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授權轉載] 如果 2-1(棄書/殤書)作者:azurite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授權轉載] 如果 2-1(棄書/殤書)作者:azurite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2:02    文章主題: [授權轉載] 如果 2-1(棄書/殤書)作者:azurite 引言回覆

作者:azurite


出處:三十六雨
http://www.36rain.com/read.php?tid=130028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skygod 在 2016-04-02 10:44 作了第 3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2:02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1

素續緣進門的時候,發現父親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這很難得,大多數時候,父親都說電視是『無聊、妨礙社會安寧』的存在,因此,素續緣跟著注意起電視新聞播報的內容。

『神話傳說中,神人最終戰的地點———北冰凍原所在,美國考古學家在冰層深處,發現兩個凍人,因為怕化冰後,對珍貴的凍人身體產生傷害,目前尚未將凍人由冰層深處移出,但最慢一個月內,應該可以完全取出凍人,這是考古界的珍貴發現......,雖然考古學家並不贊同,但網路上眾多網友認為,這兩人就是神話大戰中,落入北海深處、同歸於盡的魔神和聖者......。』在喋喋不休、被厚重衣服包成一團的記者身後遠處,是一群人和一群機具忙碌的團團轉,中央深處是兩個在冰中的模糊身影———一個身穿黑衣、一個一身鵝黃,都看不清楚面目。

可是,素續緣立刻就知道這兩個人是誰,他相信父親也猜知這兩人的身份了。「父親。」

素續緣的一聲呼喚,像是將素還真由夢中敲醒,他立刻由沙發上跳起來———這對穩重的素還真而言,可是一件奇事,轉身對素續緣吩咐到。「立刻準備專機,前往北越天...不,是北冰凍原。」

「父親,鎮定。」素續緣按住素還真的肩頭,他可稱完美的父親,此刻竟不自覺的顫抖。

「那是前輩。」素還真掙脫開素續緣的雙手,一身家居服就要往外衝。「我知道,就是前輩。」不需要說出名字,只有一個人,在『前輩』兩字面前,不需要任何的形容詞或贅字。

「還不一定,剛才只是一閃而過,也許是...。」素續緣的話還來不及說完,三道身影立刻衝進素家在首都的五進堂大宅深處。

第一個進來的是佛劍分說,身穿改良過後的簡單漢服,他沒說話,只是用他漂亮的雙眼看著素還真,所有的話都在其中了。

第二個,差距不到一秒出現,還是一身白的劍子仙跡,只不過現在換成簡單的休閒服。「素還真,那個是一頁書吧。」

「不是一頁書和那個魔神棄天帝,還會是誰?」在兩人後面出現的,是慢條斯理、一貫雍容、身穿高檔訂製西服的疏樓龍宿。

「你聽見了,續緣,立刻吩咐專機,或者我和三位前輩,化光飛行。」素還真向三先天點頭示意,嚴肅囑咐兒子。

「哎呀,都西元2020年,前輩這兩字真古老。」龍宿不想和這兩個字扯上關係。

「父親,你明明知道『秘密協議』,我們不能隨便動武或飛行。」素續緣無奈的看著拗性子犯的素還真,後者正瞪視著他。「好好,我立刻吩咐專機。」素續緣拿起手機,按下通話鍵,俐落的吩咐手下人備好一切。

看到電視,立刻違反協議化光飛來素宅的三先天,很明智的不說話。

「素還真啊,那個是不是...我想的那個人?」依舊是中年模樣的屈世途,慌慌張張的一路跑進來,這是守規矩的老實人,沒飛或是不會飛。

「喔,看來飛機乘客要再多一個人了。」掛上電話的素續緣說。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2:03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2


一個小時就辦好兩地起飛、降落的申請,立刻往現在的北冰凍原最近機場飛去的六人,在歷經超過二十四小時的飛行後,是五天急行的吉普車隊,中間沒有任何拖延,但,還是慢了。

一行人到達後,見到的是空落落的兩個人大小的冰窟,研究、挖掘人員各個驚疑不定,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機哩瓜拉的講著兩天前發生的事情。

「那個晚上,我們照常駐紮在離凍人不遠的安全地方,沒想到忽然聽到破冰的聲音,本來以為是凍原上的移動冰川經過,這很危險,所以大家紛紛跑了出來,沒想到......真的沒想到。」研究負責人博士A想到那一幕,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威士忌鎮定精神兼驅寒,而他通常滴酒不沾,當然,他說的是鳥語,不過這難不倒連最年輕的素續緣都超過五千歲的六人。「那兩個凍人,竟然不在冰山內,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兩個人,兩個活生生的人。」博士A低聲罵了句不雅的髒話。「兩個不知道被冰了多久的人,會動、會說話也就算了,還會飛!他們竟然就這樣飛走了!這TMD一點都不科學, 見鬼了。」

「你沒有留下他們?」素還真緩緩的開口,是古早的貴族英語。

「留?怎麼留?我們全都傻了,況且兩個會飛的人,怎麼留,我們沒人會飛好嗎?」博士A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有看到他們的模樣嗎?」素還真繼續追問。

博士A搖搖頭說。「太暗了,又只有一下子,只看得出應該是東方人。」

「我們可以去本來凍著他們的地方看看嗎?」素續緣在大家的沈默中說到。

「去吧,去吧,反正現在只是兩個無意義的窟窿,我的研究、我的諾貝爾獎,全都沒了,該死。」博士A還無法從打擊中恢復,抱著頭哀嚎。

六人打量大夥都忙著收拾,而且因為前兩天夜裡的事,有些失神,沒人注意這裡,輕鬆的幾個縱身,就來到地勢算是險峻的洞窟前。

「大自然的力量,實在神奇。」屈世途看著光滑如鏡的冰洞,嘖嘖稱奇。

素還真卻一路直行到不久前還冰著兩人的地方,深深打量著,不肯移動一步,然後他彎下身,撿起斷成數節的水晶柄。

「這是?」劍子來到素還真身邊,他很瞭解素還真的心情,畢竟他身邊也有一個衝起來從來不顧己身的朋友,所幸現在這個社會相對穩定,基本不需要他們出現。

「前輩的浮塵柄。」素還真小心收拾好,繼續盯著洞窟,心思,回到了最終戰的前一晚。



「前輩,這樣佈局,你的安危?」素還真憂心重重,在僧人面前,他不需要掩飾。

「這是最好的安排。」一頁書面容祥和,語氣一如既往。

「但是...。」在素還真的推演中,如果要成功,一頁書必死無疑,這是同歸於盡之局。

「素還真。」一頁書打斷素還真勸戒的言語,堅定凝視他。「相信梵天,一如梵天相信素還真。」

「前輩。」前輩有辦法的,只要前輩出面,總是讓人安心。「吾相信你。」素還真微笑。沒問題的,一定...。



「妄言破戒,前輩。」良久,素還真對著人去樓空的冰洞說到。你騙了吾,直到現在,五千多年了,前輩。

「素還真啊。」其他四人早就離開了,屈世途做為素還真最好的朋友,被派來勸解。「走吧,相信一頁書,沒問題的。」那可是一頁書耶!

「五千年前,吾就是相信了他。」素還真忽然轉頭離開,帶著點埋怨,而直到現在,屈世途才知道,原來,素還真一直沒放下過那天。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2:04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3


回到駐紮地點的六人,沒過多久,就遇到一群為數不少的黑西裝男人們,將研究團隊和素還真一群人團團圍住。

「喔,是他們。」劍子看了一眼,奇怪他們連這種冰天雪地都不放棄黑西裝制服,是有多制服控啊。
黑西裝成功的用其背後的神秘力量,威脅、嚇阻了研究團隊,讓他們封口,停止繼續討論凍人、飛行的事件後,這才轉到素氏企業的營地來。

「請坐。」素續緣笑容可掬的招呼了討人厭的黑西裝,這群監視全世界,消滅所有神秘事件證據的特殊組織。「UIB的人,是吧。」UIB未知事務情報局,全球聯合的神秘組織。

「你怎麼知道?!」黑西裝們似乎沒動,但是有長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他們的肌肉收縮,可以在一秒內拔出殺傷力武器。

「放輕鬆。」素續緣亮出他的身分證明,一個金色的標記。

「這!」黑西裝頭子的面無表情崩解了。這是UIB的極高象徵,據他所知,全球只有不到三十個人擁有,從他們進入局中的第一天,就被警告遠離這些人,這些從遠古神話時代就存在至今的人,他不知道,其他五個人擁有的是更稀少的無色標記,否則,他大概會嚇到拔腿就跑。「我知道了,走。」黑西裝看了眼在西方人眼中太過秀氣的素續緣一眼,帶著他的人馬離去。



明天,六個人就要離開凍原,回到華國首都,今夜,他們聚集在隨行人員搭出的大帳篷下,有一句沒一句的,自然,閒聊的人員不能算上佛劍分說,他正在外面的凍原上禪定靜思。

「我真是服了佛劍,打坐都不會膩。」劍子看著燈光邊緣獨自盤坐的佛劍,幽暗的光線,讓佛劍看起來更可口的感覺。

「說起來,同為修道人,吾很少看見汝打坐修煉,似乎有失職之嫌。」在這等世界盡頭,依然堅持優雅、高貴的龍宿,半躺在他的特製折疊躺椅上。

「哎呀,你什麼時候才要放棄你那早不合時宜的口音,我懷疑到底還有多少人聽懂你說話。」劍子誇張的挖著耳朵,好像龍宿的口音有毒似的。

「哼,吾身為儒門龍首的華麗堅持,豈是一個窮酸道士能夠理解。」龍宿瞪劍子一眼,不知道該說劍子沒節操還是與時並進、適應良好。

劍子拉著龍宿的手。「世界多美好,這麼多新事物,不去試試多可惜,再說,時間多到無聊啊。」

「將汝寒酸之手放開。」龍宿試著掙脫,最後演變成兩人不帶內力的雙手對招,手速快得不見蹤影。

不提一旁的三先天如何打情罵俏(?,佛劍表示我是無辜的。),素還真將斷裂的水晶柄交給屈世途。「能夠修好嗎?好友。」

「我看看。」屈世途審視著。

「父親。」素續緣有點擔心他的父親,雖然這份掛念向來都是多餘的。

「沒事,續緣。」素還真給了素續緣最不想要的一個『一切安好』虛偽微笑。

「應該可以接好,素還真,交給我不用煩惱。」屈世途掛保證。

「好友巧手,想來沒問題。」素還真不由得望向遠方。「我煩惱的是,這個世界,改變這樣大,前輩方醒,能夠適應嗎?他會去哪裡?」一個完全陌生、五光十色的世界。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2:04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4


素還真的煩惱是對的,尤其是,那兩個要面對爆炸性改變世界的人,還失憶了!

嚴格來說,失憶的只有棄天帝,畢竟祂是在眾人合力和一頁書的自我犧牲下被迫殞落的,如今可以說是重生再塑的新神,只是那發自骨頭深處,對人世、人類的厭惡,仍然沒有改變,唯一例外的,可能是因為在一頁書的氣息下隕落、重生,讓祂對一頁書有著莫名的依賴、好感,不想離開一頁書半步。

雖然什麼都不記得,但是智慧和能力仍在,棄天帝推測,自己如此依戀、喜歡又同時誕生的人,一定是自己的『好兄弟』,最好的那種。

一頁書的狀況,比起棄天帝,好得多也慘得多。好得多是因為,重生的契機畢竟是一頁書自己設下,雖然其中因為某些失誤,造成重生的時間極久,也有些不完全,不過他終究復生了,還記得自己叫做一頁書,身邊的這個人叫做棄天帝,兩人似乎是朋友或...敵人,目前無法確定,另外還有許多面孔,在他剛復甦的混亂記憶中快速閃過,但一頁書記不清楚了。慘得多是因為,因為有著以前的記憶,所以眼前所見的一切,相較於旁邊沒心沒肺的棄天帝,對一頁書造成的衝擊極大。

當一頁書和棄天帝方醒,迎接他們的是強烈光線的探照燈,照得剛剛恢復視力的兩人幾乎失明,一頁書還在思索現下處境,旁邊的棄天帝卻是手一揮,所有的燈光、電器、包含那台發出轟隆巨響、刺鼻油味的發電機,全部爆裂失效。

刺眼的光線消失,一頁書終於能好好打量眼前的一切,冰天雪地,一群穿得奇形怪狀的人們包圍著他和棄天帝,因為忽然的昏暗而陷入慌亂,發出對於寧靜太久的兩人來說極度刺耳的噪音,然後棄天帝身邊有著奇異的力量積聚,不知為何,一頁書就是知道,棄天帝下一個揮手會殺掉眼前所有的人,因此,本來想跟那群奇裝異服之人問清楚狀況的一頁書,只能選擇拉住棄天帝的手,隨意挑個方向,化光離去,留下身後一群先是呆滯然後驚呼的平凡人。

「你是誰?吾又是誰?」在空中飛行時,棄天帝提出問題,卻不是先問自己身分。

「吾乃一頁書,祢是棄天帝。」這個問題答案,一頁書還記得。

「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裡是哪裡?」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有眼前自稱『一頁書』之人的氣息是這樣熟悉,還有許多奇怪、壯觀的爆炸畫面,爆炸過後,是無邊的空間和一顆顆球體的產生,棄天帝弄不清這些畫面的意義。

「吾...也不知。」一頁書鵝蛋臉上是一片茫然。

下一刻,讓他們更加驚訝的事情發生了,一隻巨大的、不知道幾千人大小的...以一頁書如今貧乏的形容詞,只能冠以『鐵鳥』兩字,『鐵鳥』用極快的速度遠遠而來,就是棄天帝、一頁書之能,也要為了避免受傷而閃避開來。

就在兩人刻意飛在『鐵鳥』旁探索這奇異、無生命氣息的存在時,棄天帝眼前一道閃光,再定眼一瞧,大鐵鳥上有很多透明的小方框,方框內...有人,看起來像坐在裡面。

「一頁書。」棄天帝指了指小方框,同時,小方框內的人,也瘋狂的指指點點,拿著一個小小的方型物體不停的按著,發出一道道的小閃光。

「嗯?」一頁書順著棄天帝的手指看去,也看到訝異的一幕。這些人難道都被鐵鳥吃了?可是為什麼看來活動自如?這到底是...?一頁書向來堅定的鳳目,此刻全是疑問、茫然。

小閃光閃耀的頻率越來越頻繁,很多人都擠到他們這一邊來,就是在外面,一頁書和棄天帝都可以感受到裡面之人的訝異、不可置信,直覺的,一頁書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再次拉著棄天帝加速飛遠離去。



空中巴士客機內則是炸艙了,幾乎所有人都看見也拍下剛剛不可置信的一幕,直到降落機場,大家仍在討論剛剛見到的奇蹟———面孔清晰可見,一個俊帥、一個秀美(雖然似乎有著金色、奇怪的印度卷卷頭)的兩位帥哥,穿著古裝的人在空中飛行,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他們根本不會相信。

有人猜測,這一定是傳說中上古的修煉者,可以飛天遁地的那種,有些人說是跟人類長得很像的外星人,或者說是政府秘密實驗的基改人種,總之,什麼猜測都有,飛機停好後,他們仍興奮的討論,遲遲沒發現他們無法下機,直到一群黑西裝如恐怖份子般走上飛機,讓他們交出相機、閉上嘴巴,永遠不能談論今日所見,才能安然離開。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2:05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5


愁月是個網路重度使用患者,除了是各大交友網站有名的女神、玩咖外,她也愛在網上東看西看,還別說,稀奇古怪的事還真不少,多數很明顯一看就是假的,但是頗有舒緩心情的效果。

不過,再如何稀奇古怪,愁月都沒想過,她會看到這一幕、這個人!她敢用她玩弄過的一萬個男人發誓,這張照片裡,在天空中飛行、一身超老派鵝黃僧服的秀麗輕年,就是她那死鬼老哥,轟轟烈烈暗戀將近千年、據說早死在五千年前最終大戰裡的那位古板、暴力、堅持、遲鈍到極點的和尚一頁書,就算事隔五千年了,愁月也絕絕對對不會錯認!

「哥。」抱著訂製、鑲真鑽、高高高級水果平板,愁月衝進他老哥海殤君的臥室———只有紅黑二色的超大空間。「你看這個。」她希望,這張照片能讓海殤君『恢復正常』。

用恢復正常這四個字,實在是因為,五行轉命術後復生的海殤君,真讓愁月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海殤君變回了那個遇到一頁書前,英明神武、野心勃勃、深沈幹練的領袖,而且成功的成為新世紀的黑暗霸主,主導所有的不法行為,上從挑動戰爭、軍火買賣,下到人口、毒品販賣,無一不涉足經營,簡直是令人髮指的泯滅人性,大大將他們家美好品質發揮給世人見識;陌生的是,經過之前的千年暗戀時光,她已經習慣那位喜歡一頁書、溫情好欺負的老哥啊∼∼∼!

海殤君正看著屬下送來的統合報告,連施捨給愁月一個眼神都沒有,語氣淡漠的說。「家中不準使用網路、3C產品,這會暴露我們的地點,需要我說多少次。」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先看看這個。」情急之下,愁月都忘記海殤君的禁令,還自己自投羅網,不過現在她也顧不得這麼多,將平板塞到海殤君的文件上逼他先看。

海殤君看著平板上的那個大叉叉,不明白愁月又在犯什麼抽,不過他很明白一件事,按下手邊的按鈕,直升機將在三分鐘內備妥,讓他轉移地點,跟愁月在一起,不安全。「嗯,很好的一個X。」對於唯一的妹妹,海殤君還算給面子。

「什麼X?」愁月探頭一看。該死,照片不見了,她拿回搜索網路,卻怎麼也找不回剛剛的照片。「一定又是UIB封鎖了,這群人就跟狗一樣的緊追不捨,真煩。」

「繼續玩妳的吧。」海殤君起身,抓起一旁的深藍大衣,準備離開。

「不,哥,你聽我說,照片裡是一頁書啊,那個一頁書,他復活重生了!」愁月拉住海殤君,不讓他離開。

不出愁月的預計,海殤君果然沒有反應,只是敷衍的回應愁月。「喔,好,就是那個傳說中為了拯救人類壯烈成仁的一頁書復活了,又怎麼樣呢?他是妳的偶像?我不知道妳何時有這般美德了。」拉開愁月的手,海殤君沈下臉,語氣淡漠。「我還有事,而這裡不安全。下次再違反規定,我會送上妳最愛的那隻『小狼狗』的臉皮給妳,知道嗎!」最後三個字,伴隨輕輕拍在愁月臉上的三下輕撫。

「哥,哥。」愁月在直升機的巨響中,對著走去大草坪搭機的海殤君背影直喊,但是一點用也沒有。

是的,就是這樣,在最終戰後一年成功復生的海殤君,似乎將對一頁書濃烈的情感,遺留在墳墓之中了。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2-29 22:05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6


一頁書和棄天帝一路閃躲著天上無數的巨大鐵鳥,疑惑這種無生物物質是如何繁殖的如此數量繁多?同時也不知該何去何從。

「吾等欲往何方?」像第一眼看見母鳥的雛鳥,棄天帝只是跟著一頁書這熟悉的氣息,世上其他的一切,對他而言除了陌生,還散發著厭惡的氣息。

「吾...。」一頁書飛行的身影一頓,也不知該往何方而去。「就先往那處查探吧。」他指著不遠處地表上極為明顯的無數光點。

兩人朝著光點飛去,靠得越近,就可以發現那明顯的光點是無數不知如何產生的小光點聚集而成,還有好多高聳、材質不明的建築,五顏六色的無數閃耀燈光,讓人眼花撩亂,無暇細思到底看見了什麼。他們選了一條連續不斷平坦、灰色的長形地形降落,才落地,就聽見刺耳的聲響。

『叭∼∼∼!』刺耳的聲響一聲接一聲,從很多快速移動的大鐵方塊中傳出。

一頁書只呆愣了一瞬,如反射一般的踩起步伐,俐落漂亮的穿梭於高速的車流中,短短數秒,就脫離險境,站立在兩旁排列整齊、類似欄杆的灰色石塊上。

棄天帝動也不動的看著直衝而來的急速鐵盒子,前面幾個都驚險的閃過棄天帝,後面一個反應不及,直接撞上棄天帝,發出轟然巨響、煙塵四起,造成後面眾多的鐵盒子極力減速,『唧唧』的尖銳聲音此起彼落,來不及減速的,又是一個個鐵盒子撞在一起,引發連鎖反應。

待塵埃落定後,只見棄天帝安然無恙的挺立原地,雙手背覆,身上自發的護身氣罩消散,對面的是,凹了三分之一下去的鐵盒子。

「小小造物,竟然敢冒犯於吾。」棄天帝就是覺得,世上沒有任何人、事、物,可以妄想凌駕於他。

一堆停滯下來的鐵盒子,從側邊打開,走下一個個奇裝異服的人類;有的驚嚇得說不出話;有的拿著剛剛在鐵鳥裡看到的人們所拿的小方塊,不停的按著、發出閃光;有的破口大罵,喊著他們不懂的語言;總之,沒有一個是一頁書和棄天帝可以理解的。

人群開始向棄天帝靠近,似乎想看看這一切是否為真,聚集的氣息讓棄天帝莫名的不悅,左手翻揚,周身氣流轉動。

還在思考眼前一幕代表著什麼?這些亮光、移動的鐵盒子、似是而非的人群...。卻猛然被棄天帝的動靜打斷思索,一頁書輕一縱身,越過人群,來到棄天帝身邊,再一次握住那具有毀天滅地威能的手,不讓他將神力使出。

「走。」一頁書拉著棄天帝,順著灰色的道路疾行,避開那些拿著小方塊不停製造刺眼閃光的群眾。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3-05 12:46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7


順著道路叉口離開有無數大鐵盒奔馳的長長道路,兩人很快就到了城鎮,雖然,和一頁書微薄記憶中的城鎮不同———可以說高聳入天的無數建築;街道旁規則排列的一根根石柱子,上面掛著一條條的黑線;一道道十字交錯的灰色道路,每個交叉口閃耀紅、黃、綠三個顏色;人群在兩旁、路口快速的走動,像被什麼可怕的東西追趕著;道路上是剛剛見到四輪鐵盒子行走,只是速度稍慢,偶爾還有一兩個上面騎人的兩輪東西;所有,都顯得如此的怪異、格格不入。

一頁書下意識的拉著棄天帝,防止他有任何危險的行為,茫然又疑惑的看見眼前的事物。相較之下,沒有任何既定印象的棄天帝,只覺得眼前的景物陌生並且讓人厭惡,缺乏自然,毀壞世界,就該被推倒重來!

兩人在打量的同時,也被其他人打量著。拜2020年社會的自由度所賜,什麼奇裝異服、cosplay都很常見;加上美容手術、資訊傳播發達,俊男美女更是常見;因此兩人並沒引發什麼大的騷動,只是不少人經過時,都多看了幾眼,猜測附近是否又有什麼活動舉行?

看什麼看!棄天帝無情無感、神氣十足的金藍異色雙瞳(被認為是有顏色的瞳孔放大片)掃視眾人,被對上的人們大都心頭一驚,連忙轉開頭快步離去。

一頁書對他人的視線沒有特別在意,牽著棄天帝一步不離的帶著,深怕一不注意,他又不知道會想對什麼動手。兩人走到一個石柱旁,一頁書好奇的摸著,懷疑這是什麼材質,還有上面的線功用為何?那些光,又是怎麼產生的,能讓夜晚有如白晝一般?這拔高的建築,又是如何建造而成的?所有的所有,都太奇異、不可置信了。

一頁書負責探索,棄天帝則負責用眼神逼退所有窺視的視線,當然,也有人認為這眼神是挑釁。

「小子,你很囂張喔。」一團成群結黨的小夥子,深感被鄙視冒犯,人多勢眾的將棄天帝、一頁書圍住。

對於來再多也不夠一根手指推的弱小人群之挑戰,棄天帝冷哼一聲,覺得就是有所回應都算失了尊嚴,不過這一聲警告,讓這群小混混發自內心的感受到對強者的臣服、恐懼,竟一時不得動彈。一頁書卻是覺得很好,很明顯他們乃當地居民,是詢問眾多疑問的好對象,而且棄天帝很貼心的定住他們了。

徐徐步伐,一頁書來到紅頭髮、最先開口找麻煩的小混混前面,表情是一派寧靜。

啊,近看皮膚好好,一點毛細孔也沒有。小混混不知為何,第一個念頭是這個。

「就你了。」左手扭住小混混的衣領,身形比小混混清瘦許多的一頁書,在眾人的驚奇下,輕鬆的拖著他往暗巷走去,並示意棄天帝跟上。

「你做什麼,放開我,救命啊。」情勢不妙,小混混放聲大叫。「報警,快報警。」同伴也被奇怪的力量定住,他只能向一旁圍觀的路人求救。

雖然不知道小混混在說什麼,不過實在太吵,一頁書空著的右手虛點小混混的穴道,讓他暫時安靜下來,拖著他往暗處去了。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3-05 12:47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8


「嗚嗚嗚,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拜託你們放過我吧。」孤身被拖入暗巷的小混混,腦海中閃過一百種凌虐致死的方法,一頁書解開他的啞穴後,再也受不了的哭泣起來。

吵死了!看出小混混對一頁書似乎有所用處,棄天帝一彈手指,只是在他身上打出個小洞,欲震攝他閉嘴。

「啊,嗚嗚嗚,好痛,好痛啊!爸,媽,救我!」沒體會到棄天帝的用意,被神奇手法嚇到的小混混哭爹喊媽的更加吵鬧。

「嗯?」難道打得不夠?棄天帝俾倪一眼小混混,後者噎住的閉嘴。

終於安靜下來。一頁書吁口氣,方才其實他也有點動手清淨下世界的衝動,棄天帝就彷彿有心電感應的行動了,這讓他送給棄天帝一個讚賞的秋波。

「現在,可以好好說話了。」一頁書滿意的點點頭。

「你...你在說什麼?」小混混終於發現,眼前兩人說的話,他完全聽不懂,也分辨不出是哪國語言。「你...你們是異形、外星人嗎?」恐怖電影的畫面在他眼前閃過,不由得全身發抖。

「就先從語言溝通開始吧。」一個燦若蓮花的慈悲笑容,出現在一頁書清麗的臉上。



當小混混被他生平最討厭的警察叔叔找上拯救時,他身上帶著一個急救完善、止血的穿透傷,嘴裡不停的自言自語,像是精神耗弱。

「不,不,我什麼都不知道,放過我,拜託。」他揮舞雙手尖叫。「現在是紀元2020年,這裡是日本,我們的語言是五十音...。」他重複著五十音的唸法。「那是飛機、汽車、電線、電燈...我們沒人會飛,一頁書、棄天帝...那些是神話人物,都是幾千年的故事了,嗚嗚嗚...媽媽救我...。」他不能自己的哭到抽搐。這之後,他進入醫院,受到妥善治療,脫離幫派,遠離暴力,成為一個向上好青年,又是後話了。

警察安撫精神錯亂的小混混,一邊打量四周尋找嫌犯,卻找不到任何痕跡,只能先將受害者送上救護車離去。在他們頭頂正上方,高聳大樓的頂端,是縱身一躍而上的棄天帝與一頁書,正審視這一幕的發生。

「所以,吾和你,身在幾千年後?」通過剛才的友好交流,棄天帝腦中總算有些概念。

「嗯。」一頁書遲疑的點頭。「似乎是如此。一切,差異如此之大,那些人、那些事...盡皆
成空嗎?」不該忘、不能忘的,都記不清了。

「人?」棄天帝莫名的在意,身旁的人記憶中還有別人,自己卻全部只有他。「你對之前的事,尚有記憶?」

「十分模糊,只有隱約的印象。」如果記得完全,反倒不會如此無措,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一頁書的內心其實是一片迷惘。

「也許。」從醒來自今,棄天帝首次主動握上一頁書的手。「這個世間,只剩你吾了。」

回應棄天帝的,是一頁書的沈默。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3-05 12:48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9


弄清處境後,一個厭惡人間、擁有超級潔癖症的神祉;一個習慣清淨山水的僧人,很自然的決定要找處深山野嶺定居,遠離普通人的生活環境,東挑西選後,一座有著雪頂的美麗圓錐山峰,受到兩人的青睞,他們打算在半山腰定居。

「不差。」棄天帝打量四周景致,青山綠水、蟲鳴鳥叫、空氣中充滿聖潔之氣,他勉強接受,畢竟,看來沒有更好的地方了。

「棄天帝,勞煩你清除雜草、劃出路徑;吾負責屋舍之建立。」一頁書安排工作。

「為什麼?」棄天帝很直覺的不喜歡『被安排』。

「嗯?」什麼為什麼?難道棄天帝不喜歡除草?一頁書只想得到這答案。「或者,你要與吾交換工作?」

「交換吧。」這樣應該就不算被派工作了。棄天帝想。

「如此,此地便交棄天帝安排,請。」一頁書欠身告辭,處理他份內的工作去了。

一個時辰後。

即使是清除雜草這種小事,一頁書也做得很專心一致,不過,那順著剛開出小路而來的沈重腳步聲,一頁書不可能忽略。他如青松般佇立,懷疑來者是誰?

路徑上出現一名中年男子,手拿金屬拐杖,背著一個厚重的大背包,身著棕咖啡色服飾,剪裁樣式對一頁書來說有著莫名的違和感,但一切都只是外物、並不重要。

中年男子面色嚴肅,一臉不贊同,在看見一頁書秀雅的樣貌、精緻的眉眼、還有難以形容讓人安心的氣質後,莫名心生好感,完全無視他奇異的穿著和髮型,僵硬的表情、不悅的情緒緩和下來,但仍堅守職責的詢問:「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麼?」

「嗯?閣下又是誰?」失禮的語氣出自毫無修為的普通人,一頁書能包含。

「我是國家林務局巡山員,負責富士山八合目下段的巡視,防止像你這樣的人隨意濫墾山林!」問題沒得到回應,反而被反問,巡山員覺得權職受到冒犯,語氣稍微提高。

學會日文,對天資聰穎的高人、高高人不是難事,因此對方的話,一頁書每個字都聽得懂,但是拼湊起來,卻是難以理解。林務局?巡山員?八合目?什麼含意?「抱歉,一頁書並不明白閣下之意。」

看起來人模人樣,長得比那些明星還好看,卻是最討厭、會裝傻的那類嫌犯。巡山員皺著眉頭,耐心的說到。「意思就是,這座山、這片土地屬於國家,任何人,包括你,都禁止在這裡挖路、除草、砍樹,明白嗎?」

「...如今的國家,威權如此之大,連深山野嶺也不放過嗎?」甚至還派人巡邏,真是匪夷所思。「如果,吾偏要在此定居呢?」

「依照森林法,我要將你移送法辦。」巡山員翻開他的背包,找出罰單,準備先開單。「姓名、身分證號?」

「嗯。」竟然連森林都有律法,幾千年後的人類,把自己當成創造之神了嗎?等等,創造神...好像有聽過...。沒有威脅,一頁書放任思緒出神,想找出一點過去的頭緒。

「我說,姓名,身分證號!」被忽略的巡山員加大嗓音。

好不容易要想起一點過往,卻被忽然打斷,一頁書偏頭看著巡山員,後者莫名的在那雙清澈鳳目的注視下平靜下來,感到自身的污濁、可悲。然後對面樣貌非常清雅的少年人,沒有說話,只是向後退了一步,人就消失了,巡山員眼前只剩下原始的山林和突然冒出的薄霧。

「這...這是!」人怎麼突然不見!巡山員揉揉眼睛,可是怎麼也見不到剛才那人,只有霧氣掩蓋,這讓他難以克制的想到許多山中精怪的傳說,還有他終於發現,在這個深山老林內,一個年輕人,穿著奇異的古服,什麼裝備都沒有,是怎麼走到的?!懷著無法壓抑的驚恐,巡山員顧不得可笑的開單,跩著背包狂奔逃走。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3-05 12:49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10


幾間簡單的屋舍,對於棄天帝(就算是失憶的也一樣)是小事一件,早早就處理好一切,靜立一旁心緒平和的觀視山野,完全融入其中,卻被突如其來的霧氣破壞了平衡。

「你佈下迷陣,為何?」棄天帝頭也不回的對身後方歸的一頁書問到。

「方才遇到一人,為防之後有人打擾,才如此作為。」一頁書將方才發生之事說出。

總之,一點小事猶如水過無痕,兩人就在此定居下來,於這五光十色、幾千年後的世界,兩個失去根源、本是互相敵對之人,卻成為彼此唯一相互扶持的對象。



「當有神,一個擁有智慧、意識之造物神,這精巧細緻的生態、世界,才能維持這般的平衡、和諧。」如常平凡的自然,在棄天帝眼中,卻處處奇妙、處處驚奇,一點差錯,都能引起恐怖的毀滅。

「嗯,緣起而生、緣盡而滅,生息不住,不過因緣生滅,哪來造物之神?」一頁書對棄天帝所言,下意識的不贊同。

「若無神,卑微可悲的人類,需要依靠己力生存,而無精神寄託,豈不可悲?若無神,這天地萬物、宇宙寰宇,又如何自生?」棄天帝覺得自己就是知道,一個擁有智慧、意志的神祉,凌駕在這世間之上,彼此壁壘分明、地位懸殊。

「人,生而有佛性,只是掩蓋在層層無明之下,一旦除去無明,顯出無垢本心,脫出三界六道,便能成佛,何須依靠外物、他人?天地萬物乃果從因生,地、水、火、風所組,因緣消盡便至毀滅、四大皆空;有再因空而立,如此往復無盡也。」人類,依靠自己努力,也能成神、成佛,並非可悲的弱小物種,一頁書相信人類的意志。

「哼,人只是人,神便是神,生成、本質大不相同,人無能成神,就說吾與你在這世間的驚鴻一見,物慾橫流,那些人可有半點機會成神,只能寄望神祉憐憫,才有微薄希望安然度日,一點小小意外,都能讓他們生不如死。」說到這裡,棄天帝腦中好像浮現許多哭嚎、懇請的混亂聲音。

「便是無常,讓人體會到生命的價值,才能投入修行,尋求般若涅槃,以成大道。」一頁書認為救眾生離苦、進入佛道,正是佛家慈悲法門。

以上的對話、結辯,常在無需擔憂生活瑣事的兩人間發生,雖然意見思想大不相同,兩人卻是十分享受這旗鼓相當的對話,機鋒相對,樂趣非常,更令兩人情誼越發深厚、互相激賞。

這日,兩人可以說是享受一般的你來我往,一人一句之時,棄天帝忽然沈默不語,抬頭望天。

「怎樣了,好友?」不過月餘,一頁書對棄天帝的稱呼已然改變。

「吾感覺,有人、或者說有東西,在監視吾等。」棄天帝感到來自天上,有種難以形容的被鎖定感。

「嗯?」一頁書相信棄天帝的感應,跟著抬頭看天,但並未發現任何異狀。「為何會有這種感覺?」

「難道是錯覺?」遲遲找不出怪異感的來源,自信的棄天帝難得稍有動搖。「不,吾不可能錯誤。」甩不去的不舒服感,讓棄天帝縱身一躍,直上天際而去。

棄天帝突然離去,讓一頁書反應不及,只能連忙跟上。「好友稍等。」

一頁書的呼喚,讓棄天帝在半空中停頓瞬間,這個瞬間就夠一頁書趕上他,兩人聯袂而上,棄天帝是順著奇異的感受而行,一頁書則是緊跟不放。

「果然,就在此!」棄天帝斥喝一聲,身影驟停,向著上方虛空轟出無上神力,過後一片肅靜。

「嗯?」那個方向,什麼也沒有,一頁書狐疑的盯著。

沒有多久,棄天帝神力攻擊之處,一聲巨響和猛烈火光出現,巨物如流星般劃過掉落,在天際留下一道長虹。

「那是什麼?」一頁書從未見過,在數萬里高空之上,原來尚有他物。

「吾亦不知,只是感覺它在窺視你吾。」棄天帝沒興趣去猜。「如今既已處理完畢,回家吧。」牽住還在探頭探腦、滿是好奇的一頁書,往口中『家』的所在回去。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3-17 11:09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11


那日的巡山員驚魂未定的回到山下,將遇到的事情打成報告上呈局處,自然被認為是無稽之談,很快的這篇報告被掩沒在無數無用的公文之下,唯一的一點功用,只是為深山野嶺裡的無稽傳說,再多添上一篇而已。

一路毀滅『上古飛人』存在證據的UIB,順著棄天帝、一頁書留下多得數不清的痕跡,一路追蹤到日本,耗費了些時間才注意到這份看似無用的公文,找來可憐的被捲入神秘事件的巡山員再三詢問,確認經緯定位後,最近的太空衛星順著軌道移動,準備鎖定此處搜尋。

沒想到,才剛剛去除薄霧雜訊,堪堪看到兩、三間普通的小木屋,還有兩道人影,將影像拉近要看個仔細而已,黑袍的那位一個抬頭,衛星攝影螢幕這裡的UIB人員,清清楚楚的看見一對金藍雙瞳直視著他們,其中的穿透力,似乎透過千萬里外的衛星直達螢幕這端,嚇得資訊人員操控的手一鬆,險些壞了價值幾億的太空衛星。

「他...他好像知道我們在看他。」人員A有此懷疑。

「別傻了,就算他真是『那群人』,也不可能知道我們透過衛星監視。」這可是超高科技,早被證明『那群人』無法發現,像武藏源、莫招奴...等很多人,都全然不知。人員B很有自信,科技的力量,就是那群人也無法抵抗。

就在人員B剛說完,立刻就被事實打臉,只見黑袍的那位先縱身一飛,離衛星方向越來越近,沒多久那個鵝黃色的也跟上來,因為距離拉近,頓時螢幕上只剩兩張鉅細彌遺、一點細節不漏的兩張臉;一個是樣貌清奇俊朗、英氣十足、劍眉星目、嘴邊似笑非笑,一雙異色雙眼透著慈悲與殘酷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卻不衝突;另一個則大不相同,相貌秀麗、一時難辨雌雄,鵝蛋臉、遠山眉、鳳目粉唇,氣質清聖沈靜,只那眼神中透出的銳氣、果決,讓人無法錯認性別;只是無論這兩張臉的特色為何,相同的都是———完美無缺的讓人嫉妒啊!

就在大夥還沈浸在兩張完美的不似人間所有的面容上時,價值不知幾億的衛星,竟然斷線消失,從系統上完全不見,怎麼也聯繫不上,一直到後來,他們才知道,衛星莫名墜毀,原因不明(衛星拉太近,又因為棄書往上飛近到只拍到臉,所以沒拍到棄天帝出手。),經過一番調查,才確定是被監視的兩人所為。

UIB的人將此視為挑釁,深感威權被藐視,高層非常不悅,加上這兩人違反『秘密協議』許多條款,就是除掉,那些上古留存至今的神秘人物也不能多說什麼,綜合以上總總原因,諸多重型武器、大炮、飛彈等的,在棄天帝、一頁書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往他們的隱居之處聚集。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3-17 11:10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12


除卻言語機鋒對談,棄天帝和一頁書另一項有益身心的活動是武藝切磋,當然考慮到兩人的根基、修為,這類友誼交流所用功力不超過一成。

只見兩人在隱居之所範圍內,你來我往、肢體接觸、縱身飛璇,彼此內心中,都有棋逢對手的暢快淋漓之感,似乎以往難有如此能夠盡情相對之友。

「神之嵐。」棄天帝左手翻揚,雖是不足一成之力,也威勢驚人。

對於尚未想出破解之法的神力攻擊,一頁書揚張避短,心內欲以大梵聖掌相對,緩和攻勢,再趁機閃身攻擊棄天帝。

「大梵聖掌。」功力運使之間,一頁書忽感空中莫名威脅,轉身面對破空壓力直逼方向,掌上威力加催至五成以上,無暇顧及棄天帝攻來的招式。

棄天帝也感受到不對,但是神力已經離體,無法消弭,只能眼睜睜看著一頁書以肉身接招,同時面對莫名出現的威脅。

一頁書先受神之嵐一擊,卻是面不改色、一步未退,聖掌推出,擋下自天而來的殺器———一枚有一人高的細長橢圓金屬物體,散發著高熱,極速噴射。一頁書白皙的手掌擋下它前進之路,但推力如此之大,一頁書纖細身影,被推著後退。

「一頁書!」棄天帝眼見這莫名出現、毫無殺氣的金屬物件直逼一頁書,讓他心頭難以言喻的心疼,立刻出手相救。「神之焰。」

「不可!」與巨大金屬物直接互觸的一頁書,能夠感受此物散發的猛烈火力,對於棄天帝之招立時出言阻止,但仍是來不及!

飛彈受到神之焰攻擊後馬上爆炸,轟然巨響、高熱籠罩、金屬碎片激射、一片混亂狼藉,空氣中瀰漫著火藥特殊的味道。直面這所有巨變的一頁書,輕則重傷、重則喪命!不過,他卻沒有再添一點新傷,因為,見事不妙的棄天帝,快速縱身移動,來到一頁書面前,將他擋在身後。

極度高熱和無數的金屬碎石片,彷彿無盡的直擊棄天帝,棄天帝卻不管不顧,將防禦交給自動產生的護身氣罩,關心的只有———「一頁書,可有受傷?」

「好友!?」對於棄天帝所為,一頁書深感訝異,冥冥記憶中,兩人似乎不是並肩作戰的的對象。「吾無事。」他想要來到棄天帝身邊一同面對威脅。

「切莫妄動。」阻止一頁書動作同時,棄天帝護身氣罩在連續的爆破攻擊下瞬間失效,運起真元以對,但仍有部分碎片高速擊中棄天帝,其中一塊鬼使神差,就這麼剛好擊中他中闕弱點。「嗯!」悶哼一聲,一絲血紅滲出棄天帝嘴角。

「你受傷了。」一頁書敏銳發覺,不肯再依棄天帝之意躲在身後,反超棄天帝將他推至身後保護,這時,爆炸的威力也近尾聲了。「你傷得不輕,好友。」威脅消散,一頁書檢查棄天帝狀況。

「無妨。」面色如常的棄天帝,只有略為沙啞的聲音透露出不適。

「是嗎?」雖然棄天帝掩飾得很好,但仍逃不過轉業逞強達人一頁書之法眼。「好友在此等候,待讓吾一探此為何物、從何而來?」無端的威脅,不詳查明白,一頁書不能安心。

「吾與你一同。」棄天帝說。

「不用,好友先行調養為要。」不待棄天帝回答,一頁書拔地而起,直過樹叢頂端,環視四方,很快就注意遠處毫無掩飾的一群人和未曾見過的金屬造物,旁邊,放著數個和方才類似的細長橢圓物體。

威力強大之物,竟然有如此之多。一頁書腦海中,無端浮現自己被無數金屬彈丸穿身而亡的一幕,但還來不及讓他細思這記憶何來,遠處敵人,已經注意到他的存在,並且轉動金屬造物瞄準他的方位。

「嗯。」對於威脅,一頁書不加閃躲,懸浮空中靜立俯視眾人,觀察他們的動作。只見他們將那細長橢圓物體放入金屬造物中,調整方向對準自己,只是輕輕一按,橢圓物體就如方才一樣勢不可擋的直衝而來。

如此簡單,卻有如斯威力!一頁書心內震撼不輕。若是這般,武學、根基何用?莫怪塵世匆匆一見,無人學武。

飛彈逼向一頁書而來,一頁書浮空不動,似是無察,直等到威脅十分接近,才轉身閃開,卻意外見到衝向後方的炸彈回轉而來!雖然有些遲緩,但竟能控制方向!?一頁書訝異加深,當機立斷,往那莫名來襲的人群飛去。

只見那群人紛紛瞪大眼睛,大呼小叫,丟下設備拔腿狂奔,深怕慢了一步小命不保。一頁書直衝地面,近得幾乎撞上才又縱身直上雲霄,改變方向無法如此迅速的炸彈,撞上地面爆炸,同時引爆一旁的幾顆,威力加乘,一時聲響如雷、絡繹不絕、煙塵四起,有如末日。

造成這一切的一頁書於空中觀察,直至煙消雲散,才回轉隱居之所。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3-17 11:11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13


「發生何事?」劇烈的聲響與爆炸熱能,正在自我療傷的棄天帝也難忽略。

一頁書將方才所見和經過告知棄天帝。「縱觀吾之所見,方才那種奇異武器,似乎能夠大量製造,如今,吾等的住處為人所知,好友又受傷,若是那班人再來...。」

「他們若再回來,棄天帝會讓他們見識何為煉獄。」本就對人類無甚好感,又被侵門踏戶莫名攻擊,棄天帝殺意攀升。

「嗯。」一頁書不明白,自己為何覺得棄天帝有此反應極為正常,難道在自己心中,好友便是如此嗜殺之人?「事由未明,無端興殺,終非好事。」對方來襲的原因尚且不知,也許只是一場可以化解的誤會。

「他們今日之為是因,性命作為代價是果,因果之論,不是你一向所持論點。」棄天帝語氣,殺人與殺隻牛羊並無差別。

本來站在棄天帝對面說話的一頁書,一聲沈吟,徐徐來到棄天帝身邊,手搭上好友的肩頭,輕聲安撫。「好友無端受創,必是十分不滿,但他們畢竟沒造成太大傷亡,偷襲的原因也不知,妄動干戈,只會讓衝突越發激烈。」正是因為擁有過人武力,行事前勢必要再三思考,才不會以武凌人,鑄下大錯。

「讓吾受傷還是小事,讓一頁書你受創,不可原諒。」人總是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願意珍惜的人事物有損傷,棄天帝現在就是這種感觸,當然,此刻他還不清楚自己的情緒。

「喔。」頓時,一頁書詞語匱乏,過了好一陣子才說到。「這樣...多謝好友關切,但是吾並沒將此事放在心上,好友更無須在意。」

「所以,對付這種強大的、莫名的武器,你想如何?」這也不讓、那也不許,棄天帝倒想聽聽一頁書意欲為何。

「吾觀此種武器,是大範圍無差別攻擊,就是他們己身也不能倖免。」一頁書講述之前觀察。

千。萬。不。要!還不等一頁書講完,棄天帝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中闕被擊中時都面色如常的表情開始崩解。

「如此說來,大隱隱於市正是最好的方法。」一頁書給出的方案,果真是棄天帝最、最、最不想要的一個。

「吾雖受傷,自認尚應付得過,無需轉移地點。」想到人間,棄天帝只有無盡的厭惡,百分百拒絕;再來,堂堂棄天帝,面對挑釁唯有———殺!

一頁書用著『好友別任性,乖乖聽話』的眼神看著棄天帝。「吾知好友根基超凡,自是不懼這小小挑戰,但猝不及防之下,你受傷非輕,獅子搏兔、尚要全力,以此種狀態面對危機,實非明智。」

「那也可以去別處隱居,何必非要入世。」不要就是不要!!!

「就那日天上為好友擊毀之奇物來說,他們似有特殊方法可以窺視查探你吾所在,若仍離群索居,要發現吾等行蹤並非難事;再者,若居於人群,他們有所忌憚,便不敢隨意使用方才的金屬武器。」纖細的手覆上棄天帝手背,一頁書輕聲說明情勢,耐心安撫,但最管用的其實是那鳳目裡的關心和最後這一句。「好友,別讓吾擔憂。」

棄天帝丟盔卸甲,完敗!為了維持一點尊嚴,只能轉過頭去,驕傲的冷哼一聲,還是『不忍讓一頁書擔憂』的同意了。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2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6-03-17 11:12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1-14


莫招奴在UIB調動飛彈攻擊失敗後不久收到情報(富士山都快炸掉了,自然不可能忽略),雖然尚未確定突然在日本境內出現的兩位非紀錄中先天人士身份,但可以推測九成是在以前的北越天海、如今的北冰凍原中乍現的棄天帝、一頁書兩人。

想到不熟悉現代武器的一頁書可能遭受飛彈傷害,莫招奴憂心忡忡的同時怒氣沖天,向來乖乖遵守秘密協議規定的他,也不管不顧的在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直往UIB日本首腦上田真正的家中。

當上田推開家中書房,赫然乍見一個不該出現的年輕人坐在他的椅子上,好整以暇的面對自己,雖然對方模樣俊秀風雅、臉上還帶著一股淺淺的微笑,任何人一見都會心生好感,但上田並沒有鬆懈心防,因為,他知道此人的身分乃居住在日本的上古先天人———莫招奴。

上田快速的關門上鎖,將不知情的家人隔絕在書房之外,他明白這舉動對翻手摧山倒海的先天人而言,絲毫沒有用處,但總是讓他安心一些。「你!我想問你怎麼知道我家地點已經是多餘的了,你來,有什麼目的?莫招奴先生。」

「請坐。」莫招奴收起手上擺弄的紙扇,反客為主的指著書桌對面的椅子請上田入座。「這裡不只是你家,外頭還有你的妻子跟一兒一女,上田先生,還有,你可以稱呼我的日本姓氏———花座,我相信你知道。」

被提及家人的上田壓抑怒氣、穩住心神入座,壓低聲音,怕被家人聽見。「花座先生,不只是你了解我,我也十分的了解你,所以,你可以直說來意。」

「我的來意,難道上田先生不清楚?」莫招奴打開扇子,掩住口鼻,只露出一雙水盈盈的雙眼盯著上田。

上田回瞪莫招奴,但比耐心,如何比得上渡過悠長光陰的先天人,再加上家裡人隨時都可能會前來察看,讓他不得不讓步,只好打開隨身的筆記型電腦,不甘心的推過給莫招奴觀看。

當莫招奴看到衛星最後定格的一張照片,他安心確知一頁書已經重生,並且目前安然無恙,不過最大的魔神棄天帝也無事,卻是一大隱憂,兩人似乎還莫名十分親近,這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當看到一頁書懸浮空中,輕鬆解決那堆重型武器時,粉嫩的唇際不由浮現一抹微笑,心中感覺是『不愧是一頁書前輩,幹得好』。

「你看到了,他們沒事,除非動用核武,我們該死的拿你們沒輒。」上田沒好氣的說。他討厭這些先天人,他們就是破壞社會秩序、毀壞公平的存在。

「你要慶幸前輩沒事,否則,你將有機會見識莫招奴的怒火。」莫招奴將地點經緯度記入腦海,關上筆電,在上田都沒看清經過的時候,就消失在書房之中。

上田靜待片刻,確定侵入者離開後,立刻傳送莫招奴入室侵略的消息、經過給UIB的全球總部首腦。

大哥,一頁書前輩和棄天帝在日本現身,我會先前往查探。一出上田家,莫招奴透過一線生編寫的加密通訊軟體傳訊給素還真,為了安全起見,還使用了暗碼。



PS:誰想加入正道先天的通訊群組?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1頁(共2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