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through the dark(棄書現代)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through the dark(棄書現代)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hiko
風雪殺手


註冊時間: 2009-11-26
文章: 215

發表發表於: 2020-09-05 22:39    文章主題: through the dark(棄書現代) 引言回覆

前言:

真是很久很久没有更新创作了,旧坑未填,新坑又再起==b
虽然原定的弃书贺文赶不上进度,但这篇现代文仍会努力纪念弃大神与书书的天缘邂逅,总之弃书会在我心中永不磨灭TAT

_________________
一念不生心澄然,は去は来不生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hiko
風雪殺手


註冊時間: 2009-11-26
文章: 215

發表發表於: 2020-09-05 22:46    文章主題: EP I 引言回覆

此文为二次创作,请当成架空背景来看



through the dark(弃书现代)



EP I


——日本·江之岛——




炎炎夏日除了令人联想到那如火艳阳之外就是人流簇拥的海滨度假圣地。
位于神奈川藤泽市境内的江之岛不乏为一个理想的旅游胜地。在很久很久以前,由于受到海水上升的影响,江之岛与陆地分开,形成了岛屿。原来只有在退潮时通过沙嘴可与对岸的湘南海岸连接,但关东大地震发生后,全岛隆起并与陆地相连。
上茞`蓝色立领衬衫,下荈礎长裤的高挑男子伫立岸边的礁石群并注视此起彼伏的海浪嬉戏般相互追逐。手足修长的他有茪@头如墨的清爽短发,湛蓝与琥珀交互辉映的异色双瞳在五官深邃的脸上透溢罕世光泽。
墨发男人左手抱握速写本,右手中的碳笔时缓时急地灵动笔尖——夕阳略显深邃的光芒在整片海平面上反射粼粼波光,一望は垠的蔚蓝在远处逐渐化为海天相融的美妙自然景致。
白纸与碳笔跃然而成的黑白世界营造出沉寂狺S宁和的氛围,这掩藏于海中的x涌令人畏惧,同时又蕴含は限生机。海洋是人类尚未完全探索揭秘的古老自然领域,在那深远的海底究竟是否存有比亚特兰蒂斯更为神秘的文明遗迹,或许只有上古的生灵才知晓。
“源天,让你久等了。”一阵清灵的嗓音自后方稳稳传来,来者是一位彿玨M秀的年轻男子,他身穿一件朴素的米白短袖polo衫,下茈d其色休闲长裤。
“……嗯。”被称为“源天”的墨发男人只是简短地应了一声。
“晚饭的食材这庖N可以了吗?”年轻男子有茪@张天庭饱满的鹅蛋脸,英气的柳眉下一对金茶色凤眸稳重又不失灵动,尖挺高鼻下则有茪@张色泽淡雅的樱桃唇。
“可以。”源天瞥了瞥对方举起的白色购物袋并在快速确认食材后点了点头。
“你要再待会儿,还是回去?”年轻男子身形纤长,举手投足间は不自然流露一股清丽脱俗之美。
“等太阳沉入海平线。”源天停下了手中的画笔,他聚精会神地眺望起伏的海浪,但痄茠k在那蔚蓝之中捕捉到完整的金乌之影。
“我平素就很好奇一件事。”年轻男子若有所指地轻声问道:“既然你那么喜欢海,为什么不学秅禲H”
“……一页书。”源天闻言皱起了眉头,语气中夹杂茬Q戳中痛处?的责难。
“如果你学会了秅禲A就可以更进一步接触海洋并了解置身其中的感受。”年轻男子——一页书纯粹有感而发地说道。
“有些事并非物理上置身其内就能得到D发。”源天目不转睛地盯荌_风的海面,他恍惚地想起自己曾沉浮惊涛骇浪中那种被黑暗从头至脚反复吞噬的冷峻。
“有时恐惧能更透祕a激发内心深处的肵遄C”一页书几步来到源天身旁,清朗凤目默默望荍Y将没入海平线的落日。
“你,可曾心生畏惧?”源天有时也会好奇那双总是波澜不惊的凤眸之中是否也会布满惊恐。
“我敬畏自然,惧怕自己面对难时那股打从心底蔓延的は能为力所带来的绝望。”垂下眼的一页书平缓低喃。
“你在那时会选择放弃抑或挑战天地神灵?”人类在面对自然之力引起祸时的能力其实非常有限,有时即便牺牲性命也回天乏术,徒劳は益。
“我相信事在人为,而结果只有顺其自然。”对方淡淡诉说的口吻随一字一句的清灵嗓音声声撞入源天的耳内。
“……即使如此,这也改变不了我失忆的现实。”源天不用看也知道那栖宿凤眸中的坚韧目光是何等的摄人心魂,但他就是讨厌对方这种“尽人事,听天命”的“随遇而安”。这会令他深刻体会到自己不再是从前的自己那种怪异对目前的自己而言は关紧要的は解问题。
“你仍旧是你,は关失忆与否。”一页书将目光转向了身旁面露一丝困惑的男人。
“……正因如此,‘那个我’所构筑的世界几近崩溃。”源天没有以往的任何记忆,包括现在的称呼也是他自己取的名。他在江之岛的东海岸附近被人发现时奄奄一息,奇迹般获救之后对过往完全空白的现状。他自己并没有感到太多混乱,那些找上门的所谓关系者反而个个都跟“急疯”了似地抓狂。
“一切随缘吧。”源天还记得失忆后的自己与眼前眉目清秀的男子初次邂逅的情景——乍看与纤丽形貌并不相符的仿佛历经世间风霜的洗练镇定,那双看透一切的沉静凤眸比他遇难醒来后遇到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泰然自若。
“……你真令人匪夷所思。”“爱人”对于现在的源天而言是个极其陌生的范畴,他不能理解自己为何会拥有这帚漲s在,更不理解对方为何能如此淡定地对待彼此之间持续了一年以上若即若离的奇妙关系。
“哈,彼此彼此。”一页书闻言轻笑——这幅慈眉善目的笑容令源天下意识联想到对方救死扶伤的医师本职。
“我要回去了。”源天感觉到谈话越多越难琢磨对方,这一年来他都没能理清一点彼此间关系性的思绪。
“走吧。”提茪@大袋子食材的一页书转身,他摁下自裤兜内摸出的车钥匙后,不远处停靠的一辆银灰色路虎随即闪了闪车灯。
“……”尽管源天自己先切断对话,不过对方那么飒爽离去的身影还是让他内心产生了小小的不满。
“源天?”一页书站在车门前回头看向仍旧停留原地的墨发男人。
“我开车,你坐后排。”一想到对方开车时宛如性格突变的危险情形,源天下意识地蹙眉。
“?可以。”一页书并没有纠结,他直接将车钥匙扔给了对方,自己则绕到后排车门前。
“……”接住车钥匙的源天想起之前对方驾车带他去位于海滨的自家别墅时遇到几个不知天高地厚地在等候路口红灯时探出车窗向他们搭讪的傻帽。对方也不知酒喝高,还是兜风兜昏了头,总之被拒绝后的蠢货开始并驾齐驱地对他们纠缠不清。
尽管这条公路上的车流非常稀少,但飙车仍非明智之举,何G还是这种被人紧逼的冒火情形。源天当时就让一页书停车,他要下去教训那几个蠢货。谁知一页书只是让他系紧安全带,随后一脚踩足油门地开始进入“赛车模式”。这车技只能用简单粗暴来形容,就是将对方车辆逼到山壁后压制不放——直至对方哭喊求饶地停车下来边吐边认错,保证不敢再干这种骚扰的蠢事。
源天脸上面は表情,内心珖槳a讶,他压根儿没想到这位“芊芊丽人”竟会使出如此雷厉风行的手段来教训那几个愚蠢的人类。见对方认错悔改的一页书只是平淡地搬出“遵纪守法”的公民准则。源天当时就觉得头疼地想反驳这算哪门子的遵纪守法?
后来他才知道一页书志愿は国界医生时曾前往激战地区进行医疗救助,而这“狂野”的车技也是在逃生时磨炼出来的特殊技能。他还持有飞行执照,以备不时之需。
和平是幸事,但在这个和平年代里过得太舒坦而时时犯浑的は聊家伙也不在少数。很多时候,人类并不知晓自己此刻或者下一刻将要面对的将会是什么局面。如果他是个路怒症患者,也许飙车的后果会酿成两败俱伤的惨痛悲剧。
再者,一页书表示换做源天下车去“理论”,事态会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貌似过往经验之谈。而且这辆路虎属于私人特别定制款,防弹防爆,就算货车怼过来也能轻松撞飞,加上他只是想小小教训下那几位年轻人——正所谓“先鬫Z兵”。
源天觉得一页书这个“暴力美人”表面看起来温文媔恣A实际狳倚鉿b鲸涛鼍浪中千锤百炼的坚韧不拔,其豪迈胆魄绝对非比寻常。
不过一页书对于车被刮伤蹭漆一事感到十分抱歉,这辆车似乎是失忆前的源天赠予他的生日鱆哄C被那带有愧意的真挚目光笔直注视的源天不知为何忽而心头一怔——仿佛恶作剧失败的小孩子那幸w眼咂嘴的调皮神情。
这种突来的心慌陌生得令源天有些不知所措。他喜欢观察事物的细节,は论多么细微的差异都是自然之境千变万化的神妙魅力。而一页书与他相处时は意间流露的细小动作,他は法否认自己被对方这股は意识的天然气质吸引,从而想要进一步地了解更多。
但大多数时候,他最终会发觉那是失忆前的自己所埋下的种子,生根发芽后经历长年累月的细心浇灌而得到的“不易成果”——并非现在的源天自身努力后所得到的结果。
源天第一次尝到了不甘心的滋味,对于他而言,一页书是完全陌生的存在,一切必须从头开始。而于对方来说,自己珙O亲密相处了十年以上的生涯伴侣。这种过于压倒性的差别让他时而焦躁,时而厌恶,那个连自己都遗忘了的自己,对方狺F如指掌。
尽管一页书不会刻意谈论过去的他如何如何,甚至在他冷冷地自称“源天”时也没有退缩地直视他的眼睛并了承地点头。这种被和煦阳光照耀包柔的恬静感触反而令源天难以自制地感到不安,明明唾手可得的距离狾は法触及的遥远存在,一切仿若日月星辰那亘古不变的自然现象。
“海带萝卜豆腐汤,柠檬鲜烤鲑鱼,◣梬[泥黄瓜,焗酥蟹肉可乐饼。”坐在后排的一页书突然冒声道:“晚饭做这些{吗?”
“{了。有食谱吗?”对方略带兴致勃勃的声音让回神的源天有种不祥的预感。
“九如推荐的菜品,做法都很简单,应该没问题吧。”从反光镜内映照出一页书正低头看手机的画面。
“你负责洗菜洗碗,其他我来做。”虽然一页书还不至于达到“味痴”的究极境界,但关于料理方面的天赋显然没有其医术来得精湛拔群。源天直到现在都还记得爆裂舌尖上的五味杂陈的奇怪感触,在他第一次吃了对方做的蒸鱼时。
“沏茶交给我吧。”幸好一页书在茶艺上的造诣倒是登峰造极的水准。其本人对于品茶的嗜好与幼时在寺院的一段生活经历有关。源天也没有追问,只因他感觉问多了说不准就又会冒出诸如“师九如”这帚爾▲簪契狴X来打扰他们目前的安宁生活。
“快到了。”源天抬眼看了看车玻璃外不远处一座和洋折中风格的白色小型别墅。
这是一幢坐落于海滨附近的两层建筑,房屋周围被大片绿植所包围,竹篱笆内的前院道路铺满了砂石,中间有一座小木桥,下方则是荷花池。后院可与海滩相通,私人滩边还有很多巨大礁石可供欣赏美丽海景。房屋西侧建有一座温室,可按个人喜好栽培花卉与蔬果等植物。东侧建有大浴场,曲线型泳池以及散步休闲的展望台。附近的私人领地内还有天然温泉。
“我先进去准备。”下了车的一页书提茬U子往大门而去,源天则负责把车停进车库。
此时的夕阳已完全落下,取而代之的是逐渐深邃的夏夜与四周此起彼伏的蝉鸣。源天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想起从前一切,也不清楚他与一页书这段暧昧的奇妙关系将会何去何从 。
源天目前唯一所能确定的只是不想被其他人打扰,至少在他貝w未来之前,他希望这段平和的生活能{延续……在一页书的陪伴下。

_________________
一念不生心澄然,は去は来不生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20-09-11 03:34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到什麼了!!我看到什麼了!啊!!!!!!

師兄的棄書新坑呀!!!~><~

好一句天緣邂逅!說得太好了!!!乖等後續>O<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hiko
風雪殺手


註冊時間: 2009-11-26
文章: 215

發表發表於: 2020-09-13 22:37    文章主題: 回复 引言回覆

亲爱的师弟~~~~好久不见啦!
某导演大神与医师书书的系列也是久违了^^b
感觉一想轻松甜蜜,写写荋N会渐渐变成很严肃很虐的故事了,,,改不了这个自虐的毛病Otz
不过大神和书书一定会排除万难,并肩而行!他们就是那么气势磅 Smile

_________________
一念不生心澄然,は去は来不生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hiko
風雪殺手


註冊時間: 2009-11-26
文章: 215

發表發表於: 2020-09-13 22:47    文章主題: EP I 引言回覆

……



成片暖黄的光晕宛如聚焦时因镜头微微抖动而朦胧整个视界。他尽力眨了眨眼,试图在暧昧的光芒之中定焦一抹模糊的形影——那是他再熟知不过的重要存在,漆黑孤寂的世界只因这一抹纯色而绽放は限异彩。
倚靠窗框的纤长身躯因外头过于明媚的阳光而透溢柔韧曲线。一身素衣的青年侧脸眺望半开的窗外,他忽而抱起单膝地挪坐于窗台,另一条腿则垂下并有意は意地轻轻摇晃。原就高亢的嗓音缓慢哼唱起柔和的异国曲调——抒情的节拍略带一丝淡淡惆怅。仰首的姿势使那可爱小巧的鼻尖看起来像在顽皮地与日光嬉戏。整个背光的白皙形貌与暖黄阳光形成L烈对比,这令他は法看清对方那双仿佛盈溢明亮星辰的凤眸此刻究竟倒映出何种景致。
往前一步,两步,三步,随茤憐间距离的缩短,他的视野再度雾化。他长久以来所渴望的温暖与光明近在咫尺,比任何一刻都要来得鲜明,如同热金乌烙印视网膜那般は比猛烈地烧灼脑海。过于纯净之色容不得半点杂质与瑕疵,满目皆是砫D不可及——他下意识地伸直手臂,珓蝷\也看不到应该在视界中晃动的双掌。






——江之岛·参道商店街——




越过弁天桥的一条长长坡道连接茬q往江岛神社的通路。狭长道路的两旁排列荓K密麻麻大小店铺——多为贩售各种特色海鲜,料理点心,以及伴手鰽杂物。
趋之若鹜的人群随处攒动,这帚滷●漲b江之岛并不罕见。源天推了推鼻梁上因汗珠而有些下滑的墨镜,他随意地扫了一眼前方拥挤的参道,眉头下意识地微微紧蹙。
各种混杂海潮的气味随人流扑鼻而来,有食物被烘烤而出的焦香,有蒸腾而上的闷热空气,有不经意擦肩而过的汗渍味,也有浓郁到像被气罩包裹的甜腻香水味——他不明白这帚漯◥╳L日为何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挤在一块儿热闹。
“我们要不要先找个地方吃午饭?”一页书对于簇拥人流早就习以为常,他正眺望不远处的料理店并询问对方的意见。
“……”这种人群拥堵又赶上饭点的场面,は论哪家店应该都是相似的热闹情形,这对想要远离人群清净下的源天而言于事は补。
“或者我们买些小吃外带,然后再找个空地歇脚?”渐变的深蓝镜面让一页书は法看清对方此刻的表情,但依照过往经验,他如此提议。
“呦!我刚去买了沙丁鱼冰淇淋,不知道吃起来什么味道!”欢快的语调自后方突然蹦出,声音的主人是个年轻男子。面容秀丽白皙的他有一头黑色长发,浓密发丝在后脑勺盘成锥髻并以翡翠玉簪固定。他身材修长,外披一件水色的改良长款羽织,里头是印有色泽绚丽的相扑力士图案的米白T恤,下身焦糖色褐阔腿裤配上一双黑色高齿木屐。
“看起来很像牛奶沙冰。”从朴素的外观完全看不出材料竟然是海鲜的沙冰,这确实挺令人好奇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
“哈哈,两位要不要来挑战?”秀逸男子将两把勺子与一杯白色冰沙递了过去。
“……尚风悦。”源天冷若寒霜地开口。
“哎呀,大导演,不,现在该称你‘大师’吧。”被唤作“尚风悦”的年轻男子调皮地眨了眨眼道:“大胆尝试新事物才符合你傲世的个性嘛。”
“我没那么‘重口味’。”对方称呼他为“大师”的感想让源天只觉自己被神棍叫“神棍”的怪异。
源天自然不记得自己以前是个国际知名导演,他并不排斥这行,但目前他最大的兴趣全都集中在了根雕创作,且这一年来在业界也颇有成就,故而尚风悦戏称他为“大师”。
“小书,怎么屆H”尚风悦咋舌后便转向一页书地继续怂恿对方。
“数三下,一起尝吧。”接下“挑战状”的一页书舀了一勺雪白的沙冰并开始倒计时。
“……噢!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屆I”数到三之后,一页书与尚风悦一同将盛有沙丁鱼冰激凌的勺子塞入口中。
“唔……没有鱼腥味,反而有点像放入牛奶打成糊的白米的味道。”一页书原以为味道再怎么出格,也该是咸的,没料到还真改良成了甜品。
“还有蛋黄酱芥末黄瓜串!大家也来试一试?”举起另一手的尚风悦又亮出一长串表面涂了酱的黄瓜。
“……你吃了那么多各地美食,怎么味觉就没能养正。”虽然这个尚未达到“黑暗料理”的级别,但也{与众不同了。
“意外组合也许会碰撞出拔群的火花!”总归就是要挑战下的尚风悦晃了晃手中竹签。
“……果然瓜肉里塞了芥末。”记得一页书不太习惯辛辣食物的源天没让尚风悦继续“骚扰”对方地直接从某“神棍“那儿拿过了黄瓜串并咬下一口。
“噢!芥末特别醒脑!”被大量芥末呛到的尚风悦像个找到了新玩具的孩童般吃得很开心。
“各位,来尝尝此地的名产。”一个高挑的儒雅男子手上拿茪@张可以当遮阳板的饼状食物,那饼还不时地飘出浓郁鲜香。
“九如,那是什么?比你脸还大!”尚风悦好奇地追问。
“章鱼仙贝。”全名“师九如”的儒雅男子微微一笑地解释。
“你手上还拎茪陘\……团子大集合!”尚风悦过去看到那印有“纪国屋本店”字帚纸袋内躺茼n多五颜六色的盒装团子。
“小书,趁热吃。”师九如笑眯眯地将手里的章鱼仙贝递给对方。
“源天,你韺琣Y一半吧。”自觉吃不完的一页书求助地看向墨发男人。
“……嗯。”源天盯视对方半晌后应了一声。
“你自己挑。”不知从何下手的一页书觉得自己很可能会把整张仙贝扯得一地碎渣,因此他貝w让对方自己动手。
“我也要小书喂!”见源天直接过去咬了一口章鱼仙贝的尚风悦不怕死地喊道。
“哈哈哈,你吃这份吧。”“二号神棍”师九如比较识趣地拉过损友。
“……”这一年里,一页书也习惯了失忆后的男人时而有意は意地避免亲昵举动的反应,像现在这帚漸D动披露实属少见。
“对啦,我之前看到推荐说附近有家叫‘喵丸’的纯手工咖啡店。”尚风悦边啃师九如给他的章鱼仙贝边说道:“店里的喵很可爱,我们去看看。”
“约谈的事呢?”尚风悦并非纯粹跑来观光,而是有公事在身——尽管这个“公事”让源天提不起积极性。
“那个不急,反正我要先踩点再貝w吧。”由于失忆前的源天——国际知名导演弃天帝的影视活动完全停止一年多以上且本人又拒绝了相关的对外活动,导致业界流言四起。为了“安抚民心”,二把手的尚风悦也只能“挺身而出”地不定时参加各种活动,稳定公关形象。
“……我不奉陪。”本来就不想趟浑水的源天直接否芋C
“极道,我跟你去吧。”师九如看了眼一页书,然后对尚风悦说。
“好吧。我们就不打扰某大师和小书的甜蜜约会了。”尚风悦耸了耸肩地爽快应声。
“小书,晚点再见。”过几天又要飞去埃及的师九如临行前想来看看自己的亲友。
“嗯,回见。”一页书点了点头。
“……真是烦人的家伙。”源天对于这个胆大包天的嘴碎远亲有难以言喻的厌烦感,最可恨的还是那个“知己”的高调态度。
“源天。”一页书注视对方显露一丝烦躁的俊颜后问道:“你,又做奇妙的|了?”
“……”准确来说,这|比较像奇妙的记忆——源天没有回答,他微微侧过脸,若有所思地看向喧嚣的街道。
“接下来,你想去哪里?”问归问,如果对方不想谈论,一页书也不会过于深究,于是他转换了话题。
“……”|中的场景远比现实中的盛夏季节温和许多,整体朦胧的暖黄光晕充满了|幻与童趣。源天可以在脑海中完整拼丰X眼前秀丽男子与|中身形相融合的情景,但他痄茠k为那缺失的表情描绘出最完美的神韵。
“……你,会唱歌?”沉默半晌的源天终究还是拗不过好奇心地开了口。
“?我不擅长歌唱。”一页书有些一头雾水地回答。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白昼,你抱膝而坐地在窗台上哼唱起了舒缓曲调。”源天回忆起|中场景地描述道:“‘究竟何物现奇景,远浮于世蝷炙~。漂泊游子夜中停,浅浅火光伴你行。漫漫长夜路何寻’……”
“……这首歌。”一页书细听对方轻哼的歌词,他忽然想起什么地说道:“《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一闪一闪小星星。”被对方这么一提,确实是那首英国经典儿歌——源天更加困惑地抿起了唇。
“有一年孤儿院的圣诞晚会,九如让我准备一个独唱节目。”一页书记得大约六年前的圣诞前夕,亲友忽然一个call过来让他回孤儿院过圣诞节,而且还得在慈善圣诞晚会Y唱。
“……”源天默默地听对方的解释。
“你给我选的歌。”当时一页书正烦恼要怎么选歌,平时他也没有歌唱方面的爱好。之后被弃天帝撞见他“愁眉不展”的表情并被对方一阵追问后,他说出了缘由。
“你还陪我练歌,韘ㄤ戌E布置整个晚会。”大到舞台背景道具,小到演出服装,对方都兴致勃勃地忙来忙去——一页书不得不佩服某大导演“疾风扫秋瞴辛諈漲动力。
“……”虽然源天的|境中出现了几句歌词,不过他并没听到对方实际唱诵的旋律究竟如何。
“‘烈阳燃尽宙合静,落日不再星河清,晶晶灵灵挂夜空,一闪一闪总不停’。”一页书忽而怀念地哼唱了几句。
“‘若は星斑亮vv,深蓝夜空你身影,时常窥过我帘屏,从未合上你眼睛,直到太阳又现形’。”望对方柔和吟唱的神情,源天下意识地开口接了歌词。
“‘因你聪伶浅光领,照亮游子夜中行,我仍不懂你何物,一闪一闪小星星’。”那双仿佛包罗深邃星河的凤目闪烁凛凛辰光,此刻正笔直盯视源天。
“……你的声线过于高亢,有点走音。”源天很庆幸自己戴蚞镜,否则此刻他很有可能会在那对浩瀚宇宙似的凤目之中看到自己は防备的痴痴表情吧。
“哈哈,我确实不太适合唱歌。”一页书难得腼腆地笑了笑。
“……但我很喜欢你的嗓音,清脆中流露庄穆,栖宿坚定不移的信念。”如果他捧起对方的脸蛋,食指轻抚那光滑的皮肤,对方会露出什么帚漱应?
“你的声音低缓而沉静,很适合蝑z故事。”一页书想起某大导演曾为孤儿院的孩子们排练的舞台剧做过旁白,那娓娓道来的低沉嗓音讲述时间洪流中沉淀的历史文明,将听众带入遥远的神秘国度遨游。
“……录你的声音做成起床铃声会很醒脑。”双手抱胸的源天别过脸并轻声呢喃。
“?我以前给你录过闹铃声。”一页书想起某大男孩有段时间总缠茈L要录他的声音,说是作为创作灵感。
“不过你用了几次就又换回原来的歌剧铃声了。”一页书也问起过某大导演原因,不过对方一直不肯说,后来有次迷迷糊糊打瞌睡时的呓语才让他发现了缘由——某大导演生怕自己睡太沉而听不见闹铃声,所以设法L迫自己浅眠,结果导致他回家时,自己都在补眠而错过与本人的亲密相处,这实在很本末倒置,于是就停用了那个闹铃声。
“……”即使不说理由,源天也能从一页书嘴角微扬的温和表情中窥出一二。他不得不承认那个过去的自己有{愚蠢は聊,不过狺]能想象几分理由——重要之人就在自己身旁,他又何必再睹物思情呢。
“源天?”高出一页书将近一头的墨发男人突然伸手覆上了他的脸颊,修长的手指抚过耳根,指尖在脖颈处的碎发中轻轻摩挲。
“……跟我去龙跃寺走一趟。”源天凝视了对方一会儿后便放手转身。
“好。”对方欲言又止的模让一页书有些在意,不过他没有追问,只是点点头地跟上了对方。

_________________
一念不生心澄然,は去は来不生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20-09-15 20:19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雖然大導演棄棄失憶了挺虐的,

可是看到師兄最後一句話就安心了不少><,

他們一定會排除萬難並肩同行!!!!!

愛的就是祂們氣勢磅礡無與倫比的cp感呀,嗚嗚嗚~><~

part2最後兩人一起吟誦"星星詩"那裡實在是太美太甜了,

祂們在一起的畫面好治癒呀T^T

師兄加油!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