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地海】相遇(亞刃x格得)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地海】相遇(亞刃x格得)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動漫影視歷史同人作品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33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3-02-12 20:21    文章主題: 【地海】相遇(亞刃x格得) 引言回覆

貼一篇久遠的文,權充新年賀歲&新版賀文

祝親愛的師兄&所有來此的站友新春愉快,萬事如意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33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3-02-12 20:22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不好了,王上不見了!」

  雄偉肅穆的長廊忽然傳來緊急報告。在如此清寒冬晨,傳來的訊息震撼了每個人,隨著傳信人的證實,眾人的心也隨之緊揪,整個宮城頓時陷入一片慌亂。



  那個全地海最受愛戴的黎白南王、和大法師從死域歸來的黎白南王毫無預警消失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今天是新君登基大典日,本來理該由黎白南親自主持這個盛典的。自從一年多前出現雙日盤天的異象之後,全地海流行著一項傳言:這個世界將有另一位王者入世,雙王並治的時代已告來臨。僅管黎白南絕對是個天生王者,在所有百姓心中黎白南王是獨一無二的,他們的王只有黎白南,也只能是黎白南。然而隨著這項傳言的擴大,許多野心家開始加入與黎白南共享天下的篡奪行動,最後王決定先發制人,花了半年的時間,終於在遙遠的西陲找到另一位王。黎白南用盛況空前的儀式將這位另主迎回黑弗諾,而且做了一個出乎眾人意料的決定:他要將王位讓給這位另主。雖然這個決定遭受強烈的反對,然而王心意已決,無論任何人都沒辦法勸他回心轉意,最後大家只好接受王這項提議,選定在今天舉行交接儀式及新王的登基大典,可是王卻於此時此刻消失了蹤影!

  高貴優雅的王妃坐於大廳中央,聽著來人報告事情始末,美麗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變動,似乎早就知道有這麼一天,等到侍衛說完後,她才淡淡問了句:「王有交待什麼嗎?我是指信件或口頭吩咐之類的?」

  「王上只有留下一張字條,請王妃代為主持今天的大典,還有要王妃多多保重。」

  「我知道了,你們大家都下去忙吧。」眾人遵示退下,大廳上獨留寂寞倩影沉思。末了,她以一種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對自己說:「終究我還是留不住你……」


***


  男人不斷重複著同一動作:揮手、砍柴,弓忒山頂的勁風來自四面八方,帶著海水的鹹味從男人身旁呼嘯而過,男人絲毫不為所動,專心一意、不發一語地做著眼前的工作。他身上有股沉靜的氣息,與大地萬物是那麼相稱,彷彿他就是自然本身;時間在他堅毅的俊容上刻下深度的痕跡;那雙漆黑的大眼睛裡,隱藏著太多太深的智慧與慈愛,可以讓每個靈魂安心駐足。

  終於,男人停下動作,開始綑綁劈好的柴枝,這時忽然刮來一陣疾風,把地上的木材吹得七零八落。男人重新把木材整理好了之後,露出些微倦容,於是他走到山崖邊坐下休息,雙眼眺望海之遠方。格得看著海上朦朧水氣,漁船點點,眼神逐漸變得飄忽。這景象和那日多像啊,他想。胸中那股悲傷悄悄襲入了他的心靈、他的眼眸,這悲傷是如此巨大,卻又如此習慣,即使平靜的生活亦無法將之驅逐。自從失去了所愛,失去了渴求的希望之後,他明白再也無法失去更多,也沒有能力再失去了,於是他選擇孤寂與回憶伴他渡過餘生。

  站在隱蔽處的亞刃將這一幕幕盡落眼底,當他接觸到格得哀傷的眼神時,他覺得自己的心也快跟著破碎了。他早就發現格得,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他差點控制不住自己就上前和他相認。然而格得以往的態度卻提醒了他,他告訴自己要慢慢來,才不會嚇到他的大師。他不止一次派人邀請大師回去宮廷,也不止一次親自帶侍衛隨從來迎接他,可是每次都遭到大師斷然拒絕,甚至連一面都見不上!記得有一次,他趁著巡視弓忒島民情的時候,帶了兩個貼身侍衛前來弓忒山上格得的住處,事前還特地下令嚴禁走漏風聲,只為了見他一面。他想他念他,想親自看看他過得好不好,哪怕只是一眼也好。就在他以為快要可以見到他的念念不忘的大師時,格得卻早已經由鄰人的告知逃得無影無蹤!

  那次經歷之後,亞刃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頹喪和挫敗,他覺得自己被狠狠拋棄了!他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不明白格得為什麼避不見面,他們一同從死域回來,一起歷經無數的苦難與至高的榮耀,他們是這天地間最親密的同伴,他對大師的愛日月可鑑,他相信大師清楚不過,而且已給予回應。可是等到他們完成使命歷劫歸來、他準備向大師傾訴滿腔的愛、偕他共度一生的時候,他卻向他下跪稱臣、然後從此消失不見了!這算什麼?他怎麼可以就這樣丟下他不告而別!怎麼可以!亞刃想到此,不禁氣結,終究在他心裡,還是把他當小孩子,這麼重要的事情連討論都沒有就自己擅作決定,到底是不信任他的能力,還是不相信他的決心?

  亞刃決定先收起心中的悲戚,當個稱職的全地海黎白南王。這不僅是他身為天生王者的自覺,更重要的是,他要向格得證明他不會讓他失望,他有絕對的能力保護最親愛的他。他相信在他物阜民豐的統治之下,會得到格得的讚許與肯定,會改變格得的心意,重新回到他的身邊。然而他想錯了,大師依舊沉寂,甚至連封信息都沒有,彷彿這世界上從來沒有這麼一個人。他怎能把他忘得這麼徹底!他每天殷殷期盼格得的身影出現在黑弗諾,出現在他的王宮,格得的居處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都是照他最喜歡的風格建造而成的,每天不管多忙,亞刃總要獨自去那裡坐一下,不准任何人打擾。然而在那宏偉的建築中,夢境裡的人始終不曾出現,只有他的人影孤獨往來。

  某一天,當亞刃依舊坐在為格得設計好的房間思念他的時候,不自覺仰望天空,正巧看到一隻鷹隼盤旋天際,立刻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痴迷地望著那隻鷹隼,只見牠雙翅全開,以極為優美的姿態來回翱翔於蒼穹之巔,偌大的藍天到處都有牠飛揚而過的蹤跡,令他悠然神往。就在那一剎那間他完全明白了,鷹是種完全只適合於大地的生物,天地為牠而生,一旦失去自由,鷹就再也不是鷹了。而他的格得大師,全地海自始以來最偉大的男人,更是鷹中之王,人中之龍,如今他為了全世界耗盡自己的能力,就好比一隻鎩羽的老鷹,再也無法展翅飛翔。他不僅無法待在他身旁陪伴他,治療他的傷痛,還殘酷地想將這隻鷹籠固起來?虧他還自詡是最了解大師的人,卻差點犯下不可饒恕的過錯!想通這層道理後,亞刃眼眸早已盈滿淚水,沒有人了解他此刻的心情有多麼疼惜與不捨。

  於是亞刃離開了,離開了黑弗諾,離開了世界中心。他的心從來沒有像他離去的那刻那般清澈明瞭,那麼明瞭他的歸屬,再也沒有任何疑問。

  格得休息完起身準備離開,才剛一轉身,眼簾立即映入一抹頎長的身影,他怔住無法動彈。後者正目不轉睛凝視著他,兩人隔著一個恰到好處的距離,不近也不遠,他終於見著那個日思夜想的人。就是這雙黑眼睛,在湧泉庭噴泉邊第一次見到它們的時候,他就明白自己的靈魂心甘情願被囚錮了。亞刃此時心中那股想哭的衝動又湧上來。

  沒有人開口說話。


***


  兩人靜靜對望著,除了風偶爾呼呼而過,就沒有其他聲音,寂靜得有如回到太古創建之初。格得定定地審視亞刃,自己有多久沒這樣瞧他了?他俊美如昔,風采依舊,臉上卻多了王者才具備的堅毅線條,自信、睿智、沉著、冷靜,他的目光勇敢迎向自己,不再是當初見著他就會低頭臉紅的小亞刃,他的小娃娃長大了,大得足以承擔一切重責大任。而他自己呢?除了僅存的自尊與老邁的軀體之外,他還有什麼?他還能擁有什麼?格得感覺心中的哀傷不斷持續擴大。

  亞刃將格得臉上的表情變化盡數瞧入眼底,卻不敢做出下一步的行動。他手冒冷汗,心頭狂跳,有好多好多的話想對他說,卻又害怕只要一開口,他的大師又將如幻影般消失不見!在來到弓忒島途中,他不斷猜想格得見到他會是如何反應,不管他是氣憤責難,或是倉皇逃離,都不會像此時此刻這麼令他緊張不安。格得的沈靜反應了他的無措,在這張臉面前,他永遠沒有辦法靜下心來,因他深受吸引,自願追隨著他的一舉一動,從來沒有人像他令自己如此牽腸掛肚。他究竟該怎麼做,才能留住他?

  忽而傳來的一聲鷹嘯劃破寂靜大地,格得與亞刃同時抬頭仰望天際,待蒼鷹遠離之後,亞刃又將視線移回格得身上,開口道:「是牠將我引來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苦澀。

  格得表情依舊平靜,動身走至綑柴面前將之挑起,作勢欲走。亞刃趕緊上前,隨後挑起另一綑柴跟了上來。兩人走了一段路程回到格得的住處,格得這時才開口道:「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吾王。」

  最後一聲吾王讓亞刃的心揪了下,他明白格得刻意拉遠彼此距離的用意,然而他已決定無論用什麼方法,誓必都要讓格得的心扉再為他打開,這是他此行最大也是唯一的目的,任誰都撼動不了他的決心。

  於是亞刃用一種極為自然不過的口吻告訴格得:「我不再是王了,我的大師。」

  「我以為你不會如此魯莽。」格得早就從別人口裡聽聞雙王並治的傳說,但他一直將之視為無稽之談。是他發現亞刃的,他比誰都明白亞刃是唯一可以重振數百年來地海失王的新王,他還為此發現感到無比驕傲與滿足,事後果然證明亞刃不曾讓他失望。自從他喪失一切能力之後,唯獨這件事可以安慰他的心靈,現在他卻跑到他的面前告訴自己他不再是王了?「明天我就寫信請宮裡派人來將你迎回。」格得繼續說道:「在他們人到達之前,我會請鎮長幫忙將你接至他家,那裡才有足夠的人力可以保護你,今晚你就暫時住下吧。」

  亞刃不禁苦笑,眼前這個男人話一向不多,這麼久沒見面,他開口的內容竟然都是要如何把他趕走的話題,他就這麼不想見他嗎?可是他不想離開他啊!「即使我無法住在這裡,我也不回王宮。打從決定離開黑弗諾的那天起,我就再也沒想過要回去。」少王以罕有的回絕口吻告訴格得。

  格得甚感訝異,他原先以為亞刃此次前來就像往常,是來勸他進宮的。可是這次非但沒有,還拒絕了他的提議,他究竟想要什麼?「吾王,若你遭遇困擾,相信柔克島上的智者會很樂意提供幫忙。這裡沒有你需要的東西。」

  「不——」就這麼拒我於千里之外嗎?「我明白自己該走的路,我的問題只有在此地能獲得解決,所以我來了。我需要你,格得。」眼底掩藏不住那深深熾情。

  聽著亞刃以富含感情的溫柔口吻喚著自己的真名,格得心裡有點動容了。從死域回來後,沒有人叫過他的真名,他的真名已失去力量、失去意義、失去一切,只剩下痛楚和屈辱。然而由亞刃口中所傳來的這聲呼喊,卻像帶著魔力般似的,讓他全身充滿力量,如同歐吉安當初賜他真名時那麼溫暖,那麼充滿愛。

  「既然王上如此要求,這裡可以讓你暫時住下。一個月之後,不管你是否找到問題解答,都必須馬上離開。」格得此語說完,隨即進入屋內,留下亞刃一人在外沈思。


***


  時間很快地過去。這一個月裡,兩人和平共處,相安無事,他們很有默契地不談及弓忒山以外的事情、不談及過往。早上,亞刃都會比格得早起,幫格得整理屋子內外、飼養家畜、準備早餐。晚上,亞刃會跟著格得坐在外頭眺望滿天星辰,或坐在屋內閒話家常,或只是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格得平常會去山上劈柴或去山裡漫遊,到很晚才回家。亞刃不願格得離開他的視線,卻也不想打擾他的獨處,所以剛開始亞刃都悄悄尾隨在格得身後一段距離,守護著他的背影。他早就想這麼做了,記得他第一次見到格得時,就決定要待在最靠近他的地方,哪怕大師喪失技藝與力量、哪怕大師不願正面面對他、哪怕大師一輩子都不和他講話,他都沒關係。隨著時日愈長,這個決心也愈堅決。後來格得發現無論他在哪裡,亞刃都會跟來,隔著一段不會困擾自己的距離。這種體貼的舉動讓格得倍感窩心,他紆尊降貴來到這裡跟隨一個老頭子的背影,自己能給他任何回應嗎?明白亞刃的心意之後,格得不再拒他於千里之外,有時他會大方邀請亞刃同遊,有時就任由他這麼跟著。兩人雖然嘴巴不說,卻都感受到在這安詳靜謐的生活中,籠罩著無比的幸福,他們只有弓忒山,只有彼此。

  這天格得又出外散步了,亞刃依舊尾隨其後,走了很長很長的一段距離後,兩人在林間樹蔭中的一條清泉旁停下,陽光透過林梢灑落在兩人身上,為這冷冽的寒冬增添些許溫暖。格德陷入沈思,亞刃靜靜凝視著他,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這是阿耳河,歐吉安賜我真名的地方。」格得的目光從遙遠的過往回到現實,停在男孩臉上。

  很少聽格得提及年少往事,亞刃屏氣凝神,專心傾聽。

  「那時的我和你現在一樣大,血氣方剛,對世界充滿好奇與施展力量的欲望。是歐吉安教我學會了傾聽,學會了緘默,學會了一切在柔克島上也學不到的東西。」

  「可惜我那時急欲探尋廣闊的世界、挑戰神秘未知的力量,無法了解他的深意,於是我的人生就在懵懂茫然的狀態下展開,走至今天這一地步。」

  「後來我不斷回想,發現自己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就是和歐吉安同住的那段日子,還有……」格得停了下,柔聲對亞刃說道:「亞刃,回去吧。」

  亞刃一時沒反應過來,開口就說「要回去我們一起回去。」見格得沒回應,他才醒悟格得所指為何,於是他道:「你該明白我再也不會回去的。」

  「這裡不屬於你。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嗎?」

  「我很抱歉,格得,我並不想讓你失望,可是我沒有辦法離開。等你接納我之後,我們再找個時間回去探視另主,你將會知道他比我更稱職。」

  「不,你是莫瑞德的後代,這點沒有人可以取代。」

  亞刃笑了,笑得很燦爛、很開心,他終於明白自己對格得而言也是獨一無二的,在格得固執的內心裡,他是他唯一的王,唯一肯效忠的王,這點讓亞刃異常開心,恨不得馬上將格得緊緊抱住,傾訴他的感動。

  「在你面前,我只是你的亞刃,你的黎白南,這是我唯一的身分。」

  格得萬萬沒想到亞刃會如此回答,後者正以一種似笑非笑的神情望著他,藏在他眼底的熾熱情感此時不再壓抑。格得不明白亞刃為何要這麼做,一時無語。

  「換我告訴你我這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就是自湧泉庭遇見你的那一刻起。」亞刃臉上的幸福神情告訴格得他正陷入一個很美的回憶裡:「我就在那裡守候著你的到來。當我見到你時,我就知道即使要我等你一輩子,我也願意。」

  亞刃一連串強烈的真心告白,讓一向沉穩的格得感到有點慌亂以及奇異的甜蜜纏繞心頭,可是他不能啊!「吾無法陪你長久。」蒼老的心境折磨著格得的感情。

  亞刃毫不退縮,他上前握緊格得雙手,用無比堅定的口吻向格德訴說著他的誓言:「我不怕日後孤獨,日後的寂寥比不上現今思念的煎熬。格得,不要拒絕我。」

  格得無語望向亞刃背後的瀑布,或許是水氣所形成的特殊顯像,他彷彿看到歐吉安站在瀑布下,緊握著一個冷得發抖的男孩手臂,歐吉安和男孩同時對著格得微笑。歐吉安的笑顏不斷擴大、擴大,終於和亞刃重疊,男孩亦消失蹤影。

  「那麼你該有心理準備,被上了年紀的人纏上將是很可怕的事。」

  「我早就準備齊全,年輕人有的是精力。」

  兩人相視而顧,開懷大笑,從此弓忒山上摯情笑語綿綿不絕。

  全地海的人們都在傳言,不管晨曦或是黃昏,
  弓忒山巔隨處都可發現大法師與少年王兩人身影相依相偎。

  (完)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動漫影視歷史同人作品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