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漢筆)浮塵遊(序∼一)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漢筆)浮塵遊(序∼一)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2-09-28 03:07    文章主題: (漢筆)浮塵遊(序∼一) 引言回覆

今天是教師節,為了紀念漢哥和親親師父的相遇相愛,
來貼很久很久很久沒開的漢筆坑(謎之音:你根本沒開過坑吧)XD
其實這是劣者的陳年舊作,但也只寫了這點(毆)
希望公開貼出後能有動力督促自己完坑^^""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2-09-28 03:15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

曉山冷露,蟲鳴鳥囀,朝曦穿透層層雲海,映照霞光滿天,晨霧逐漸散離。就在整個大地將醒未醒之際,孤拔峻峭的斷虹峰之上有二名輕功絕頂之人,正沿著陡峭絕壁採掇奇花異草,僅一眨眼光景,兩道身影即縱回峰巔。

「嗯,此峰高聳入雲,天虹亦難掩其勢。斷虹峰,名符其實也。」

「兩卷書,此山冷峻孤奇,卻是充滿靈氣。我們今天摘取的藥草,想必大有來歷吧?」

兩人手上都拿著一種奇特植物,外形狀似如意,色澤晶瑩碧綠,觸感柔軟如絲,甚是精巧鮮嫩。

「好友好眼力。此草名喚露瑞,是一種罕見藥材。集天地靈氣及朝露滋潤而生,百年長成一回,一株只有五葉,一次長成最多不超過五株,而且只生長在此峰的山壁之上。」

「哦?此草如此珍貴,究竟有何妙用呢?」

「傳說能治百病。非但如此,練武之人一旦吃下露瑞,便能增強一甲子的功力。」

「嗯∼這樣說來,我們勢必要妥善保管瑞草。否則若被邪道之人奪取,只怕救人不成反害人哪。」

「好友言之有理。放眼天下,也只有你的詩海石硯台最為安全。人人都知曉詩海石硯台之主一揮長虹造天筆是一位隱世高人,深入簡出,不問俗事。任誰也想不到斷虹峰上的露瑞草會出現在詩海啊。」

「好了,不用灌吾迷湯。既然好友開口,吾自當盡力保全就是。」

「嗯,露瑞草由好友保管,吾便安心。為了答謝好友摯情,現下就讓我護送前往詩海,陪同吟詩品茗如何?」

「紅雲驕子既然自願相陪,焉有推卻之理?記得吾也已經好久不曾品嚐汝之茶藝,這回就勞煩好友了。」

「樂意獻醜,請。」

「請。」

語畢,高峰之上已不見任何人跡。


* * *


回歸途中,兩卷書與造天筆行經一處城郊。趁著無事,兩人很自然地放慢腳程,順道遊山玩水。一路風光明媚,暢人胸懷。這對於長期以來為天宇勞心勞力的二人來說,無異是難得短暫的心靈洗滌時刻。

「雲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

「時人不識余心樂,將謂偷閒學少年。」

「面對這片似錦繁花,令人神遊心嚮往之。」造天筆忍不住讚嘆道。

「好友長居詩海,對於這份風情雅致應該不陌生才是呀。」

「身在局外,心在局內,還是不得自在。」

「欸∼眼前良辰美景,何不暫時跟隨明道先生,作個通達之人呢?」

「嗯,有理……」語音未畢,二人便同時聽到不遠處傳來嘈雜的喝罵聲,正往他們所立之地而來。果不其然,兩人隨即望見一大群人正拿著粗枝棍棒追著一位小男孩喊打。男孩左閃右避,身上滿是汙泥,手上拿著一大包東西,動作卻極為俐落。奈何人多勢眾,對方又都高出自己身長有餘,男孩逐漸力不從心。

「哎,人不染紅塵,紅塵自染人。去看看吧。」

「嗯。」

兩卷書與造天筆走近那群人,制止了正欲擊在男孩身上的棍棒。造天筆這才看清男孩的形貌。他年紀尚幼,最多不超過七、八歲,面容清秀,劍眉橫豎,目光熠熠有神。面對眾多壯漢非但不顯畏懼,反而展現一身不可輕侮之傲骨。造天筆心中好感頓生,決定幫其解圍。

兩卷書首先開口道:「諸位英雄,可否告知劣者發生何事?」

其中一位男子喝道:「閒事休管!這是我們與猴崽子的事情,將他交過來!」

「光天化日之下,數位壯漢追打一名小孩童,怎樣也難服人心。」造天筆接話。

「聽你們的語意,是有意袒護這名猴崽子囉?」

「大仔,看他們的穿著,想來不是平凡人。不如將事情講給他們聽,讓他們處理你看怎樣?」在場另一位男子發出提議。

「也好。這個可惡的小賊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偷走我們店裡的藥材,害我們損失慘重。你們二位有辦法替他賠償嗎?」

「在下紅雲驕子兩卷書,貴店之損失由我們全額負責。請高抬貴手,放過這名男童吧。」

眾人一聽紅雲名號,便不再爭辯,隨即一哄而散。「猴崽子,今天算你好運。下回若再被我抓到,看我不剁了你的手!」

待眾人離去,造天筆面露微笑,輕言向男孩詢問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為何要拿取藥材?」

男孩正面迎視造天筆的目光,挺直身子答道:「我叫做勝林。因為阿爹被人打傷,家裡沒錢請大夫。我拜託他們讓我賣身抵債,幫助我阿爹看病,他們卻理都不理。哼!要是我有武功,哪能讓那群人如此囂張!」男孩把心中不滿一連串吐盡,眼底透著恨意。

「好友,我看我們不如幫人幫到底,陪他回去看他父親的傷勢如何?」

「吾也正有此意。小朋友,勞煩你替我們帶路了。」

勝林無言地看著這二位助他脫困之人,露出疑惑的表情,但只是轉瞬間的事,他便轉身頭也不回地跑開了。兩卷書與造天筆互看一眼之後,亦緊跟著過去。



家徒四壁。勝林氣喘噓噓地跑進空無一物的家中,直衝向屋內唯一大炕,對著炕上之人大喊:「阿爹,你不用害怕,我帶人來救你了,阿爹。」勝林把話說完,炕上之人卻毫無動靜,男孩不死心地再叫了幾聲,仍是沒有得到回應。

只見男孩清秀的小臉轉為驚懼,接著開始發狂似用力地、不停地搖晃著他父親的軀體,嘴裡卻再也喊不出任何聲音!直到兩卷書停止了他的動作,確認過傷患的脈息之後,無奈對著造天筆搖頭,勝林見狀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俯貼在他父親身上吶喊:「爹,你丟下我一個人走啊……」那自內心所發出的最哀絕的語調,屋裡其他兩人皆不忍聽聞。

兩卷書與造天筆之後幫助男孩處理後事,在其住處近郊,選了一塊墓地為其父安葬。勝林自從父親去世,除了在炕前大哭一場之外,便不發一語地守在父親的墓碑前,不哭不鬧,不吃不喝,悲滯冷凝的面容完全喪失小孩子應有的純真光采。

造天筆憂心守候在附近,兩卷書陪同一旁。

「唉,想不到露瑞草在手,卻無法挽救一個生命。」

「神仙難救無命之人呀。晚了一步,註定回天乏術。」

「好友,我想……」

「你想將他帶回幼龍島?」

「嗯。吾認為藉著同儕的陪伴,可以助他早日平復傷痛。另一方面,此童資質不凡,如果善加調教,將來必是天宇棟樑。就怕讓龍族為難。」

「龍之尊與龍妃那邊我會向他們詳加解釋,吾想應該不成問題。不過好友啊,你難道不想收他為徒嗎?」

「收徒?」造天筆略顯訝異。

「是啊!你的身邊正好欠缺一位相伴之人,此童又深得你緣,不考慮看看?」兩卷書等待造天筆的回答,卻讀不出眼前之人臉上的訊息,他原本以為好友會很高興採納他的提議的。

沈默幾乎一瞬。末了,造天筆才轉頭凝望男孩的背影,輕聲答道:「如果情況不允許,就由我來收養他。」


無風夜裡,天幕繁星閃爍,勝林獨自躺在靜寂的大地上,仰望浩瀚的銀河,心中一片茫然。

明天一早,他就要被帶離此地,帶離這個他自小生長的故鄉,前往龍族居地。可是,那群幼龍究竟長什麼樣子?他為何要跟他們住在一起?還有住在一起之後要做些什麼?他一概不知。然而離開此地,就意味著他再也無法陪伴在父親身邊了。留下阿爹一人孤零零地躺在地下,他心中千百個不願。可他卻又提不起勇氣拒絕二位恩人,一旦離開他們,自己就成為真正無依無靠的孤兒了。

勝林愈想愈傷心,一直忍耐著不讓眼淚掉下來。他想起阿爹時常告誡他的話,要成為一名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就不可以哭,男兒有淚不輕彈。他一直把這句話放在心裡。阿爹死了,再也不會有人教他如何成為男子漢,所以他絕對要守著父親這句話,絕對不哭!

突然,勝林凝視的天幕產生變化。他發現極遠處有一光點正快速移動,向著他這邊飛奔而來。勝林驚訝地盯著光點直瞧,直到光點落在他頭頂上空,勝林終於看清楚那是一隻巨大的蝶形光影,正在他眼前盤旋飛舞著。勝林想逃跑,雙腳卻不聽使喚,動彈不得。只聽見巨形蝶影發出宏亮的聲音喚道:「勝林,你想為你父親報仇嗎?」

蝶影喚聲不斷在腦中盈繞,充斥成為一個單調的音律,難以辨識。父親?報仇?

勝林只覺意識逐漸脫離自己的軀體,剩下那個單音迴蕩在耳邊。

「想……」

「想報仇的話,就跟我來。」眼神呆滯的勝林,跟隨著翩翩蝶影,一同消失於無邊的夜幕之中。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2-09-28 03:25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一)


--


茂密的樹林裡,古木參天,深不見影。四周靜寂得駭人,似乎在宣示著一場不為人知的預謀正悄悄策動。

倏然,飛鳥驚起,林木晃動,從林內深處傳來巨大爆響,哀嚎的叫聲隨之而起。

「啊∼∼∼∼∼∼∼∼∼∼∼∼∼∼∼∼」

「仙仔,真不住哪,今天我一定要取你性命!」說話者正是一位氣勢不凡的年輕人。

「徒弟啊,你因何要拜師殺師呢?」千篇一律的疑問,千篇一律的答案。

「哈!真無趣哪,為何大家都要問這種沒啥意義的問題?事實擺在眼前,你技不如人。功夫是留給活人用的。放心吧,待你仙逝之後,我會將你傳授的功夫發揚光大。」

「徒弟你……」

「快說,還有什麼遺言要交待,我會替你完成。」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老僧,臉上沒有任何怨恨的影子,他用著極為悲憫慈愛的口吻,留下了他於世上的最後一句教誨:「切勿再造殺孽。保重了,孩子。」話一說完,無塵聖僧緩緩閉上雙眼,靜肅等待最終一擊……

就在少年要痛下殺手之前,查覺樹林裡傳來騷動。少年匆匆一瞥,見有人影急速趕來,立刻翻身縱離。

「唉呀,聖僧有危!」兩卷書見倒臥在血泊之中、昏迷不醒的無塵聖僧,趕緊將他扶起療傷,把源源不絕的真氣輸入其體內。

造天筆在一旁護衛,謹慎巡視附近情況。周圍處處都是頹圮倒塌的禪院遺骸,現場一片凌亂,卻不見絲毫人跡。兇手已經遁離,造天筆在心中默唸著,回想他剛才於急忙當中所瞥見的深邃星眸。

醫治了一段療程之後,兩卷書與造天筆合力將無塵聖僧安置妥當,造天筆這才開口問道:「聖僧現在情況怎樣了?」

「我已護住他的心脈,暫時無性命之憂。不過他的傷勢過於嚴重,已經無法開口說出兇手的下落。」

「嗯,最近武林盛傳多位特立獨行之士紛紛遭受殺害。他們每個人都是死於自己的武功招式之下,死前身上真氣皆被吸盡,這其中必有蹊蹺。」

「吾也有聽聞傳言,只要收集百師之氣,便可以練成武林三大絕學之一——七星連線。」

「你是說有人為了練就絕式而拜師殺師?」

「這只是推測。另一方面,武林中首屈一指的雪墨山莊,近日來也在暗中壯大自己的勢力,積極延攬各方能人異士。凡是有不服者,皆離奇失蹤,消聲匿跡。聽說聖僧與雪墨山莊之主是舊識,我今天就是特來探查此事,結果還是慢了一步。」

「好友認為聖僧遭遇與此二事有所牽連?」

「現在吾比較擔心的是,萬一真有人針對七星連線下手,就意味著他已經知曉七星連線的秘密。屆時,龍族安危將遭受威脅。因此我們必須先將聖僧救醒,其餘之事再作定奪。」

「事不宜遲,我們即刻護送聖僧回詩海吧。」

「嗯。」

待人影走遠,少年無聲無息地自林內走出,眉目朗笑道:「詩海是嗎?」此時,他已在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遊戲正要展開。


***


少年環顧室內周遭清雅簡單的擺設。一張床、一張桌子、兩三張椅子、一張小几,牆上掛著兩三幅屋主的字畫,上頭落款跌宕飛揚中帶著凝鍊平和,令人神思主人丰采。屋內屋外全都是竹製品,不時飄來竹香味,沁人心脾。再往另側偏房探去,卻是別有洞天。滿屋子的書畫名冊,文房四寶一應俱全,物品繁多卻不雜亂,處處顯得井然有序。可以想見這裡的屋主定是一名臥雲弄月、沈浸書海的風雅君子。

一揮長虹造天筆,詩海石硯台之主,武林中人口下的傳奇人物。聽說他已隱居多年,長年不問俗事。他的名號之所以會在眾人當中盛傳不斷,最主要的原因乃是他為天宇智者紅雲驕子兩卷書的一生摯友。二人默契十足,為天宇奉獻良多,因而博得眾人感念。不過,現實與傳言往往有所出入,現下他正是要來會會這位讀書人,究竟有什麼厲害的本事。

少年暗忖二人護送聖僧返回詩海,一路上必須不斷為其補充真氣,因此比他們搶先來到詩海。詩海環境清幽,山靈水秀,飛鳥成群,雲緲風倦。置身其中,確實令人有超然物外、與世隔絕之感。少年回想適才初見詩海的印象,即使另有打算,他仍舊忍不住對著那渾然天成的秀麗景致發出陣陣讚嘆:「果然是適合隱退的好處所啊。」少年一邊暗自附和,嘴角卻揚起一抹冷笑:「不過∼既然已經隱居,就不該插手他人恩怨。自惹塵埃,怨不得我。」

正在思索之際,屋內一角隱現折光,引起了少年的注意。他走近一看,發現是個精巧古樸的小木盒,裡面放著幾粒類似藥丸的東西。由於這物件和屋內其他擺飾很不相襯,明顯是個局外之物,因此他順手將之藏進自己內袖。不一會兒,外頭腳步聲響起,少年悄然借勢遁離這間屋子。

趁著兩卷書安置無塵的片刻,造天筆趕緊進入內室拿取露瑞草製成的藥丸,打算開始著手醫治患者,卻發現裝藥的盒子已經不翼而飛。這一驚非同小可,造天筆努力回想他可能存放木盒的地方,卻不意屋外竟於此刻傳來清亮的喚聲。

「詩海石硯台之主一揮長虹造天筆在嗎?一生不流淚一好漢特來拜會,望賜一見。」

聲音聽起來沒有惡意,然而顧及無塵聖僧在場,造天筆與兩卷書對看一眼後,便即刻踏出屋外準備謹慎應對。不過令造天筆頗感意外的是,這次的造訪者竟是位神采飛揚的小伙子。他的出現,似乎讓整處詩海明亮起來,可是,為何他的眼眸看來如此熟悉?這樣的一雙眼睛,不該忘記的呀?一時之間,造天筆竟有點語澀。

「請問,詩海之主在嗎?」一好漢再次提問道。

「喔,正是在下。英雄找吾不知有何指教?」

「哈哈……書讀多了果然不一樣,講的話聽起來總是特別順耳啊。這邊是特地來詩海拜師的。」

「拜師?這……」此時兩卷書也已走至室外,二個好友面面相覷,靜待少年說明。

「事情是這樣。我四處拜師學藝,學到的卻盡是一些三腳貓的功夫。為了能在武林展露眉角,我需要真正精深的武功。聽說詩海石硯台之主是一位不世出之高人,因此特來拜師學藝。」

「哦?請問令師名號?又是何人介紹你來此地的?」兩卷書一眼就察覺這位年輕人來歷不凡,決定一探究底。

「唉,全是一些喊不出名號的小人物。在你們面前講出他們的名字,只怕他們自己會覺得顏面無光啊。我身為人家的徒弟,總是要維護一下我那些師父的自尊嘛。至於造天筆前輩的名望,哪還用得著專人介紹?天宇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像這位穿紅衣的前輩,想必就是天宇智者兩卷書吧?我本來也想拜你為師,卻擔心自己腦袋不夠靈光,有辱智者師父的名聲啊。」

「哪裡,這位英雄客氣了。」刻意隱瞞,分明是另有來意。兩卷書正欲繼續追問,造天筆已搶先開口道:「既然如此,你應該知情吾已隱居多年,為何還前來拜師?」

「隱居並不代表不能收徒啊。據聞很多絕世高人,私底下教出了不少高徒。光憑這點,就更阻止不了我拜您為師的決心了。」

「實為不便,這位英雄還是請回吧。」

「聽起來我似乎不怎麼受歡迎的樣子。不過很不巧,這邊有一個壞習慣,對於決定之事,原則便很難改變。還是請前輩再考慮清楚,不用急於給我答案。」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屋內傳來細微的動靜。兩卷書與造天筆快速入內查看,一好漢尾隨其後也跟著進入。只見無塵聖僧全身不停痙攣,冷汗直流,雙眼卻緊閉著。經過兩卷書一番搶救,情況才穩定下來。

「唉,聖僧一生慈悲為懷,今日卻慘遭橫禍,必須承受這種苦難。」兩卷書發出感嘆,並若有深意地望向一好漢。

「一好漢,你已經親眼看到,吾必須幫助好友照顧傷者,實無餘力再傳你武藝。」

「不打緊。我可以等你處理完這位老丈的事情,再來談咱們的事。」

明白一好漢拜師之心甚為堅決,造天筆認為此刻再談下去也談不出什麼結論。因此,三人各懷心思,屋內一時無語。


夜色深沈,少年臥於樹上假寐,半瞇眼望著詩海小屋方向,帶著點無甚好奇的心緒窺向窗內。裡頭除了無塵聖僧,早已如預料般不見半絲人影。他俊秀的臉上掛著一貫胸有成竹的淺笑,恰似天上那彎新月。

造天筆仰望天上明月,站在詩海邊獨自沈思。口中發出幾聲自己也聽不到的嘆息,兩卷書來至好友身後,一同賞月。

「新月總是比圓月令人多點期待。」

「是呀,從來人就只有希望求得圓滿,卻甚少有人渴求缺憾。」

「在想白天那位少年?」

「嗯。這位年輕的不速之客真是難倒我了。他的熱情與決心令吾……不安。」

「他不簡單。」

「吾明瞭。露瑞藥丹遺失,你想會不會與他有關?」

「雖然時間點敏感,但是他見到無塵聖僧的時候並無任何異狀,實無理由阻礙我們救人。」

「我也認為他應該不是兇手。他太年輕,以聖僧之根基,他不是對手。」

「你打算答應他的請求嗎?」

「尚未可知。兩卷書,你不覺得他似曾相識?」

「哦?」

「我也說不上來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好像我很早之前就見過他了。」

「看來那名少年確實與眾不同,竟然讓我這位心如靜水的好友起了波瀾。」

吾……真是心靜如水嗎?「好友,你……認為我該不該答應他?」造天筆小心探詢。

「我認為你擺脫不了他。哈哈!」兩卷書仍是一付玩笑口吻,聽在造天筆耳裡,卻是有苦難言。

「無塵聖僧之事,我想我們必須重新設法。」兩卷書忽然轉個話題道。

「嗯,你打算如何著手?」

「這幾天我會先去拜訪一位奇人,這段期間就勞煩好友多加留神了。」

「本該如此。一切小心為要。」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