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神之心(陽棄)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神之心(陽棄)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8-02-03 22:38    文章主題: 神之心(陽棄) 引言回覆

【神之心】



最近,整個天界充斥著騷動不安的氛圍,原因在於又到了六旬一期的陽躁年。

六天之界流傳著一句諺語:活過六旬歲,強過蟠桃嗑百年。

意思是指,如果能在六旬陽躁年安然存活下來,壽命將比嗑了百年蟠桃還長。

原來,平時慈愛天界諸神、萬物生靈的太陽神,其功體有一個嚴重缺陷。每隔六十年身體細胞會異常活躍,導致體溫較其他時日高出二到三倍。由太陽神殿發散而出的熱度,不但烘烤著六天之界每個角落,更帶給人間莫大的災難。

而真正令眾神感到害怕的,不在於太陽神或神殿的灼熱,而在於太陽神巨大幅度的性格轉變。一到陽躁年,平時人人好、提倡寬容和平的太陽神會突然變得嚴刑峻法,稍微拂逆祂的意思就會遭遇嚴厲的懲處,輕則瞎眼斷手、重則被逐出天庭永生不得為神。天人體質壽命綿長,被永世驅逐是件比死還痛苦的事。諸如此類慘禍在陽躁年幾乎天天上演,眾神過著惴惴不安、暗無天日——呃,應該說天日酷烈的生活。

在一片愁雲慘霧的天界景象裡,其中有一個例外。每到陽躁年,就是六天第一武神最輕鬆愉快的時刻。因為太陽神一發起怒來,幾乎包辦了所有大大小小的審判懲戒,包括人間的大小災殃,連祂這個毀滅之神也沒有插手的餘地。祂樂得帶著兩個隨從前往私人冰宮度上一整年悠閒愜意的避暑假期。



這會兒,武神正斜躺在大殿王座上,一手吃著西王母送來的冰瑩晶澈的葡萄,一手指點戒神修改武神寶典。武神有一個習慣,當祂每到一處,就會把當地的山川地理、風俗民情、奇珍異寶等詳實記錄,整部武神寶典儼然是人界小百科。由於武神經常往來天、人兩界,祂的觀察豐富多元,對人間的理解遠比一群長年待在天界的神祇要深刻許多。這部巨冊平常由祂的隨從戒神保管,天界諸神有任何疑問就會跑來向戒神借取寶典翻閱。

葡萄尚未吃到一半,就聽見補劍缺從外頭一路嚷進來:「不得了,有大事發生啦!」

武神冷眼覷了他一眼,補劍缺喘著大氣繼續說道:「聽說西方白天使長得罪太陽神,被刨去雙眼、額頭烙上罪印,丟到天界大牢裡去啦!」

武神聽完沒有特別反應,僅僅淡然道:「以祂那性子,遲早的事。」

「這我就不懂了!白天使長也算是個很優秀的人才,任務達成率幾乎百分之百,為天界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太陽神怎麼下手那麼重!簡直沒心沒肝。」

「祂雖然戰績輝煌,卻過於自負,恃才傲物,時常沒將天條戒律放在眼裡,在此非常時刻,觸怒太陽神並不意外。」

「自負傲物那些症狀祢都有啊,而且祢犯起病來比祂還嚴重,怎麼祢都沒事?」

「補劍缺,莫忘吾乃神罰懲戒的執行者。」

「我沒忘!但是知法犯法的事祢也沒少做過啊。」

「哼!」

「祢看看祢,放眼整個天界,眾神自危,就祢窩在冰宮避暑吃葡萄,說得過去嗎?」

「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去招惹太陽神?」

「欸,主人英明!總是一點就通。」

「補劍缺,你這個提議未免太過火,要是主人受傷你擔得起麼?」戒神嚇得流出一身冷汗,他這個唯一同僚真是夭壽缺德啦!

「哈哈哈,補劍缺,冰宮無聊的日子讓你壯起膽子設計吾了。你若覺得日子過得太安逸,吾不介意放你去天牢與白天使長為伴。」

「主人恕罪!剛才言辭只是順著您的話開個小玩笑,這邊怎敢煽動您去得罪太陽神呢?其實我真正想說的是,看到白天使長這種遭遇,深深感覺太陽神翻臉不認人的可怖,想提醒主人這段期間還是謹言慎行為要啊。」

「吾自有忖度。你們只管留意自身言行,莫違背武神殿的規矩。」

「是!」

「今日寶典就修到這兒,退下吧。」

兩人欠身告退,武神也跟著離開大殿,來到冰宮郊外的一處花塢。

此花塢乃是當初冰宮建成時,太陽神嫌整座宮城過於單調寒冷,堅持非得在這一片雪白的神宮添入一些色彩與暖意,武神硬是不從,兩人爭執不下。後來雙方終於取得妥協,由太陽神在城郊親自設計一處約莫十畝大的花塢,植滿各種天界最為珍貴的仙花神草,作為建城賀禮。武神對此雖然嗤之以鼻,自覺犯不著和這些花花草草計較,便任由它們長著了。

現在,武神看著這片花塢,內心產生不同想法。卻見祂微舉神掌,十畝大的花海在眨眼之間凋零落敗,直到化為煙塵隨風散滅。

「不該留存的多餘事物,就應徹底清除。」

武神此言甫出,整座冰城突然被一陣熾熱的強烈光芒籠罩,太陽神的絕代風姿凜凜然於武神眼前現身。

祂掃視已光禿荒蕪一片的花塢道:「有人告訴我祢在冰宮過著快活逍遙的神仙日子,怠忽職守。吾倒是沒想祢無聊到玩弄起花草了。」

「吾亦未曾想過日理萬機的祢,還有閒暇時間親自調查讒言真偽。」

「監督下屬任務完成進度,本由吾職掌。現下看來,通報者所言並非虛構,交代汝之工作完成了嗎?」

「吾無義務回答汝此質問。」

太陽神神眉一揚:「這是挑釁?」

「何不說祢明知故問呢?對於我的任務性質與完成時間,祢比誰都清楚。特地假意探詢,挑事者是祢非我。」

太陽神冷笑:「現在膽敢這麼對我說話的,也只有祢了。說得如此理直氣壯,北人界的千里大火與南人界的彌天洪水,難道不是祢的傑作麼?」

「是我做的,那又如何?」武神別過身,背對太陽神。

「為何觸犯戒條?」

「有毀滅才有重生。既然祢可以自身功體為故而使人間大旱,那麼我何不順水推舟,助祢一把呢?」

「這便是祢的辯解?」

「此言有誤,吾道出實情令祢難以承認了?」

「嗯?祢失口了,武神。」太陽神臉色沉下來,漂亮的金色眸子蘊含著怒意。

「吾於汝向來直言,倒見祢今日氣躁心浮,有損風度啊。」

「祢以為這樣說,就能規避觸犯戒令的責任麼?」

「喔?祢想懲罰我?」武神語氣不聞一絲畏懼,反而有股隱潛的欣喜。

「聽著,既然祢如此喜歡這座冰城,在吾下達解禁令前,祢與所有部屬必須全數待於城中自省悔過不得離城,若有任何一員違背禁令,全員罷黜天界永世不得為神!」

盛怒之下的太陽神,沒有留意到武神雙眸閃過一瞬耀芒。

離去前,太陽神再度瞧了眼花塢廢墟道:「烈焰熾騰,冰潔何存?」伸手一掌,整片花塢連同冰宮城牆頓陷火海,太陽神隨之不見神蹤。

「哼!就說吾厭熱質。」武神神掌微抬,沖天赤焰瞬滅,然而冰宮方圓百里,在天火的燒灼下,已成焦境。

武神原想復原,反思便也作罷,轉身直回冰宮。

甫踏入冰殿,就見補劍缺和戒神鐵青著臉,急忙上前探視。

「我的小祖宗啊!怎麼我們才離開一下,祢馬上就和太陽神對上?效率之高嚇得我心臟差點停掉啦!」

「這不就是你想看見的情境,補劍缺?」

「罪過罪過,我從來沒想過燒掉冰宮呀!還好您沒事,否則我現在必須自殺謝罪了!」

「哈哈哈……何罪之有,多虧你的主意,今日與陽君一席話,解開我思尋多年的答案,吾甚感愉快。」

「什麼答案?」補劍缺看著眼前主人那張曖昧不明的笑意,竟然覺得有股寒意直直從心底竄升。

「沒什麼,時機一到你們自會明瞭。現在,傳達吾令,全城封城,擅離者殺無赦!」



又過了個把月,武神來到人界,展翅騰空俯瞰滿目瘡痍的大地。整個人間在多種嚴苛天災接連肆虐下,已經破損不堪,哀鴻遍野。武神雖然面無表情,雙眸卻流露悲憫。祂舉起雙掌,施展昊天神力,再造大地生機。就在祂全神貫注運使神力時,漫天金色的陽光亦穿透層層雲彩,為所有新生的生命提供豐沛的能量。經過一段時日,在武神與太陽神的通力合作下,世界終於逐漸恢復正常的樣貌。

溫暖的光輝照耀白衣武神全身,太陽神的心音傳話從遙遠彼端傳入。

「這幾日辛苦祢了,冰城禁令即刻解除。」

武神蔑笑:「祢說,我們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抑或萬物的再生父母呢?」

「生命盛衰消長,本為自然天理,亦是祢我職責,並不存在矛盾,祢很清楚,何出此惑?」

「這話由掌握生殺大權的我們來說,聽起來就像在推卸責任,諷刺而又虛偽。」

「祢對自己的工作產生了反感?」

「難道祢對於一再重覆這種無意義的舉動不曾感到厭倦?」武神反問。

「創造萬物新生命乃是天地間最神聖的使命,怎會無意義?」

「然而他們終究會走向汙穢,甚至滅亡。」

「那也不能否定曾經輝煌的存在事實,無論新生與消逝,皆有其定數。」

「祢真的認為那些輝煌存在過嗎?」

「看看祢腳下這片美麗的大地,他們正閃耀著動人的生命之光向祢揮手。」

「在吾眼中,從他們誕生的那一刻起,便逐步走向死亡。寂滅才是永恆的常態。」

「祢這番話,我從西方尊者那兒也聽過相同說法。」

「別拿吾與他人相提,吾僅僅厭煩愚蠢的白費力氣行為。另外,祢藉故尋釁毀我冰城一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等著為祢的魯莽舉動付出代價吧。哼。」武神語畢,隔絕心音交流的管道,太陽神的訊息無法再繼續傳遞,朗朗晴空下不見聖潔身影。



此刻,真身處於神殿的太陽神感應不到武神聲息,明白祂已完成任務回歸天界,便收斂神識,略作調伏,思緒卻停留在武神那句無心揶揄:「祢說,我們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抑或萬物的再生父母呢?」

「父母麼?誰說不是呢?」功體狀態已經恢復正常的太陽神,唇角揚起慣有的溫柔笑容。每回與武神共造毀滅後的新世界,是祂亙古的生命裡最喜歡的時刻之一,只不過這份心情祂只打算留存心底。即便當事人知悉,大概也只會淡漠一哂吧。

寧靜的神殿突然傳來吵雜聲。原來是一些神祇得知太陽神解除了武神冰城的禁令,前來陳情進諫。

「武神不顧天界戒條,擅自施行天罰,帶給人界莫大災殃。僅令其封城思過已是輕縱,現在又要解除禁令,唯恐眾神不服。」

「武神於再造人界建有大功,功過相抵,封城已實無必要。何況降災示警本為武神職責之一,縱然時機不當,亦不算得違令。」

「陽君此言差矣!武神雖負有降災示警之責,但須配合天綱循環、陰陽轉化,恣意妄為,隨便顛倒大數,非但人界遭劫,只怕天界也會因此動蕩。」

「難道六旬一期的血陽之災,尚不足以視為一回盛衰循環?爾等執意懲治武神,莫不是責難吾之過失?」

「這……」

「另有一事讓你們明白也無妨。吾下令整個武神冰城封城思過,乃是懲罰其輕忽君臣禮節,擅自破壞御賜仙物,與人界災劫實無干涉。吾這樣說,夠清楚了麼?」

太陽神再次露出只有陽躁之時才會出現的熾厲眼芒,大殿上的神祇同時感到背脊發涼,怪自己雞婆作死來得太早,要是陽君功體還沒完全恢復,祂們今日可要走不出這座神殿了。

還好,太陽神隨即又補上一句:「若無其他要事,爾等就退下吧。」

眾神只感自己從鬼門關前撿回一條命,眨眼之間數道光影火速化離現場,神殿又恢復一片寂靜。

太陽神步下王座走至殿臺,遠眺與太陽神殿遙遙相對的武神冰宮,若有所思道:「汝一意孤行的次數愈見頻繁了,吾全力護汝,毋迫吾改變立場呀,吾之武神。」



【神之心】(完)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