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約定(陽棄)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約定(陽棄)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8-01-10 16:31    文章主題: 約定(陽棄) 引言回覆

【約定】




此時此刻,整個六天之界因為天界第一武神平定西方惡龍族,消除天、人兩界大患,齊聚太陽神殿,觀看太陽神特地為武神舉行隆重的加冕儀式。


一身雪髮、雪袍的六天武神,站在光采照人、不可逼視的太陽神面前,非但未顯遜色,聖潔明麗又帶著不可違抗的威儀氣質,襯得祂的冰清玉容天下無雙。六天之界素來以皮相姣好聞名諸天,而放眼整個六天,論容貌之清美極致,唯有風華絕代的太陽神可與武神比評。


只可惜武神平日孤高自許、冷傲離群,鮮少有神祇能與祂真正交談幾句。也因為祂這種態度,招惹不少非議。諸神總是在背地裡議論祂藐視眾神,妄自尊大。若非祂戰績輝煌、功勳彪炳,甚得太陽神的重視與袒護,衝突早就一觸爆發。


武神自太陽神手中接下權杖,太陽神親手為祂戴上冠冕。待此典禮結束,武神即成為一神之下、萬神之上的永世神祇,無人得以取代。這份殊榮,歷來只有太陽神獨尊,即便是共造世間的創世古神也未能襲用,因為這意味著將與太陽神同壽齊天。


天界神祇雖然壽命較人類年長,終有殞逝的一日。唯有太陽神,身為萬命之源萬神之主,必須親身見證所有的消亡,在不可測知的劫日裡,才會完結自身的生命週期,回歸太初。


當初太陽神宣告這項加冕決定時,引起軒然大波。大多數年輕的神祇皆反對武神擁有這項特權,唯有那些與武神一同走過艱辛創世的古老神祇,才明瞭武神付出的心血奉獻,遠遠超過這份特權。


太陽神見天界議論僵持不下,決定派武神前往討伐西方惡龍族。西方惡龍族是一族住在天、人交界,專以仙人為食的可怕龍群。由於長年以仙人為食,不但造成天界莫大恐慌,整個族群更是得仙力之能而精元剽悍,幾乎無敵。


第一武神親臨惡地,單打獨鬥,殲滅整個西方惡龍族。此等曠世偉業,讓原本激烈反彈加冕典禮的異議者全都噤口無聲了。


太陽神專注地凝視沉穩高貴的祂。祂知道武神不在意此種虛名與特權,但是除去這個方法,祂不知還能為祂做什麼、不知祂願意讓祂做什麼。


觀禮之時,有幾位仍對武神心存芥蒂的神祇面露不屑。武神清冽的目光掃視大殿一周朝著太陽神冷笑道:「往後此種私事,不必勞師動眾,將信物傳到我那裡也就得了。」語畢,邁開大步離開太陽神殿。


留下滿場驚愕的六天諸神。


太陽神不疾不徐道:「和平有賴諸位齊力護持,武神貢獻有目共睹,眾神前來表達祝賀之情,吾心甚慰。現在各自解散歡慶,加冕典禮於此結束。」


全殿一哄而散。




太陽神來到御花園的聖池。


聖池裡的水是六天之界當中最具有療效之地。太陽神在一次輝煌戰役裡順理成章宣告諸神,祂要將這座聖池贈予武神,讓祂得以在裡頭專心復原。此後,每當武神結束一場惡戰,便會回到此地閉關一陣。


武神裸身盤坐水中,背倚池沿,靜靜端詳一臉鎮定、緩步走向聖池的太陽神。任何時候,不管遇到什麼,祂總是從容不迫、掌控一切的模樣,雖然令祂生厭,但也唯有這股力量,讓祂心甘折服。


武神率先開口揶揄:「跟著我過來,不擔心好事之徒指摘祢偏私?」


「武神雖然舉世無敵,並不表示不會受傷,讓吾替祢看看傷勢吧。」


「不必,我可自療。」


「在我面前,祢非得逞強麼?」


「祢該知道我並非逞強,吾乃再生之神,自癒能力沒人及得上我。」


「呵……」太陽神發出若有似無的感慨:「有時能力太好,也是一種困擾。祢讓人找不到替祢用心的機會,樣樣都自己來,不覺得孤寂嗎?」


「祢究竟想說什麼?」


「沒什麼,單純想替祢療傷。」


「哈,若祢堅持,亦無不可,讓天界最為偉大的太陽神紆尊降貴服務,任何神祇皆抗拒不了。」


「可惜並不包括祢。」


武神並未接話,直接側過身,旁邊多出一個空位,示意太陽神祂的位置所在。


太陽神凝視著武神的目光轉為幽暗深沉,跟著脫掉身上的皇服,裸身入池靠了上去。


雖然不曾懷疑祂的能力,但是看到祂身上那些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傷口,還是讓祂心疼不捨。祂掬起一抔又一抔的聖水,在那些傷口上輕柔撫癒,加上自身神力加持,那些觸目驚心的傷痕終於漸次消退。


「祢知道我最不喜祢哪一點嗎?」武神一邊感受著太陽神的溫柔按摩,一邊提出不合時宜的問句。


「哪一點?」太陽神淺笑。


「習慣話中有話,總是不輕易透露真正的想法。」


「彼此彼此,祢不也一樣?」


隨著精神放鬆,一身的疲勞一湧而上,武神輕輕闔上眼皮,不自覺倚向背後光潔的胸膛。


雖然這樣的情景並非第一次,但在池水氤氳之下,太陽神內心長期隱潛的情愫忽地被觸動了。祂舉起手撫摸著武神俊美無儔的臉龐,呢喃道:「真美。」


武神再度張眼,金藍異瞳對上太陽神明亮耀目的金眸,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變化。


見武神沒有推拒,太陽神受到鼓舞,動作大膽了起來,將薄唇湊上祂的。一開始淺淺溫柔的細吻,隨著吻逐漸深入,祂忘我地探索祂唇齒舌各處,貪婪地汲取祂口中的津液。直到手游移上武神的腰間,才被猛力推開。


「吾不知祢的治療方式,如此放肆。」


「那祢又為何沒有拒絕我?」


「因為吾想確認祢的意圖。」


太陽神輕哂。「有答案了嗎?」


「如果祢想將剛才的舉止作為此次戰役的犒賞,未免過於看輕吾。」


「呵……我從不看輕祢。祢是吾唯一比肩的存在,吾視如半身的存在。吾若輕視汝,豈非自薄了。」


武神不語,太陽神臉上顯露少見的挫敗。「我究竟哪點做得不夠,讓祢總是對我充滿防備?」


「或許原因不在汝,而在吾。」武神目光幽幽,「看過太多悲歡離合,吾不認為有永恆的東西存在。」


「然而祢我即是永恆本身。」


「祢我和祢我的感情是兩回事。」


聽見武神直言不諱說出,太陽神內心一震。


「我的武神還真是嚴苛呵。祢是指若這份情感無法達到祢的希冀,祢寧願不曾擁有?」


「錯,於汝,吾從來不曾有過任何希冀。汝乃萬物之源,永世之光,吾接受汝之調度,為祢無數次出生入死,已經足以表明我的選擇。」


太陽神聞言自嘲一笑。「是啊,我的武神心高氣傲,神威撼宇,尊貴絕倫,又怎肯屈居人下呢?」既而話鋒突轉,「然而,祢肯為我獻上性命與精力,卻不肯將祢的心給我。」


武神冷言道:「看來這池子雖然可以治癒外傷,卻會傷害腦子,吾要走了。」


太陽神強行拉住祂:「今天沒吾之允准,祢哪兒也不許去。」


「嗯?這是領導者的命令,抑或私人的威脅?」


「吾一向公私分明。」


「祢以為祢留得住吾?」


「呵……」太陽神抬起武神細緻的下巴,戲謔性地啄吻了下,接著一邊撫摸武神優美至極的頸項一邊微笑道:「吾心愛的武神啊,祢該不會忘記,在太陽神殿的範圍內,眾神只能發揮八成的功力麼?」


這是當初眾神為了表示對萬神之主太陽神的尊崇與臣服,共同立下的決議,並由眾神聯合在神殿轄境設下結界,武神亦是參與者之一。


「該死!」又著祂的道了!


「吾再不濟,留下只有八成功力的祢這點本事還是有的,就不要與吾抵觸了,嗯?」太陽神轉而溫柔的勸留。


「祢今天這麼執拗的理由究竟為何?」


「因為剛才在神殿上,祢丟下吾與眾神,當庭離去。」


「這是懲處?」


「不,吾只怕有朝一日,祢也會像剛才那樣,頭也不回離開我身邊。」太陽神悵然道。


「若真有那麼一天,祢即便現在留住我又有何意義?」


太陽神停住祂在武神身上探索的掌,轉而摟住祂的脖子,細碎地吮吻道:「我要祢記得,無上的榮耀與勝果,吾只願與祢共享,唯有祢有資格與吾共享。」


武神冷諷:「公正慈愛的太陽神啊,這番話如果被殿上那群人聽到,將有何感想?」


「吾說的是實情,祂們不敢有異議。」


「那又如何?」


「答應我,若有一天祢終將離去,離開得再久再遠,最後務必回到吾身旁,與吾共赴永恆,直到生命消亡。若祢做得到,那麼我可以讓祢去印證祢想印證的一切,體驗祢想體驗的全部。」


「即使祢我為敵也無所謂?」


「是。」


兩人目光交流,在彼此眼眸之中看見天界慘烈的未來。


「協議成交。」


「吾之武神果然不曾使吾失望。」


太陽神說著,一把將武神猛然拉入自己的懷中,趁著武神未及反應,捧著祂的臉頰額頭相觸,瞬時進行了一場神識交合。


「嗯∼祢——」閉起雙眸的武神俊眉微蹙,冷汗淺淌,酡紅的俊容說不出的風韻流轉。


神界的意識交合,誰奪得先機便有主控一切的權力,直到一回情事結束。武神現在的狀況只能任由擺弄,想掙脫也掙脫不了了。


也就是說,在短短時間內,祂著了太陽神第二次道。


等到武神的面部表情,由僵硬而和緩而迷濛的時候,太陽神再度探入祂的口中深吻掠奪,最後才轉向吸咬祂柔軟的耳垂道:「肉體的觸感有些層面還是神識及不上的,難怪人間那麼貪戀這付身體。等祢習慣我了,我們再以實體體嚐個遍。」


「去祢的!」


「呵呵,祢何時從人界那幫崽子學到如此不雅的詞彙。」


「用在祢身上剛好!」


遭到啐罵,太陽神反而厚臉皮地將祂的武神抱得緊緊,綿密接續地親吻祂優雅美麗的背部,一點也沒有放開祂的意思。而且祂明白,武神只要稍微使力,也未必不能擺脫祂的懷抱,祂的默允讓祂將祂擁得更緊。


是的,雖然氣憤太陽神的無禮粗暴,然而適才親密無間的結合,以及太陽神無與倫比的溫暖氣息,在在都使武神依戀難捨。


祂不得不承認,在祂永無休止的征途之中,如果偶爾想找個地方停下腳步歇息,太陽神的笑容與溫柔是祂唯一的歸依、唯一的念想。


即使最後註定分道揚鑣,此時此刻,祂全副心神傾心於祂,孺慕景仰,從認識的第一眼便已開始。人類將此種情感以「愛」之一字釋之,祂卻認為祂們之間遠比這層關係更加深刻。


為了祂,祂可以讓天下生、讓天下滅。世間的運軌雖由眾神共同維護,祂總是最賣力的那位,只因維繫人間的美好,是祂們的初衷與願景。


太陽神靜靜凝視不語的祂,感到無比滿足。祂的高傲倔強的武神,難得如此依順地躺在祂的懷裡,共同溫存繾綣。讓祂捉摸不定的祂、讓祂無法觸及的祂,若能一直像現在這樣,只屬於祂一個就好了。


太陽神暗自默默做下一個決定,為了保全祂的武神,生靈塗炭亦在所不惜!


察覺到祂的情緒波動,武神抬頭仰視祂,對上祂晶澈深邃的美麗鳳目,關心問道:「祢有心事?」


「我只是想起適才大殿上發生的事。」


「祢擔心我與祂們起衝突?」


太陽神給了一個肯定的眼神。「我明白祢不願遷就任何人,然而誤解怨懟一旦形成,化解並非易事。」


「如果連祢對吾也只有這些話語可說,恕吾不再奉陪。」


武神作勢挺身,去意堅決。


太陽神一聲輕嘆,反手一把從背後擁住祂,執拗地不肯讓祂離開:「是吾失言,給我一個賠罪的機會,別走。」


聽出對方語氣中的懊惱,武神想到以祂萬神之尊,對待自己可說得上忍讓了。瞬時心軟,於是回道:「那麼著衣之後,為吾梳髮吧。」


「吾之榮幸。」隨之,便將頭靠往武神肩頭,聆聽祂沈穩的心跳聲,拂梳祂柔軟的雪絲。眉目之間,卻已蒙上一層愁雲。




【約定】(完)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