“嘛,以小朋友豁朗的性格,那位小朋友也只是一時情緒上升才那麼暴躁吧。”
小孩子的情緒很不穩定,不過惡意這種東西多少分辨得出吧,話說回來,直球型果然在某種意義上令人心情複雜。
“大哥哥,謝謝你!”
神情忽而振作的小書書揚聲道謝。
“?啊。”
被致謝的青年反而莫名其妙地發出怪聲。
“大哥哥,我還是決定去找我的朋友,我想和他一起尋找幸運的桔梗花!”
清亮童音充滿堅定,宛如任何艱難險阻皆可跨越。
“噢,啊!小朋友,你等等。”
剛要說護航的青年只見道別的小小身影很快又沒入林間,周圍就好像剛才一切從未發生過地再度恢復寂靜。
“無念啊無念,這回看你怎麼要應付。”
青年意味深長地歎息,只不過除了山林,誰也聽不到這句話的真意。




× ×



『幸福,那是自欺欺人的錯覺;信賴,虛幻而遙不可及,這世間不存在如此牢不可破的忠貞羈絆。』
喃喃自語的青年有著一頭金棕色的髮,眸色盈滿清透的祖母綠,嘴角彎起愉悅的弧度,令人猜不透心思地微笑。
『你所作的一切,究竟為了什麼?』
即使遭遇諸多痛苦折磨,用盡一切手段,對方永遠也得不到心中所念。
『理由,很重要嗎?』
青年聞言,笑意更深,表情暗沉的他,眼中卻散放奇妙的光亮。
『重要,重要到你不惜一切也要貫徹。』
蟄伏沉寂,為的是得到更甜美的果實,或許出於本能,可青年久經謀劃的舉動絕非這麼單純。
『將所思所欲化為強取掠奪——我原以為這是該鄙夷的粗蠻行徑,可意想不到的實質令所有努力得到昇華。』
掩藏在靜謐外表之下的瘋狂,黑暗中伸出尖牙利爪的獸正一步步逼近。
『……』
人類,不可解的生物,擁有深邃的強欲,無底的執念。
『怎麼了?爲什麽不再追問?』
青年轉過臉,充滿陽光活力的美貌隱隱透著股扭曲。
『白費心機,你改變不了任何事情。』
握緊拳頭,正面迎對那雙堪比寶石的綠眼瞳——少年絕不認輸。
『你,相信神的存在嗎?相信,這殘破的世界將會由完美的出現變得絢麗多姿,光彩耀目。』
捧起雙手的青年似在掌中看到了神跡彌留,哀傷襲上眉宇,他無比憐惜地垂下眼眸。
『你是女神的賜物,正因為有你降生,這一切才意義非凡。如此優渥的素材,唯獨神才能天塑的傑作,人類所豔羨的完美原石啊!』
青年忽然高舉手臂,朝向天空興奮高喊。
『!閉嘴…我受够了胡言亂語,閉嘴!!』
下方人群喧嘩慌亂,瀰漫硝煙的污穢空氣,周遭雜亂的情形令少年作嘔。
『唯你是連接人類與神明的至高存在,多麼令人戰慄的發展,連她也不曾料想到最終是以這樣的形式迎臨。』
觸碰神之領域的未知與高昂,傾注所有的夙願已近在咫尺,怎能不叫人沸騰?
『就憑你,癡人說夢。』
誰也不要妄想能擺佈他,絕不可能。
『我欣賞你這股目空一切的倔強意氣,可惜實力還不足匹配。不過有我在,很快你便會成就完美。』
親手護育的成就,哪怕一點亦能稍稍浸潤乾涸靈魂。
『是否完美輪不到旁人決定。追悔莫及之前,我准許你保有一絲餘地。』
尚不知退怯的少年,因傲慢而無懼。
『呵,呵哈哈哈!!!很好。尊貴的年輕王子,你沒有忘記我是誰吧?』
一陣狂笑后,青年仰起臉,翠綠眼瞳凝視對方。
『……你,終究只是個無關緊要的旁人。』
少年冷冷一語,面如寒霜。
『呵呵呵,在這由衷值得慶賀的日子,請允許我重新介紹——Hyman(海曼)·Isidore(伊西多),親愛的塞繆爾王子。』
第一縷曙光照耀青年行禮的身影,充滿殘酷譏諷,迎來原本最柔軟和煦的誕辰,如剛強銳器,在堅硬岩石上銘刻歪曲的執拗痕跡。






* *





“……”
不折不扣的“失足少年”現狀讓永晴感覺非常屈辱。在和小樹苗分別後的他爲了找那朵據說會發光的花而不慎跌入被大量雜草掩蓋的山坑。
“可惡!”
一想到之前的失態,少年就忍不住握拳捶地,明明已經決定遺忘,明明根本不可能在意那些過往,爲什麽……爲什麽會感到體內有一股猛烈的奔流橫衝直撞,無處化消?
夢中仍舊不時縈繞的殘破容貌,低婉聲線以及習慣動作,不值得回想的畫面伴隨一意固執的“完美論”徐徐浮現。每當那一天臨近,他無法抑制全身沸騰的狂熱感受,想要撕碎一切的破壞欲滾滾翻騰,即便讓始作俑者嘗盡絕倫痛苦亦不能平息的怒火……
“……小樹苗…書。”
絕不願被挑釁戰勝的驕傲驅使少年鎮定,那雙純粹得不含一絲雜質的明亮鳳目,寫滿世間被光明所照耀的堅定信念,不知憎惡骯髒,不曉人世險惡的天真——可永晴也忘不了當同齡孩子對那個小男孩惡語相向時,那劃過哀傷卻仍要忍耐的堅強表情。
“永晴!你在喊我嗎?”
原本幽暗的上空突然出現一束橙光,少年很快就發現那搖晃的是手電所照出的人造光。
“……你,怎麼會。”
本以為幻聽的少年在看到探出坑邊的形影時不禁皺起眉頭,清楚自己的遷怒非常幼稚,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地惱火。
“因為永晴一直在呼喚我呀,所以我就來了!”
嘿嘿笑著的小書書很肯定地回答。
“///////誰,吾才沒有!”
只不過一時沒注意到地漏出幾個字,他可沒有悲慘到想要個小鬼來幫忙脫困。
“我看見你的鞋子掉在那裡就下來找,沒想到永晴會摔進坑裡!”
童言無忌(咳咳)的小書書解釋。
“找吾?吾都讓你消失……”
如此低喃的少年底氣全無,心中矛盾情緒翻騰的他言不由衷地道出。
“我有個同學,馬上要搬家了,在離別之前,我想為她做些什麽。”
沒有理睬彆扭話的小書書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父母工作上的關係,她一直在搬家,等熟悉周圍環境,交到朋友后很快又會分開,在新的地方又要重新開始。時間長了,她不願再和周圍人交朋友,因為交到了也不能一直在一起,等她離開后,朋友終究會遺忘她。”
想起小時候也過著類似生活的小書書能夠明白這種經歷帶來的痛苦,可能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接受對方的要求,尋找那朵會發光的幸福之花。
“她說只要我找到奇跡的桔梗花,她就相信我說的話,跟我成為朋友。”
小書書希望對方能夠重新懷有希望,無論以何種形式,只要能讓她繼續堅信人與人之間的羈絆……
“不過,永晴提醒了我。最重要的是用自己的真誠去打動對方,我想和她成為朋友,讓她相信世界是美好的——就算找不到幸福之花,這依然不會改變。”
“永晴,朋友遇到困難時就要奮力幫忙,我去找東西讓你上來!”
一口氣說完的小書書也不等少年回應就立馬行動了。
“……真是,敗給你這一根筋的笨小鬼。”
少年無可奈何地咕噥,仰著脖子長歎的他猛然洩氣地垂下雙臂。他不記得了承他們之間已經是朋友,或者說他壓根兒就沒想過要和別人成為朋友,不論有沒有那段經歷,他都不需要互訴衷腸的特殊存在,可仔細想想,他也沒有認真地拒絕過,這樣彷徨的情緒從那以後還是第一次湧現……
“永晴,我扔繩子下來,你可抓好了!”
看來帶著登山用具的小書書找到了綁繩子的地方。
“……朅朅幘糧J,看准了扔啊!”
登山繩還是很有分量滴,扔在臉上會痛啊朅朅朅
“哈哈,不好意思。我準備好了,永晴可以抓著繩子自己爬上來。”
地面上,爲了避免繩子鬆動的小書書將繩子在腰間繞了數圈,然後盡可能後退地拉緊。
“……小鬼就是不靠譜。”
也不想自己笨落到坑裡的少年碎碎念。(咳)
“小樹苗,爲什麽要和那種人做朋友?”
聽完剛才的話,永晴鄙視地發問。
“沒有朋友會很孤獨,孤獨有時會把人帶入消極。師父說過,懂得光明就應該把這份心意傳遞給他人,讓大家感受溫暖和幸福。”
心底存在的美好果然要和大家分享才最快樂。
“哼,人終究是分散的個體,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成為朋友又怎麼樣?說不定對方先忘了你,在別的地方又開始新的生活圈。對你來說,煞費苦心這有什麽益處?”
反正他就是不相信童話故事里瞎編的美好。(喂)
“學習上的質疑是進取,但毫無信賴……永晴真的很沒安全感也。”
小書書不懂對方究竟在害怕什麽?到底是什麽能讓心變得如此生冷。
“!朅朅嶍鉹p鬼…!”
總算爬出坑的少年踉蹌幾步后正欲發作,可當他拾起地面上的手電,眼前那將自己用繩索圍住苦苦支撐比他重兩倍的小男孩滿頭大汗的模樣讓他頓時無言。
“呼∼∼∼永晴,你真重。”
跌坐地上的小書書氣喘吁吁,雖然平時跟著師父堅持鍛煉,但這麼負重還是挺吃力。
“……你這小鬼腦殼秀逗的嗎?吾態度都這麼惡劣,你還…真是個傻瓜。”
細微血腥飄過,這讓永晴彎下腰一把抓起對方的小手。
“唔,疼……等回到寺裡,師父有藥膏,涂一涂就沒事了!”
手心全是血痕還逞強……
“坐好,不准動!”
想了想便從衣角開始撕扯自己衣服的少年也唯有先將受傷的手給急救地裹起來。
“永晴現在的臉好像學校的保健醫,好可怕!”
小書書學校的保健醫生由體育老師兼任,手法比較粗暴,許多去療傷的小孩都覺得受傷還不太疼啊。(狂毆)
“哼,哪裡的保健醫有吾這麼高貴?!”
異常自戀的少年揚起不敵的美麗微笑。(咳)
“唔,永晴是很漂亮,但性格太彆扭,也不會對人溫柔……痛!”
想像了下的小書書覺得少年其實和自己學校的保健醫大叔半斤八兩也。(咳咳咳)
“幙狩L!”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怎麼會懂大人的魅力?(自毆)
“永晴,謝謝!還有,雖然我不知道你的生日是哪天,但我還是要祝你生日快樂!!!”
包扎完後的小書書動了動手指,他抬起頭,笑開滿面地大聲祝福。
“……已經,開始了。”
前夜祭結束的煙火躍上夜空,儘管他們所處的位置並不能完全觀賞到煙火的壯觀璀璨,卻也似無言的祝賀般散放光彩。而山坑內,幽暗中緩緩起伏的冷光,此刻正渲染冰藍與金橙,徐徐描摹出桔梗默默綻放的高潔……



(end)

_________________
一念不生心澄然,は去は来不生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3-09-26 20:05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親愛的師兄>///////////<

我真的沒想到會有這篇慶生文,
讓我乾涸已久的心漠頓時被滿滿的洲泉滋潤,好感動呀!!!


這文萌死我了,
棄棄的生日在秋季,師兄為棄棄透過一個秋祭祭神活動找尋幸福的真諦,
這真是莫大的祝福也極為適合棄棄∼∼∼∼∼∼∼
師兄對棄棄太好了(淚)
我不知該如何表達我心中的感激∼><∼

這位大神還是一樣高傲臭屁毒舌呀,哼哼(不過不是這樣也不是祂了XD)
多次欺負率直真誠可愛陽光開朗美麗……的小書書,害我好想進去給祂踢飛(神之雷)
但祂看起來好像是被一位有祖母綠眼眸的惡神欺負(汗,我怎麼想到死變態|||||)
才會變得這樣人格分裂孤僻不近人情(神之焱)
想想也滿可憐的(?)
再加上女皇殿下已經幫我適時教訓回來= =+
我就暫時不與祂計較了,哼哼哼(汗,妳真的來幫大神慶生的嗎)

說到女皇殿下,我好想和她結拜喔XDDDDDD
我完全能明白那種捉弄小孩的樂趣,尤其還是一個動不動就鬧彆扭暴筋的小屁孩
隨便一弄就有反應實在是太好玩了(神之渦+神之雷)
然而寫真集那段,不知是心有戚戚焉還是怎樣,
除了狂笑以外(毆)
我也感到由衷的溫暖與感動說>"<
看女皇殿下給兒子偷拍的都是一些罕見的珍貴鏡頭(咳咳)
想必她一定很愛永晴很注意永晴才會三不五時就偷拍到這些畫面啊(確定不是惡趣味?bb)

然後,永晴吼著要小書書消失那裡(小書書好可憐,抱抱惜惜QQ)
這句「吵死了!!!知道了又怎麼樣?你能給吾什麽?你知道吾想要什麽嗎?」
想像大神的表情,真是太心有戚戚,忍不住紅了眼眶= =
祂就是這麼糾結彆扭啦。

不過人就是這個樣子,有時面對和自己太過相近的同類(?XD)
雖然很能理解,卻不一定能直接重擊入心(喂)
像在上段,原本我已經被永晴的情緒帶著走,卻在看到下面那段話馬上又倒戈了(神之焱)
『「媽媽說能夠誕生到這世上就是一種奇跡,可是他卻很討厭自己出生的日子。被問起生日的時候,他還大吼大叫地發怒。」
他不明白,永晴被滿滿的愛包圍呵護,受到大家關心,爲什麽沉浸幸福卻看上去如此孤寂冷漠,仿佛世間一切都與他對立地隔離自己……』

書書不愧是書書,即使被那麼兇的對待,仍是滿滿的替他人著想的心意><
這裡就真的忍不住了,書書對於我的吸引力終究比棄棄要多那麼多點呀XDDDD

是說小書書遇到的那位仁兄,似乎是無念師父的朋友?
『「無念啊無念,這回看你怎麼要應付。」
青年意味深長地歎息,只不過除了山林,誰也聽不到這句話的真意。』

看到這句話時,我怎麼有種小書書將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賣了的感覺呀XD∼

最後包紮那段好閃>//////<(咳)
「因為永晴一直在呼喚我呀,所以我就來了」
小書書你真是太天然了,小心被吃掉呀><
特別喜歡這三句對話:

“哼,哪裡的保健醫有吾這麼高貴?!”
異常自戀的少年揚起不敵的美麗微笑。(咳)
“唔,永晴是很漂亮,但性格太彆扭,也不會對人溫柔……痛!”


能得到小書書的認可被小書書稱讚"漂亮"
某大神祢真是太幸福太幸運了!!!!!
雖然現在只是小樹苗,但總有一天會長成擎天巨木護佑眾生的!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