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雙璧傳說 01-02(殤書/羲棄)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雙璧傳說 01-02(殤書/羲棄)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4-02 11:21    文章主題: 雙璧傳說 01-02(殤書/羲棄) 引言回覆

一、


寂靜無人的深夜大街上,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影正一路沒命奔跑。

這時,從前方迎面而來一輛純白色寶馬轎車,雖然夜已深沉,車子仍以規律有節的速度行進著,因此當那名奔跑者衝向這台轎車時,車子終於在距離他0.2公釐處及時停住。

這時,從車上走出一位纖細修長的年輕男子,急忙上前探視傷者狀況。

「這位先生,你還好嗎?」

清亮銀鈴般的聲響敲進了男人耳膜,抬頭一望,一張端麗清靈的容顏正擔憂望著他。

他,遇見了天使,在深夜。

「不要送我去醫院。」昏倒前,男人留下這樣的叮囑。

戲劇性的巧遇,開啟了他們攜手相伴的一生。


***


棄天帝臉色鐵青幫忙把人背到客房的臥床上,怒視眼前擾他清夢的不速之客,等待解釋。

「棄天,謝謝你,還好你就住這附近,否則我還真不知要將人送到哪去。」

「無論如何也不會是送來我這裡!」他最討厭陌生人、最討厭睡到一半被吵醒、最討厭當好人,這些他全都知道,偏偏他全都做了。

「他不讓我送他去醫院嘛,我家又在整修,要是他受了傷,沒趕緊處理就不好了。」青年一邊說著,一邊自顧自地走到客廳從一側矮櫃裡拿了急救箱過來,開始檢視傷口。

「……我只讓他待到早上七點、不,六點,我起床前務必消失!還有,下次再做這種事,你以後就不用到這裡來了。」

青年吐吐舌、聳聳肩,不置可否。

「哼!」

青年目視怒氣沖沖的房屋主人離去,才剛關好房門,背後就傳來一聲嘹亮有力的說話聲。

「他似乎很生氣。」

青年訝異回過頭來:「你醒了?」

「嗯。」屋內燈光明亮,他終於可以仔細看清他,比他適才倉促撞見的時候還要清麗秀美。

青年咬咬下唇,朝著他走了過來。「我很抱歉,剛才不小心差點撞到你,你有哪邊不舒服嗎?」

男人搖搖頭,只是一徑瞧著他。

「那麼,你想吃東西嗎?」男人仍是搖頭。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青年一邊說,一邊從衣櫃拿出客房備用睡衣,遞到他眼前:「我就睡隔壁房,有任何需要儘管叫我,祝你好夢。」

青年說著,邁步便要離開,他急忙喚住他:「等等……」

「嗯?」

「你的名字?」

「啊、對,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一頁書,你好。」一頁書伸出白玉般的纖手,臉上揚起暖陽般的笑顏。

「海殤君,幸會。」海殤君舉起厚實大手,緊緊握住深夜天使的友誼之手。

一陣短暫沉默,天使尷尬笑笑,手指一指那隻被緊握的手,海殤君這才發現他一直沒有鬆開。為了不讓對方以為自己是輕佻無禮的人,他趕緊轉移話題。

「剛才那個人是?」

「他是這間房子的主人,名字叫棄天帝。」

「我看他似乎很不願我待下來,要不我馬上離開?」其實他比較想去他整修中的家。

「他那個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沒關係的,你儘管安心睡覺。」(棄:這絕對不是實情<怒>)

海殤君知道,剛剛就是棄天帝看不慣他拉一個將近二百公分的大男人,拉了老半天還拉不動,終於自己下海背他,而且還猛力扯了他的手臂,痛死他了。

「你們很熟?」海殤君明白這話問得有點多餘,三更半夜可以毫無忌憚在另一個人家裡來回走動,旁若無人,這樣的關係沒幾種,希望不是最糟的那種。

「嗯,從小玩到大的死黨。」一頁書一派輕鬆回答。

那就是青梅竹馬囉!嗯,中度接近高度危險程度。海殤君暗中下了一個結論。

「我穿這件衣服,沒問題嗎?」男人指了指剛才遞過來的黑色睡袍。

「沒問題的,明天我會一併拿回家清洗,你用不著這麼客氣。」

「拿回家?」

「是啊,我家就在對面的大樓,兩三個跨步就到了。」

「……」那為啥要把他帶到這個陰陽怪氣的男人家裡來啊。

一頁書看對方臉冒黑線、瞬間無言,白淨的臉上浮現一層淡淡的紅暈,壓低音量細聲說,「我家太亂,不便見客。晚安。」話才說完,纖影馬上一溜煙跑走消失。

雖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然而夜半路走多了,萬中選一的機會還是可以獲得至寶的。

海殤君三十多年的黑暗歲月生涯裡,終於射進了第一道耀眼純淨的光輝,從此照亮他的人生。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4-07 11:09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二、



隔天一大早天才微亮,棄天帝就獨自出去晨跑。這項運動是他維持多年的習慣,他最喜歡一邊跑步一邊呼吸晨曦的味道,看著陽光緩緩從雲層穿透而下,直到照亮整片天地。

在他住家附近,有一座佔地廣大的運動森林公園,當初他就是看上這座公園,才會決定把新家遷來這裡。無獨有偶,就在他搬過來沒多久,便看到住家對面的大樓有出售訊息貼出,他親自去了解實地狀況後,當下就付了訂金,要一頁書也過來當地同住。

他們就是這樣的關係,比親兄弟還要更親的死黨,在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秘密。

棄天帝面無表情專心慢跑,此時的他,已經沿著整座公園外圍跑了一個多鐘頭,淋漓的汗水濡溼了他滿頭滿身。他停下步伐,拿起運動毛巾擦拭臉上的汗水,看向腕錶,時間才六點剛過。

不甚厭煩地微嘆口氣,他決定繼續跑步。又過了大約五分鐘左右,他的背後忽然傳來一陣狗吠聲。

在清晨時分遇人出來運動遛狗,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事,因此棄天帝不以為意,持續前進。然而,狗吠聲卻愈來愈近,他略微減緩速度偏向跑道邊緣,打算讓狗先過。沒想到,那條原本跟在他背後的狗居然衝了過來,圍著他繞圈,阻擋了他的路線,棄天帝定睛一看,是隻毛色非常漂亮的黃金獵犬。

狗主人急忙跟著跑了過來,用一口不甚標準的口音說道:「戰神,快過來,別妨礙人家跑步。」來人喝止道,卻在棄天帝面前蹲了下來,抱著愛犬的脖子摟了又摟,親了又親,完全沒讓路的意思。棄天帝見他一頭純金短髮,竟與狗的毛色頗相呼應,嘴角擒起一抹不屑的淺笑。

與自己的狗玩了一會兒後,金髮男子才站起身,面向棄天帝。當他乍見棄天帝的容顏時,炯炯有神的目光閃過一絲驚愕,不過,才一瞬間的時間,又立即恢復從容不迫的樣子。

「抱歉,沒嚇到你吧?」

棄天帝冷笑一聲,未予回應。

「戰神牠平時很乖的,只有在遇見喜歡的人時,才會像這樣在他的周邊繞個不停,我猜牠應該很喜歡你,請你不要見怪。」

棄天帝態度依舊漠然,不自在地點一下頭,轉身就要離開。

沒想到金髮男子卻上前擋住他的去路:「等一下!」

「嗯?」

眼見對方顯露不耐,金髮男子不以為意,維持一付友好的語氣道:「你每天都會來這裡晨跑麼?」

棄天帝給了金髮男子一個「干你屁事」的眼神。

「唉呀,老實說我一個禮拜前才剛剛歸國,在這裡沒認識半個人。我也很喜歡晨跑,我們以後早上一塊跑步,當個朋友好嗎?」

棄天帝決定不要再聽他廢話,轉身邁步跑開,對方卻從後頭追了過來,直到他身邊,維持與他同樣的速度並肩跑著。

「你好,我叫向羲和,請問你是?」

「從國外回來的都比較愚昧麼?」棄天帝忍無可忍,終於開口回話。

「抱歉,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看不出來我不想理你麼?」

「我知道啊。」

「所以你是故意厚著臉皮干擾我囉?」

「你說話很直接,不過,我不介意,因為我是真心想跟你當朋友。」

「然而我不願意。」

「為什麼?」

「很簡單,我對你沒興趣。」

「哈!第一次有人對我說這種話呢。很遺憾,既然你這麼說,我就更非當你朋友不可啦。」

棄天帝聞言,停下腳步,對著向羲和警告道:「我勸你不要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否則我會讓你知道在路上隨便攀談陌生人要付出多大代價。」

然而,對方仍是沒有被他的寒峻眼神所震懾;相反地,向羲和對他投以一個燦若朝陽的笑容:「明天見。」說完,便帶著愛犬戰神奔向周遭樹林裡頭,再也不見蹤跡。

由於這一場意外邂逅,棄天帝完全沒了晨跑的心情。他滿臉不悅回到住所,正巧聽到大門門卡感應響起,接著便看見一頁書躡手躡腳提著從他家借到的盥洗衣物用品,帶著昨晚那名不速之客悄悄離開。

這傢伙,總算沒忘了他的禁忌。

不對,都是他!帶什麼陌生人來家裡,害得他走衰運,跑個步也被個神經病纏上。回頭看他怎麼修理他!哼!


***


一頁書將海殤君帶回自己居住的那棟大樓,請他先在候客大廳稍待,自己便上樓去換衣服。海殤君趁著空檔觀察了一下周遭的居住環境。

嗯,看起來是個單純的高級住宅區,整個區域高樓建築林立。就拿棄天帝與一頁書所住的這二棟對向大樓來說,在同一條路上便有八大棟的住宅大廈,每一棟都是超過三十層樓高的高級建築。遠方有個大型運動公園,再過去是一間私立小學兼附設幼兒園。除此之外,便是清一色的民家住戶了,連間商業店面都沒有。

整體環境清幽寂靜,果然非常適合——掩人耳目與藏匿行蹤。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海殤君就把附近的地理空間與地形條件給摸熟摸透。

現在,只要再確定那件東西是不是在他身上,便可進行下一個計畫。

正當海殤君專心思索,一頁書清亮的呼喚聲穿透了整條寧謐大街,把他拉回現實。

「海殤君先生、海殤君先生?」

「啊,我在這兒。」海殤君從一條分岔小道步出。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海殤君微笑搖頭,表示無妨。

「我下午才有課,上午還有一些時間,可以陪你。」

「課?」

「啊,對了,這是我的名片。」

海殤君收下一頁書遞過來的名片,上面印著某大學哲學系教授的職銜。

「原來你是大學教授。」

「嗯,你很訝異嗎?」

「啊、不是,因為你看起來很年輕,所以有些意外。」

「哈!你並非第一個有這種反應的人,別看我這樣,我已經教了好幾年的書了呢。」

「嗯。」

「你呢?」

「我什麼?」

一頁書指向海殤君手中的名片,等著他回話。

「喔,我出來的時候太過匆忙,忘記帶名片了,以後有機會再給你吧。」

「好吧。」

「那麼,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

「你身體真的沒事嗎?需不需要我再找人給你檢查一遍?」

「沒事,謝謝你的關心。」

「不然,我們就先去吃早餐吧,我請你,當作賠罪。」

「用餐可以,不過、別再說什麼賠罪的話了。昨晚你已經帶我去你朋友家裡休息,你不欠我什麼了。不妨說,這是我們的友誼之餐,作為你我認識的首次餐敘吧。」

「如此說來,用餐地點可不能隨便挑了。」

「難不成你原先只想帶我去美x美五十元早餐店打發我?」

「咦,你怎麼知道?」一頁書故作驚訝俏皮道。

「哈,說笑的。任何地方都行,畢竟吃飯的對象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嗯,請你再等我一下,我去對面把車子開回來。」

如此溫暖又靈慧的一個人,真要把他捲進這場漩渦之中嗎?

望著一頁書離去的明淨身影,海殤君深沉的眸色中顯露一絲憂慮與掙扎。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