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筆文摘 :: 觀看文章 - 雙仙奇緣(二十五)
漢筆文摘   個人資料  搜尋   會員註冊   登入
雙仙奇緣(二十五)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1-10-11 19:44    文章主題: 雙仙奇緣(二十五) 引言回覆

前言:

這麼久沒更文不是卡文,而是一直在考慮要不要讓這篇文繼續(咳)
不過,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要放棄早就想好的大綱和結局真的很可惜呀。
所以,這回一定努力到完結,請有在追文的親繼續給我支持的力量,感謝不盡!




--


一頁書在天際第一道曙光照射於房中醒來。

他向來是個深眠無夢、一覺到醒的人,昨天夜裡卻數度清醒,導致他現在整個人疲累不堪,全身痠痛。原因無他,一整個晚上,他被棄天帝當成絨毛玩具般緊緊抱在懷中,雖然隔著衣物,但男人全身滾燙有如火爐的身軀貼附著他的全身幾乎毫無空隙。每當他因悶熱而驚醒,就可聽見男人不斷喊著自己名字的夢囈低吟,摻和著他臉上沒有清理的短髭,扎得他的頸頰刺癢不適,卻莫可奈何。

想起昨晚的情形,一頁書清麗的玉容下意識地微微浮現一抹尷尬的紅暈。在向一好漢簡短說明兩人的情況後,棄天帝便在眾目睽睽之下打橫將他抱進自己的房間,可想而知,雙方不免又經過一番纏鬥。然而面對還在氣頭上的棄天帝,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引爆的危機,他很明白任憑他怎麼掙扎抵抗都無濟於事,一味與他硬碰,將可能釀成更嚴重的後果,那麼他此行便變得一點意義也沒有。最後他只好選擇暫時妥協,於是演變成當下困窘的狀態。

這一夜讓他清楚了解,他對他的壓抑與渴望,遠遠超乎他所能想像的程度,絕非僅是受到他原先認定的征服欲與未獲滿足的欲望所驅使。無怪乎先前對他說的那些明示暗喻的話,不但沒有收到預期效果,反而促使他為了證明他自己,而淪陷得更深。這令他感到不安與憂懼,這樣激烈深沉的情感,在他的人生經驗裡完全是陌生而未曾遇過的。若任由這股感情再毫無限制抒解地發展下去,只怕兩人最終會一起走向毀滅,到了那時,所謂的賭局已成為無關緊要的約束。

他這回來找他商談的決定,或許是一個很重大的錯誤抉擇,但現實已無法讓他後悔。

青年沉思的時候,棄天帝也從睡夢中醒來。這回睡醒終於不再有空虛的感覺,雙掌緊抱著他溫軟的身軀,仰息之間滿是他醉人心脾的體香,尤其看他乖乖不動地靜躺在自己懷裡,這樣的幸福感,令他即使心情尚未完全舒坦,氣也消掉大半了。為了將他看得更仔細,男人一手下移至青年的腰環抱,一手稍微環繞至其細嫩的後頸替對方調整了下角度,讓他正視自己。心上人閃耀著靈動光輝的鳳眸就這樣直直與他眼眸相望,雖然眉間有些微蹙,但目光卻毫無閃避躲匿,反令他有些無法招架。再不做些事情,肯定會失控!於是捧起清美臉龐,竟孩子般地玩弄起那羽扇長睫。

青年果然有了反應,不適的微癢感,讓他邊搖頭邊眨了好幾下眼睛,終於半閤美目開口道:「可以讓我起來了嗎?我全身骨頭快散了。」但男人卻置若罔聞,逕注意他說話時,頸間微動的起伏,於是又將指尖移去輕撫喉頭周遭的肌理。

一頁書此刻的耐性已到達最大極限,他暗中忖度著,該用多大的力氣才能一舉將這個變態痴漢(毆)給揍踢下床。見他眸光流轉,棄天帝知道他又將有所圖,性感唇角微微揚起,一個翻轉起身,便將青年再次壓在身下,並湊近那絕麗臉蛋聞香磨蹭。青年略微偏頭,閉上雙眼,收斂怒氣,暗中將全身力道凝聚於右掌,決定給他致命一擊。這時男人卻突然停下動作,直起身微微笑道:「早,書。」
「……嗯。」
「餓嗎?想吃什麼,我讓人準備過來。」
「不必麻煩了,我不習慣在房裡吃東西。」
「哦?既是如此,我們繼續在房裡頭做該做的事,嗯?」棄天帝說著,修長手指便又開始在青年胸前衣扣動作,一頁書見狀即刻將其不懷好意的大掌拍掉,趁著對方還沒再壓上來之前,一個俐落翻身,人已下了床,與男人兩眼對視。
「我看你精神恢復得不錯,氣色比昨天好多了,我們一起下樓去吧,我弄個特製的元氣早餐給你?」
「你這是在關心我?」男人撇撇嘴,他害他痛苦這麼多天的賠禮就是一個晚上的陪伴和一頓元氣早餐,他要這麼輕易與他和解嗎?
「嗯,要這麼說也行。」青年微微笑道:「向來重視門面的你,卻讓臉上蓄著短髭,我想這應該不是你要變換造型。你幫了我不少忙,我也應該替眾人找回他們的大總裁,你說是不是?」
「哼,強辭奪理。」棄天帝沒來由地轉身背對青年,臉頰隱隱發燙。
「那你去潄洗,我先下樓準備?」
「慢著……等我一會兒,我們一起下去。」
「好吧。」

趁著空檔,一頁書隨意瀏覽了下整間臥房,真是大到有些誇張。在他們禪寺,最大的禪房就是給遊客登山客等臨時不便的人借宿的八人通鋪大房,眼下這個房間比其大約兩、三倍有餘,單單不包含更衣室及衛浴的主體構造,除了加倍主臥大床,尚分出獨立的起居空間和閱讀空間,整片落地長窗之外的陽台,還有堪稱完整的歐式造景,而沒有完全密閉的穿透設計,令整體空間顯得雍容大器,他不禁猜測大飯店的頂級總統套房可能都沒有這裡來得舒適豪華。房內無論是硬體建材或家具被毯,全都是他作夢也不可能接觸的高級質材。對照他在此地的生活,能在詩海撐上那麼長一段時間,姑不論這種行為是否太過荒唐頹廢,光憑這點耐心,倒令他有些佩服了。

然而最讓他留意的卻是,在這麼一片看似完美的地方中,僅僅只有黑灰白三種色調,地方雖大,卻無比冰冷,唯一生動的顏色便是來自陽台上的植物。若說臥房代表的是一個人最私密的心境反映,這裡就像一間奢華的巨型囚牢,房間主人煞費心思地將這個自囚的世界盡可能地規劃了一切需求,看似豐裕無缺,本質卻是如此貧寂,這也是他的選擇嗎?那麼他在詩海所做的那些事,他又該如何解讀看待呢?

緩步走至陽台,他深深地吸了口氣。舉目四望,山莊被群山所環繞。此地的山景雖不及禪寺的秀麗飄渺,但別有一番磅礡宏偉的氣勢,遠處環列著一整面嶔崎陡峭的岩壁,底下就是深不見底的峻谷。從陽台的高度位置看出去,大有睥睨天下、胸懷寰宇的壯闊激昂之情。一頁書心中不禁升起感慨,便將視線拉回近處,繼續漫無目標觀賞著,直到一株小小的黃色盆栽吸引注他的目光。

定睛一瞧,原來是一籃向日葵,被放置在陽台邊緣,正賣力地朝著日光展露它的美麗,在一堆木本植物中,這株小小的向日葵顯得頗為突兀,他有些失神地看著,無端發起愣來。他不知道這籃盆栽,乃是當初棄天帝在與他認識之後,為了他自己解釋不清的心煩意亂搬來安神的,如今這株向日葵反而成為茂葉繁枝中獨特優雅活潑的例外存在,揚散出一種奇妙的可愛感。盯著盛開的花冠,竟使他聯想到男人對著他傻笑痴迷的呆臉,心頭乍然一驚,臉上不自覺浮現黑線汗顏的表情以及淺淺的紅暈。

「看什麼看得這麼入迷,我都走近了還沒動靜?」棄天帝來到青年背後,俊美的臉容已修整得潔淨完美,也換上了他一貫的講究筆挺的穿著。自信與耀眼的光芒又重新自他身上展現。
「喔,沒什麼,在想一些事,你準備好了嗎?」
「喜歡嗎?這裡是我的世界、我的王國,只要你願意,隨時可以與我共享這片山河大地。」
一頁書輕輕搖了搖頭,「河山雖美,卻不是我最後的依歸。就像這些山巒堅守它們的崗位,我也有自己應該佇立的位置。」
「你還是想出國,是嗎?」
「加入無國界組織醫師的行列,是我很早就下定的決心,沒有任何人可以動搖改變。要不是發生這些事,我或許早已離開了。」尤其是遇見你,青年心中如此想著。
「我早明白你很麻煩,沒想到你比我想的還要麻煩數倍。」
「現在清楚依然為時未晚。」
「無論有多麻煩,這都是你,每一回自你身上的探索都是難忘的體驗,書。」
見對方又要伸手拉扯自己,這次青年快了一步:「你高興探索我沒意見,但希望不要把你自己也變成麻煩。還有,面對麻煩之前,先下樓補充元氣吧。」話說完,便一溜煙離開房間了。
「哈哈哈……」


***


早餐用畢,棄天帝邀一頁書出外散步,並趁機帶他參觀山莊周遭環境。

聽棄天帝的介紹,一頁書才明白原來此地好幾座山頭都是異度家族的產業,放眼所及,以及腳步所到達的地方,無一不是他們的土地。以前他偶爾也會聽人提及真正的富豪有錢的程度一般人難以想像,現下親眼見識,雖不至於驚訝,卻讓他感到虛幻空蕩。這麼廣闊的世界,有什麼是真正能留住的呢?就好比剛才早餐的時候,他還來不及靠近廚房,便見飯廳長桌上早已擺滿豐盛的餐點,什麼元氣食物,對方根本就不可能匱乏。那一瞬間他有些發窘,怪不得棄天帝會堅持要兩人一起下樓,就是不想他單獨面對這種情況吧,於是暗暗自嘲笑了笑。最後滿桌的食物,他也只吃了最靠近自己的綜合三明治和一杯柳橙汁,便已相當飽足,想再挑點東西來吃,反而不知從何下手。

一邊思忖著,兩人行至一處絕崖邊。青年逕顧著觀賞壯麗山河,口中偶爾發出讚揚。那清新舒朗的氣質,以及懸掛於嘴邊的淺淺笑意,令男人無法移視,深情地凝著這天地間最美麗的風景。他不知道,他比這世上任何萬事萬物都還要值得讚嘆。

「這即是我每日的生活,一天開始於眾人的群呼簇擁,從頭到腳無一處不被服侍,整個世界在我掌控之中,向來只有我要不要,沒有我做不做得到的問題。」男人忽而啟齒,開始向青年訴說他的過往。

「生長在這種環境,所面臨的壓力和競爭也是難以輕鬆面對,你能展現如此自信,我相信你有過人之處。」青年溫煦答道。

「哈哈哈……在這個世界裡,被動接受命運的既定安排不乏其人,這是人類的通病。我向來認為自己超脫於此之外,是我在操縱一切,而非由環境左右我的人生。任何人在我眼中不管尊卑貴賤,差別並不大,因為他們一樣可憐可鄙。」見對方美目明亮,閃耀睿淨光輝,認真地聽著他說話。棄天帝胸中一陣澎湃激昂,繼續說道:

「與你相識之後,你讓我看到一種有別於世的尊貴,剛開始我無法置信也無法說服自己,我內心有一處悸動與對朦朧光明的追尋,竟能自你身上找到契合的共鳴,愈是與你相處我便愈無法放棄這份渴慕。承認這點並不容易,這意味著我對我自己的價值觀和信念產生了動搖。

我甚至想過,如果我與你的生長環境對調,我是否依然能保有我這份自以為是的高貴。而我所以為的自我,究竟真是由我所掌控的自我,抑或只是被環境堆砌而成的棄天帝而已。」

「我原本以為你只是個活在雲端之上的人,你有這些想法,便足以說明你的不凡。」一頁書平和的口吻中透露誠心的讚許。

「哈哈哈……我從不認為自己平凡,但倘若這份不凡不能令我靠近你或讓你接受我,便沒有意義。」
「不管是誰,都有他的價值,怎說沒意義呢?」
「因為書是我畢生的執著,沒有你,這些價值與意義將如曇花一現,又會被原有的積習給蒙混過去。」

……這擺明在耍賴,這人真是誇不得。青年皺起好看的細眉。「我認為這種想法很狡獪,把自己的價值寄託在他人身上,可知會帶給對方多大的壓力?沒有人有義務負責另一個人的人生。」

「若是根本不關心或不重視,怎會有壓力?何況,既然啟迪了對方的視野,就不該中途而廢,臨時喊停,是不是?」
一頁書看到棄天帝臉上揚起一抹狡詐的笑,哪裡像是受人啟迪的樣子,心中一個氣悶,便冷冷答道:「沒聽過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嗎?」
「但既已引進頑劣弟子,就該明白需要付出更多的心力。」
「就怕是朽木,再怎麼高明的師父也教不了。」
「是不是朽木,從剛才的肯定就可以得知答案了。」
「……」

見對方默然不語、專心思索的樣子,棄天帝也跟著莫名緊張起來,他屏氣仔細觀察青年沉思時的神情百態、不放過任何一絲細微變化,直想看透那深邃清眸所掩藏的真心。

這是我所能跨界的最大限度了,書,千萬別讓吾失望。男人暗自默忖道。

這時,因事前來的九禍與伏嬰師,從遠遠就望見並立兩人的融洽背影,都不覺有些愕然。尤其是九禍,對於事實如此發展而現下的矛盾心情,感到相當糾結。然而身為異度集團副總裁的她,長期實權在握,自有過人的敏睿與決斷力。於是,她挺胸朗聲喚道:「哥,我想借你的人撥空一談,可以嗎?」雖然是徵詢,語氣中卻含帶不容拒絕的堅持。

「有什麼急事不能等到我們回去再說?」
「公司來了電話要我馬上過去,我不會耽誤太多時間。」
「嗯。伏嬰你來得正好,我有事要交代你。」
「老大,你要我調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一起談吧。」棄天帝轉頭對一頁書溫言道:「待會兒見。」
「嗯。」


待兩人離去後,九禍便道:「邊走邊說吧。」

「嗯。」
「看你們的模樣,他原諒你了?」
「本來就沒什麼的事,無所謂原不原諒。」
「真是個自以為是的人,真想不透他怎麼會對你那麼著迷。」
「世上本有許多事只有當事人自己才清楚,不都如此嗎?」
「聽起來,你對於他的心意,並非完全無視。」
「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有來有往,他是我的朋友,在他需要我的時候,我自然無法棄他不顧。」
「哼。」九禍冷笑,「好個朋友。我想,我是無法制止我家那傻子了,所以我不會再干涉你們的事。但是有一點你必須清楚,就算他是我哥,我也不可能讓他危害我們的家族利益。如果你以為從他身上可以得到任何好處,勸你早日放棄這種虛妄的意圖,否則即使你是我哥深愛的人,我也不會對你客氣。」
「妳是指上回六禍集團的事?」
「不只,就我所知,伏嬰最近私下動作不少,雖然我不確定是否與你有關,但我不希望這種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我討厭計劃之中的意外,他已經為你不只一次浪費我們家族資源,曝光我們家族面貌,要不是他是我哥,早被我趕出異度大門了。」
「我明白了,妳放心,我不會再造成你們的困擾。」
「但願你謹記自己的話,說到做到。大門到了,你自己進去吧。」

一頁書點頭,九禍離開,棄天帝與一好漢自大廳走出,伏嬰師亦於同時將座車駛至門前。
「都談好了?」
「嗯。」
「那麼,我們出發吧。」
「?」
「你應該沒有理由再留在此地了不是?」男人一臉勝券在握的神情,朝著青年展開極為好看的笑容。

青年無語走進車內,於是,一夥人再度浩浩蕩蕩踏上歸途。


回到詩海,一大堆人正聚集在觀音寺廣場前,哄鬧成群。四人下車了解狀況,眾人一見棄天帝,立即圍攏過來。

「棄天帝啊,你也太不講理了,突然就說要拆除我們的觀音寺,你知道觀音寺對我們詩海有多重要嗎?」
「是啊是啊,枉費我們把觀音寺借給你住,沒想到你房子說拆就拆,還要屋主自己想辦法!大家把你當成一頁書的朋友,還以為你是好人,你真是太讓我們失望了。」

眾人爭得沸沸揚揚、抱怨抗議不斷,男人卻一貫漠然表情,彷彿大家說的事情全數與其無關。他只將視線轉向一頁書,見後者亦以相類的漠然表情盯著他,看樣子是不打算出面干涉其中了。他思忖了下,便明白對方的用意,於是開口道:
「我一旦做出的決定,就不會再為任何人事物更改,觀音寺目前的處境,已經足夠說明你們的價值。」

棄天帝語畢,現場再次譁然,他則邁步直接欲離。行經一頁書身旁時,對方帶著玩味的口吻對他低聲說道:「你還打算住回別館嗎?」
聽出此話揶揄意味頗為濃厚,棄天帝卻未再動怒,僅是自嘲又不懷好意地微微一哂,便湊近青年的耳旁道:「如果這是你的邀約,我將期待每晚與你重溫昨晚的恩愛時刻。」
一頁書臉色一凜,但話題是自己所引,也不好發作,只好斂眉閉目,一語不發,不隨之起舞。
男人見狀,嘴角笑意更甚,金藍雙瞳流露出深沉的佔有欲念,直盯著青年清麗的面容直瞅。不過他看了會兒,便回住房去了。

「一頁書啊,你走這一趟,這個麻煩看來是無法擺脫了。」看著棄天帝離去的背影,一好漢語帶深意喃喃道。或許,這兩人的結局,早在他們初識時,就註定了生死難分的糾纏。


***


初冬暖陽在假日清晨普耀大地,驅散前夜陰雨瀰漫在空氣中的腐敗氣味。一大清早,棄天帝便領著得了重感冒的伏嬰師來到雲渡禪寺,身邊御行者相隨。只見伏嬰師戴著一付厚口罩,不斷咳嗽,棄天帝不禁皺眉:「吩咐你不用跟來,偏要如此多事,你以為如此我就會額外嘉勉你嗎?」

「老大,咳咳……這是我自願的!同時也是自我懲罰!咳咳咳……」
「我不需要你這種愚蠢的自懲,與其糟蹋自己的身體,不如想想如何增強你的情蒐能力。」
「親愛的老大,您對我的關心我收到了!我會繼續精益求精,絕不會再令您失望的!咳咳……」
「不該說的話不要亂說,禍從口出,你忘了嗎?」
「是的,老大!」
見棄天帝臉色又要變沉,伏嬰師趕緊識相地不再開口。不過,他的總裁老大沒再繼續搭理他,自顧自地如入無人之境逕往後院直找一頁書而去。

棄天帝那前往尋找心上人的輕鬆神色,與前一秒鐘對話的自己簡直判若兩人,伏嬰師感慨之餘,也敏感地察覺他的老大自從回歸之後,心情似乎變得很不錯,連他身上原有的陰霾感都少了幾分。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老大心情好總是好的,不但不會隨便拿他出氣,還會關心他。
「但願老大這次回來能順利達成心願,別再節外生枝了。」


棄天帝在曬衣場發現了一頁書的蹤跡,見他正抱著一大疊床單被單棉被往竹竿架晾,纖長的玉指被寒風凍得紅紅的,臉色有些蒼白。於是他趕緊上前。
「我來幫忙吧。」
「嗯。」
「看到這堆棉被,讓我感覺你們這間小小的寺廟真的住了很多人,真是神奇。」

光是用來晾曬的長竹竿就十幾根,整個後院空庭猶如小型曬衣場,竟有一番壯觀之景。

一頁書輕笑。「這正是所謂袖裡乾坤,變幻無窮。」

「嗯,來此之後,我深有領會。今天天氣不錯,是嗎?」仰望藍穹,只有幾片單薄浮雲,浩浩天頂似乎離得相當遙遠,棄天帝頓覺胸懷舒朗,思緒澄明。

「是啊,連續下了幾天冬雨,今天總算放晴。這些衣物再不拿出來曬太陽,都要發霉了。」

男人看著他專注地將床單被單扯平,又拿了木棒將積埋在厚重棉被中的塵螨拍出,那忙個不停的樣子就好像在處理什麼大事那般誠心懇意。於是想起兩人合救戮神狩的那晚,現在的情景與當時有如天壤之別,然而不論環境如何改變,他卻始終是他。

「好了,大功告成。」一頁書拍拍雙手,院裡刮起一陣冷風,所有竹竿上的衣物頓時隨風飄揚,這令青年嘴角微揚,精神奮發地準備去做下一件工作。然而,就在他移動腳步剎那,忽感胸中一陣劇烈嗆咳襲來,接著冷汗直流,天暈地眩,在接觸到一雙溫暖有力的懷抱同時,失去了意識。


***


一間隱閉陰暗的密室中,兩人正在交談。

「消息傳來,對方病發了,已經被送往醫院急救。」
「很好,繼續留意他們的行動,找個適當時機把人處理掉。」
「嗯。」
「特別注意異度方面,尤其是棄天帝,這個男人是個麻煩人物,能不正面衝突就盡量避開。」
「我懂。事情解決之後,你就要把那個人帶回來嗎?」
「你說呢?我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誰,沒人比你更清楚了。這話問得多餘。」
「……我去辦事了。」
「嗯,自己小心。」
暗黑的身影在離去之前,又瞥了眼那張冷俊如玉的面孔,無言嘆息了聲,隨即消失在無人知曉的密道之中。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hiko
風雪殺手


註冊時間: 2009-11-26
文章: 215

發表發表於: 2011-10-29 22:23    文章主題: Re: 雙仙奇緣(二十五) 引言回覆

親愛的師弟>3<(飛撲∼∼∼∼∼∼∼∼∼∼)
辛苦啦∼∼∼汗,感想不知不覺又拖很久囧(自毆)

開頭來看,無視一下如何形成此局面的原因(毆),有種書書以後有得勞苦的感覺啊(咳咳咳)
某大神“誰也甭想和我搶”的架勢把書書抱得死緊死緊,似乎恨不得自己就這麼一直掛在書書身上,黏著書書毫無間隙,寸步不離啊囧(狂毆)
雖說看他因為書書而炸毛來炸毛去的很好玩(神之焱),不過真的要暴走起來還是非常非常危險,差點就乾柴烈火的情景到現在還替書書捏把汗,但多少又能理解某大神幾近瘋狂邊緣的行動
讓自尊心那麼高傲的某大神一再退讓(咳),動搖,普天之下,唯有書書啊!這麼個養尊處優又傲慢的某大神第一次爲了誰這樣付出努力,儘管感情問題無法強求,也非付出就一定能得到夢寐以求的回應。
相親這件事讓一直處於思考與逐漸改變的某大神更加焦躁,無論是否夾雜傷害他的意願在內,這種形式的態度無疑是踐踏這些天來他所做的努力,更是對他所動真情的侮辱
我想某大神可以接受書書正面當面的拒絕,但卻難以接受在他看來是敷衍的手段來逃避他的追逐,明明有約在先,卻中途出了這種破壞彼此承諾的事件,對於第一次對自己以外的人以及那個人的世界產生了想去瞭解的他而來的確是痛徹心扉
不得不說,遇上矛盾難纏的某大神,書書不認命也得節哀啊(去西)

回過來說,當睜開雙眼,意識明晰后的第一眼便是自己朝思暮想,傾盡思緒的心愛之人浮現面前,那種懷抱愛人體溫的真切實感令人眷戀,那一刻,再大的憤怒情緒也被這種對某大神而言非常陌生卻無法自制的喜悅所治愈吧
咳咳,覺得“失策”的書書自然心情萬分複雜但又不能一下太過刺激對方,不然他好不容易穩下的局面又得崩盤啊囧bb
辛苦書書要整天應對這個會黏來黏去的不定時醋桶炸彈(毆),看到書書對於某大神所住的房間的形容與感想,不知不覺回想起天罪片頭看到的寂然景象
儘管天界仙雲繚繞,某大神整日立在陽光普照的神殿下遙望他所崇敬的太陽神的方位,可整個畫面以及流動高處的風還是給人一種強烈的孤獨感
想像一下文里的某大神從小就住在奢華寬大的房間里,過著以旁人而言豔羨的富足生活,也許他自己也不會特別覺得一個人這樣待著會很孤單什麽的,可在遇到書書以後,有感覺到他開始有意識地觸及到了這樣的問題
陽臺上的向日葵看似在這樣的擺設情景里格格不入,卻已不知不覺給灰色的世界增添了一份朝氣,或許就像某大神深邃沉靜的世界內唯一的慰藉,就像生命中遇見了書書這樣一縷並不刺眼卻足以照耀周遭的光輝,讓他嚮往,不受控制的吸引,卻也時而會感到不安,怕接觸深入的最後,那好不容易找到的光明被湮沒在自己的手中

汗,看完新一章,這個轉折對彼此而言都是個不小的步伐,雖然不能肯定感情是否增進,但也算留下了思索空間,望某大神再接再礪,,,這個程度還不足以讓書書有決斷啊=3=(咳咳)
書書儘管沒法給某大神想要的回應,單憑真情付出的應處,還是有希望滴(咳咳),因此某大神你還得繼續死纏啊(狂毆)

_________________
一念不生心澄然,は去は来不生灭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skygod
九里總管


註冊時間: 2003-09-29
文章: 2100
來自: 九里坡

發表發表於: 2011-11-04 16:11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親愛的師兄=//////////=(接抱)

謝謝你每回這麼有愛的用心回覆,我常常覺得看你的回文比看我自己的本文還好看啊

噗,師兄提到棄棄把書書抱得死緊死緊的模樣,
我咋覺得很像任性的小孩在保護他最重要的玩具、誰都不許跟他搶一樣....囧
可惜書書不是玩具啊,要的話也是某大神成為書書的大玩偶才對(神之雷+神之焱)

嗯,師兄分析棄棄對相親一事的看法說得很貼合他的心情,確實對他來說,書書這個舉動無疑是對他所動的真情的一大侮辱(?)
因為讓他先跨出那一步、讓他先動心、讓他追逐這麼久都遲遲未果早就都是說不盡的恥辱了(棄:還不是你寫的(筋))
何況是這麼無視他的挑釁之舉XD∼
不過我還是要說棄總你在現代的修行還未夠班,早在你們打賭時就講得很清楚了,書書只是把你當朋友,既然是朋友為何他不能去相親呢?
你自己之前還不是一樣吃著碗裡看著鍋裡,我很公平的,咳咳

至於書書喔,是啦,要不是棄大神這麼難擺平,我怎會把祂配給他呢?(天龍吼)
看愛鳥協會理事長書書招到一隻甩也甩不掉的黑烏鴉接受考驗的樣子也很好玩啊(師父我自己下跪)

我好感動師兄看到棄棄的房間想到天界的那幕=///////=
在寫這房間時就是一邊想著孤高凜凜的棄棄俯瞰人間而寫成的
祂自己講過要操控七情六欲而不是被七情六欲所操控,但這種心態還是不對啊,一旦存有操控的念頭,就有失控的可能
而書書對於負面的情緒則是坦然面對、接受、昇華,某大神要好好跟書書學學啦

_________________
筆:無塵聖僧真是你所救?
漢:沒錯!他是我第一百名的師父。你呢?是我最難忘可愛的仇人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漢筆文摘 首頁 -> 文章發表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2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

Style designed by SkaidonDesigns for Forum-Styles(dot)co(dot)uk